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修真强少 >章节目录第1160章 怪异的合租
租房?

这个老板叫做尤成贵,他的儿子尤家祥是极剑门的嫡系弟子。因为这么一层关系,他家的生意在陵城做得还挺不错。现在,他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看着徐天和王七七,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两个傻叉啊?他的饭店和客栈都经营得好好的,又怎么可能会往出租呢。

“不租。”尤成贵摆着手,显得很不耐烦。

“呃……价格什么都好商量,我们不会让你吃亏的。”

“哦?”尤成贵上下打量着王七七,嘿嘿道:“真的什么都好商量?这样吧,我看你长得还不错,当我的三房吧,还租什么房子,你直接拿去用就是了。”

“你说什么?”

这分明不是占自己的便宜么!

要说是让她当老婆,倒也有情可原,可他竟然让自己当三房,这个老不死的……王七七上去就给了尤成贵一拳。徐天赶紧伸手给拽住了,算是没有打到尤成贵。可尤成贵不干了,敢打他?这可是在陵城,分明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尤成贵骂道:“小娘门儿,我看你是活腻味了吧?今天,你们谁也甭想走出这个门儿。”

徐天陪笑道:“老板,我妹妹不懂事儿,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我给你赔不是了。”

“赔不是就算了?今天,你们不给我一个说法,甭想走出这个房间。”

“你既然这样说,那我小妹可就要喊非礼了。我们就是什么都没有的穷光蛋,可你不一样……这要是让人看到了,对你的影响可不好。”

“你……滚,别再让我看到你们。”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做买卖当然得注重名声了,这要是臭名远扬了,他还怎么在陵城做生意?他气得胡子都撅起来了,冲着徐天和王七七使劲儿摆手。徐天也不想惹事,和王七七走出来,互望着对方,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徐天道:“黄金,咱俩暂时还是不要往出露了,就这点儿灵石,根本就不够租一家店面的,还是找个偏僻点儿的吧?”

王七七不太同意:“偏僻点儿怎么赚钱?大不了跟人合租就是了。”

“合租?”

“对呀,你看那家‘如一坊’的布店怎么样?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连个人影儿都没有。咱们也不用别的,只是在他们的店里间隔出来一个窗户大的小屋就行,用煤气罐煮方便面就行。”

“对。”

这家“如一坊”的店面挺大的,生意真不怎么样,柜台上摆放着一样样的布匹,旁边还坐着一个戴着眼镜的老师傅。谁要是来买布匹了,老师傅会亲自帮忙量试,再订做。布坊的后面有一个院子,就有专门加工衣服的房间,也称得上是一条龙服务了。

在店门口坐着一个女人,看上去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有着瓜子脸蛋儿,身材高挑,妖娆妩媚。她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哼着小曲儿。要是有人来店里看布料,她就跟没人事儿似的,懒得去搭理,都怀疑这家店面是不是跟她有关系。

在修真界是看不出一个人的年纪来的,很有可能修炼了千年还跟少女一样。

王七七的嘴巴很甜,凑了上去,笑道:“姐姐,我想问你点事儿……”

“姐姐?”那女人笑了笑,问道:“说吧,什么事儿?”

“你是这家‘如一坊’的人吗?我想见见这儿的老板,跟他谈点儿事情。”

“哦?你先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吧?”

“我和我男人想在这儿租一块巴掌大的地方,做点儿小生意……”

“什么?”

那女人的反应跟尤成贵差不多,睁大着美眸,仿佛是听到了世上最好听的笑话,问道:“你是说,你想在我们如一坊租一块地方?”

王七七连忙道:“对,对,我们想在这儿开一个面馆,生意红火了,会有很多人来这儿吃面,也能顺便给你们如一坊拉来生意,你说是不是?”

“面馆?咯咯……”那女人更是笑得不行了,问道:“我就问一句,你们面馆的味道大不大?”

“味道?”王七七和徐天都一愣,连忙摇头:“不大,不大,我们一定做到没有什么味道,不影响你们如一坊的生意。”

“不行!”那女人大声道:“我跟你们说,我叫做洪九,就是这家如一坊的老板,你们必须得把味道和烟都弄得四处都是,如果能做到,我可以不收你们租金。如果你们做不到,立即给我卷铺盖走人。”

“啊?”

哎呀,这可真是正愁没人教,天上掉下来了粘豆包。徐天和王七七都乐坏了,别的不敢说,方便面的味道……那可不是一般的大。曾几何时,坐着硬座车厢咣当咣当地走着,满车厢都飘散着方便面的味道,挥之不去。

不过,他俩有些不太明白了,洪九提出的要求还真不是一般的怪异。算了,管那么多呢,有地方就行啊。要说,洪九还真是不错,直接叫人将靠窗的柜台给挪到了一边去。这一片儿全都归徐天和王七七用了,随便他们怎么折腾,把炉子都摆放在屋内都没事儿。

真要是那样做,还不弄得满屋子都是烟灰啊?那布匹还能卖出去么。别到时候,她再讹诈他们一笔,他俩可就得不偿失了。

徐天呵呵道:“洪老板,这样多不好……我们还是弄个隔间吧。”

洪九有些不悦了:“我让你们在这儿合租,又给你们腾地方的,你们还计较什么?店面不是越大越好吗?”

“我们有自己的原则,你要是执意坚持那就算了,我们再去找别的地方。”

“回来!”洪九剜了徐天一眼,摆手道:“算了,算了,我这就叫人去给你们弄隔间,放心吧,很快就能弄好。”

这女人办事儿还真是嘎嘣脆,叫来了好几个人,咣当咣当几下子,就用木板给做了个隔间,里面有五六个平方,房门就在如一坊内。正对着窗口的地方,做了一个长条的台面,旁边放了一个煤气罐,一口锅。简陋是简陋了点儿,至少了有了自己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