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修真强少 >章节目录第1189章 不忍
这道题目是紫府和神药门、上清道,三个九星宗派出的。他们明知道答案了,又怎么可能会不告诉自己的弟子?捆仙索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没有谁愿意拱手相让给外人。

徐天可以想象得到,在他和穆浩然、陆丹风、尤家祥、李未央、于鸿志等人在那儿傻兮兮地找到路的时候,紫府的蒙冲、神药门的方千金、上清道的白石等人,都已经疾速地往废墟深处奔去了。既然已经识破了他们的阴险伎俩,徐天当然不能放过了,神识扫视了一遍就记住了路线,迅速往左边奔去。

左,右,右,左,右……徐天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停顿,有几次遭遇了蝎尾鼠,还没等它冒出来,他就已经跑过去了。

这一样的速度,用风驰电掣来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

等又到了一个转角,徐天的前方传来了叱喝声,他的神识扫视过去。如果是认识的人,就过去看看,如果是不认识的人,他才懒得去管那么多,继续跑路。说来也巧了,那儿有两个人正是穆浩然和赵灵珊,而在他们对面的人是九挂门的于鸿志,还有一个九挂门的弟子,那人的修为也不低,是筑基期八层的修士。

二比二,这样一衡量,穆浩然和赵灵珊跟人家的实力就相差低了不少。

于鸿志冷笑道:“你们再嚣张啊?我问你,那个小子呢?”

赵灵珊叫道:“什么这个小子,那个小子的?我们铁剑门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有种就冲我们来。”

“哎呦,这丫头还真是够泼辣啊!”于鸿志很是龌龊地笑着,伸手就来捏赵灵珊的脸蛋儿,邪邪地道:“小爷就喜欢你的这股子泼辣劲儿,这要是骑在身下,肯定是爽得不行。”

“你别乱来。”穆浩然横身挡在了赵灵珊的身前,冷声道:“于鸿志,你要是在这样,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不客气?哈哈,来,我还真想看看你是怎么不客气的。”

这句话,应该是他们跟穆浩然和赵灵珊说才对,可现在竟然反过来,这让于鸿志和那个九挂门的人仿佛是听到了世上做好听的笑话,都大笑了起来。

看来,今天的事情是甭想善了了。

穆浩然也一样很恼火,在出来之前,师傅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一定要保护好小师妹,哪怕是丢掉了自己的性命。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他什么也顾不上了,铁剑劈出来了一道剑芒,直奔于鸿志的脑袋。

于鸿志嗤笑着,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横剑就格挡了上去。

就在这一刻,他就感到识海一阵剧痛,连手中的长剑都让穆浩然的铁剑给击飞了。两个人的实力本来就相差不太多,于鸿志是筑基期大圆满的境界,而穆浩然是筑基期九层。现在,有徐天的神识刀暗中偷袭,于鸿志当即就扛不住了。

要知道,在来的路上,连太玄山的金丹期一层的高手都让徐天和穆浩然联手给杀了,就更别说是于鸿志了。在那个九挂门弟子的目瞪口呆中,穆浩然的剑芒突然暴涨,直接削在了于鸿志的脑袋上。

噗通!于鸿志连吭都没有吭一声,当场就栽倒在了血泊中。

徐天纵身扑向了另一个九挂门弟子,叱喝道:“不能让他逃掉了。”

一旦捏碎了手中的灵帖,就能退出废墟了。这要是让九挂门的人知道于鸿志让穆浩然给杀了,那还得了?很有可能会给铁剑门带来灭顶之灾。幸好,这一切变化实在是太快、太突然了,那个九挂门弟子万万都没有想到于鸿志会在一个照面儿间,就被穆浩然给杀了,整个人都没有什么反应。

徐天的神识刀,穆浩然的铁剑,还有赵灵珊的轻铁剑,一起招呼了上去。

“啊……”随着那人的一声惨叫,也一样栽倒在了血泊中。

这么一大会儿的工夫,就杀了两个九挂门的人,把穆浩然都吓傻了。此地不可久留!徐天搜刮了两个人身上的储物袋,又丢出去了两个火球,就别傻愣着了?还不赶紧跑路。三人逃窜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才算是停下来。

穆浩然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问道:“林师弟,你说……咱们现在怎么办?应该没人看到咱们杀了于鸿志吧?”

赵灵珊叫道:“杀就杀了,难道说咱们还能任由着他们欺负吗?”

“可是……唉,早知道这样,咱们就不该来灵山废墟。”

“不来,你上哪儿去弄结金丹?”

铁剑门小门小户的,整个门派上下也没有几个人,又没有什么生意,穷得叮当响,连结金丹都买不起。现在的穆浩然已经突破到了筑基期九层,在下一步就要突破到金丹期了,就想着来灵山废墟碰碰运气,这要是找到了火凤妖花、龙晶兰草、盘结,就可以让神药门的人免费炼制结金丹了。

只要晋级成了炼丹大师,就能炼制结金丹了。可要想炼制出十品的结金丹,最低得是中级炼丹大师才行。现在的徐天是高级炼丹师,距离炼丹大师也不过是一步之遥。他看着穆浩然和赵灵珊,心中还是有些不忍。

甭管怎么说,这一路结伴过来,徐天跟他们相处的还挺不错,问道:“穆浩然、赵灵珊……你们相信我吗?”

“嗯?”两个人一怔,不明白徐天怎么会突然间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话,点头道:“林师弟,连我们的性命都是你救的,我当然相信了。”

“如果你们相信我,现在就退出灵山废墟吧?再把铁剑门的地址给我,我会过去给你们送结金丹。”

“什么?你……你能弄到结金丹?”

“我想没什么问题。”

“那……”穆浩然的眼珠子都红了,激动道:“林师弟,你的大恩大德我穆浩然这辈子都没齿难忘,我……”

这个灵山废墟中比想象中的还更要危险,姑且不说那些蝎尾鼠,有这么多宗派的弟子在这儿,随时都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穆浩然和赵灵珊的修为还是太低了。赵灵珊看着徐天,却不想走。穆浩然拽了拽她,他们就别在这儿当徐天的拖油瓶了,两个人将祛毒丸交给了徐天,终于是捏碎了手中的灵帖,瞬间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