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修真强少 >章节目录第1199章 被坑了
一晃都五个多月的时间,没去药坊了,也不知道周老爷子和周小丫怎么样了。上一次去灵山废墟,还多亏了人家,要不然徐天能不能活着回到陵城都两说着。

跟之前一样,徐天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换了一身衣服,又戴上了病怏怏的面具,很快就来到了药坊。还是那样有些破旧,看上去毫不起眼的门帘。什么小丫药坊啊?徐天站在那儿仔细地看了看,才发现牌匾上有着歪歪扭扭的几个字,让风吹雨淋的都快要看不清楚了。难怪他第一次来,都没注意到店名了。

徐天笑了笑,推门走了进去。

没有看到周老爷子,周小丫无精打采地坐在柜台内,连点儿精神都没有了。

徐天问道:“小丫,怎么了?”

周小丫撩了下眼皮,嘟囔着道:“没事儿……乔哥哥,你可是好久没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呢。”

“没有。”徐天笑了笑,问道:“我想问问,你这儿有火凤妖花、龙晶兰草、盘结吗?”

“当然有了,可是……这是炼制结金丹的,你一个筑基期一层的修士,要这个干什么?”

“呵呵,我这不是打好提前量吗?别等修炼到了筑基期大圆满的境界,再没法儿突破。”

“你想的可是够远的。”

周小丫的小手噼里啪啦地拨打了一下算盘珠子,问道:“乔哥哥,你真确定要买啊?我跟你说,很贵的呦。”

贵肯定是贵,徐天在来之前心里就有了谱儿。你想想,他之前炼制筑基丹的时候,那些药草就花了15万颗灵石。现在是炼制结金丹了,所需的灵石肯定更多。不过,就算是再多不也得有个数吗?这次出来,徐天从洪九那儿支取了30万颗灵石,肯定是够了。

周小丫伸出了五根手指,还是有些不忍心:“唉,乔哥哥,咱们都这么熟了……我给你一个优惠价,五十万颗灵石,这是最低价了。”

“什么?五十万颗?这……这样太贵了吧?”

“我就跟说了吧?你现在是筑基期一层,还非要买结金丹的药草,等你修炼到了筑基期大圆满的境界再说吧。”

“那算了!”

就算是把徐天的骨头渣子都砸碎了换钱,也不够五十万颗啊?徐天苦笑着,转身就往出走。等到了门口的时候,他又想起来了什么,回头问道:“小丫,你们这儿有筑基丹卖吗?”

周小丫道:“有啊,一瓶五万颗灵石。”

徐天咳咳了两声,这价格就有些贵了。之前,他去陵城的丹阁买过筑基丹,一瓶才两万颗灵石,就是品相差了点儿。

周小丫却不以为然,这还贵?现在什么不涨价啊,炼制筑基丹的药草——龙舌兰、冰莲、炎灵花、紫血藤、冰心草,这些都卖到15万颗灵石了。每一份药草能炼制出三瓶筑基丹,一瓶五万颗灵石,你说贵吗?这都相当于是成本价了。要是别人的话,少于八万颗丹药,周小丫都不会卖。不过,她的这一瓶筑基丹品相也就是八品的样子,这都已经很不错很不错了。

难怪了!

徐天终于是明白,为什么陵城丹阁的筑基丹品相会那么差了,一瓶丹药只有一颗六品的,其余都是四五品。敢情,丹阁的老板贾长亭把这些药草分成了三份,每一份药效的成分自然就降低了,看着是炼出来了三瓶,但是总的来说都没有一瓶品相好的值钱。

徐天问道:“要是一瓶筑基丹,每一颗丹药都能达到九品,这一瓶能值多少钱?”

“九品?至少得十万颗灵石。”

“好。”

徐天将两瓶筑基丹放到了柜台上,这一瓶丹药就抵16万颗灵石好了。对了,他这儿还有一瓶清髓丸,虽然说是一级丹药,但每一颗品相都能达到九九品,就算4万颗灵石好了。同时,他还有30万颗灵石,一起来兑换结金丹的药草,这样总没有什么问题了。

周小丫倒出来了一颗筑基丹,每一颗都是九品往上,还有两颗是十品的,看得她都傻了眼。这样愣了有几秒钟,她这才缓过神来,问道:“乔哥哥,这个……这些丹药,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当然是我自己炼制的。”

“什么?你……你是高级炼丹师?”

哎呀!周小丫的眼珠子都瞪圆了,就跟捡到了宝儿似的,一把抓住了徐天的胳膊,激动得都语无伦次了,叫道:“你怎么把早点儿来啊?我这几天都愁坏了,贾长亭哪个王八蛋……他肯定是得到了紫牧的交代,可是坑苦我了。”

徐天问道:“别急,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不是之前,周小丫和周老爷子去了灵山废墟,把那些人采摘的药草都给收购了吗?等炼制成丹药了,再给这些人就是了,里外里能狠狠地赚一笔。谁想到,陵城丹阁的人突然提高了炼丹的价格,她把这些草药都炼制成丹药的话,等于是白忙活,全都让陵城丹阁的人把钱给赚去了。摆明了,这事儿就是紫牧暗中干的。

徐天有些哭笑不得,在灵山废墟的时候,你把人家神药门到了嘴边的肥肉给抢走了,人家当然咽不下这口气了,反过来就咬你一口。因为,神药门已经垄断了南荒洲的丹药生意,根本就不担心周小丫再找到别的炼丹师。

眼瞅着六个月的时间越来越近了,那些各大宗派的弟子们都要来陵城取丹药,你说周小丫怎么办?这也是陵城丹阁的人所倚仗的地方,你是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否则,周小丫的名声可就全都砸了。

去了,不甘心。

不去,也不行。

周小丫都愁坏了,四处去找那些炼丹师。可是,他们哪里敢跟神药门的人过不去,有的避而不见,有的干脆卧病在床,有的去深山采药了……反正,她是一个都没找到,真是又着急又愤怒。

现在,徐天的突然出现,她就跟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说什么也不撒开了,叫道:“乔哥哥,你来帮我炼丹,往后你要什么药草,我送给你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