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修真强少 >章节目录第1261章 病急乱投医
陆丹风不是来自于哪个宗派,而是陆家庄的旁支弟子。这人也是天纵奇才了,年纪轻轻就突破到了金丹中期的境界,更是当上了陵城的城主。应该说,他算是给陆家庄赢了好大的面子,连陆家庄的庄主陆文昭都对他器重有加。

不过,陆丹风也有些小郁闷,他追求了洪九那么久了,洪九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倒是跟徐天走得挺近的。上一次,极剑门的人要整垮掉了七七旗袍店,他故意躲了出去。这样,就算是洪九回来了,也挑不出他的毛病来。一切都跟他想象中的一样,极剑门干得很不错,唯一可惜的是让徐天给逃掉了。

一晃好几年的时间过去了,也没有徐天的消息和行踪,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这对于他来说,当然是好事了。现在,八姐已经下了命令,要把洪九给踩在脚底下,陆丹风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谁要是敢伤害这个女人,他会跟任何人拼命。可陆丹风不这么想,他知道洪九的身份低位,他肯定是高攀不上了。这要是洪九成了普通人一个,他把她给追到手中的几率将大大增加。所以,听说了八姐的话,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甚至是连点儿愤怒都没有,就兴奋地答应了。

刚好在这个时候,陆家庄的庄主陆文昭的儿子陆乘风来了。陆乘风看上去是那种其貌不扬的人,穿得也跟个土包子似的,很难将他跟陆家庄庄主的儿子联系到一起。这种人又能有什么能力?早晚,陆家庄的庄主位置是自己的。

陆丹风心中冷笑,表面上却对陆乘风极其热情,还特意弄了一桌酒席,笑道:“乘风,咱们可是好久没有见面了,来,我敬你一杯。”

“是啊,丹风,这一杯我先干为敬。”

陆乘风仰脖,将杯中酒给干了下去。

这样吃喝了一阵,陆乘风放下了酒杯,问道:“丹风,我这次来陵城,是有点儿事情想麻烦你。”

“你千万别这么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全力去做。”

“咱们都是自家人,我就不隐瞒了,前段时间,我爹在从元婴期突破到化虚期的时候,遭遇了雷劫,差点儿形神俱灭了。现在,必须得尽快找到十品的化虚丹,才有可能再次渡劫成功。否则,他的修为会一天天地倒退,想要再突破就更难了。”

这事儿应该是怨神药门了,神药门在全国各地都那些丹阁所销售的丹药,能有五、六品就不错了。化虚丹更是珍贵,这么多年,陆文昭早就四处寻找化虚丹,为渡劫到化虚期的境界做准备了。他费了好大的力气,也不过是找到了一颗六品的化虚丹,小心了又小心,可还是渡劫失败了。

幸好,他的身上穿着护身宝甲,才算是保住了肉身不毁。不过,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道坎儿,想要再渡劫的话将更是难上加难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十品的化虚丹……唉,指望着丹阁是不太可能了,前几年,在陵城的小丫药坊不是爆出了十颗的培气丹、筑基丹吗?陆乘风也是没有别的法子了,就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也得跑过来试试。毕竟,陆丹风是陵城的城主,兴许他能知道那人的下落。

原来是这样啊?陆丹风皱了皱眉头,问道:“庄主……他突破到化虚期的境界了?”

“是。”

“可是,唉,现在的小丫药坊不卖丹药了。”

“我也知道,所以才找你来想想办法。”

“我等会儿就去小丫药坊打听打听,你也别太着急了。”

陆丹风劝说了两句,内心却极其惊骇,没想到陆文昭已经突破到了元婴期巅峰的境界,好可怕。那现在,陆乘风又是什么境界了?陆乘风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的天资比较愚拙,又能到什么境界,跟陆丹风都比不了。

陆丹风的心里有了些许的安慰,大声道:“丹风,来,咱俩再干一杯,预祝能早点儿找到化虚丹……不是,应该说是找到十品的化虚丹。”

这种几率,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想要炼制出化虚丹,必须得初级炼丹宗师才行。而九品的化虚丹,那至少得是中级炼丹宗师了。放眼整个南荒洲,包括神药门的人在内,又有几个中级炼丹师?神药门生怕别的宗派会超过自己,即便是有十品的丹药,也不会对外销售,这点最是坑人了。

其实,还有一个法子……这也是陆乘风这趟来陵城的原因之一。洪九是长风商行洪爷最疼爱的女儿,很少有人知道她躲藏在了陵城。而长风商行是给神药门供应药材的人,要是洪九能说一句话,相信神药门肯定会卖这个面子,给十品的化虚丹。这样,所有的事情自然就迎刃而解了。而陆丹风,他不是跟洪九的关系很不错吗?相信也不是什么难事。

陆丹风笑道:“是,我跟九儿的关系是不错,等明天我跟她说说……”

啪啪!有家丁敲门进来了,拱手道:“城主,外面来了一个人,说是送信的。”

“送信?快快有请。”

陆丹风从来没有这么牛气过,一方面跟洪九的关系不错,一方面洪八又派人过来送信,要跟自己合作。现在,他等于是脚踩了两只船,想不攀上长风商行的这一尊大菩萨都不行。兴许,他还能坐享齐人之福,把洪八和洪九都弄到手中呢。

哈哈!

陆丹风大笑着,亲自出来迎接了,过来送信的穿着一袭黑衣,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这可是生死门的人,陆丹风哪里还敢怠慢了,连忙道:“谢谢你来送信,你是……”

这人,当然就是徐天了。

徐天冷声道:“生死门八天王坐下弟子冷锋。”

冷锋?陆丹风愣了一愣,他要是看了《战狼》,兴许就知道这个名字是徐天信口胡诌的了。可是,他又哪里知道,拱手道:“冷少,还请里面请,我们喝一杯怎么样?”

“这一次的事情,八天王让我全力配合陆城主的行动。”

“真的?这可真是太感谢了。”

陆丹风欣喜若狂,还不忘记瞟了陆乘风一眼,将徐天给迎进了房间中。他立即叫人又更换了一桌酒菜,说什么也得好好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