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修真强少 >章节目录第1271章 赔了夫人又赔钱
这次是真的赔大了!

贾长亭在这些人的监视和簇拥下,回到了陵城丹阁。每一步,脚步都是那么的沉重。在陵城丹阁,他耗费了太多的时间和心血,这就等于是他一辈子的家当啊。可是如今,一下子全都赔进去了。

第一次,他感觉这条路是那么的漫长。可是,总归还是走到了。

一个修士喊道:“贾长亭,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赔偿我们丹药。”

“对,赶紧的。”

“你们别急,我现在给你们拿就是了。”

“抢啊!”

贾长亭刚往里走两步,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这些人一哄而上,全都冲了进去。这股势头,挡也挡不住,每个人都跟疯了似的。陵城丹阁的那些家丁也都吓到了,一个个愣是不敢上去。

这是在修真界,跟在花花世界还不太一样。每个人都有储物戒指、储物袋,只管往里面丢就是了,管你什么丹药、药材等等,全都被扫荡一空。这样持续了有十几分钟的时间,这些人又一哄而散,全都跑没影儿了。

现场,就跟鬼子进村扫荡过了似的,一片狼藉。

贾长亭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整个人就傻掉了似的,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样沉默了有两分钟,有一个家丁轻声道:“贾老板,人都跑光了。”

“我知道,不用你们提醒我。”

“我没有提醒你的意思,我就是想问问,我们的工钱怎么算?你什么时候给我们?”

“对,我们要工钱。”

有十几个家丁一起围拢了上来,将贾长亭给围在了中间。

这算是落井下石吗?贾长亭咆哮道:“你们也敢来欺负老子?滚,都给我滚一边去。”

这几个家丁一点儿也没有散去的意思,冷笑道:“贾老板,我们再最后叫你一声老板,有钱的时候,你就是爷。没钱的时候,你就是孙子。我们给你打工,你付给我们工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现在,你要钱没钱,要丹药没丹药……难道说,还想让我们免费帮你打工吗?我们现在就一句话,你给不给?”

他们的眼神冷漠,随时都有可能一刀子捅上来。

贾长亭的内心也有了恐惧,声色俱厉地道:“不就是钱吗?谁说我没有,你们给我让开。”

几人哼了一声,算是让开了一条道路。

贾长亭看了眼站在不远处,阴沉着脸的方真,忐忑地道:“方少,你看这事儿……”

“你放心,我会如实禀报给白长老的。”

“啊?不要……”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方真立即通过传音球,跟白仲鹊联系了。当听说了陵城丹阁的事情,白仲鹊是又气恼又失望,怎么说贾长亭也是他的人,怎么可能会犯了这种低级的错误呢?不管是什么人干的,他都不能去找小丫药坊的麻烦。周老爷子的背后有长风商行当靠山,神药门当然招惹不起,至少是现在不能得罪了长风商行。

混蛋!白仲鹊气得差点儿将传音球给摔碎了,让方真立即回神药门吧,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至于陵城丹阁的事儿,贾长亭自己惹出来的,就让他自己去解决好了。方真答应着,连看都懒得去看贾长亭一眼,大步流星地走掉了。

贾长亭就跟被抛弃了的孩子似的,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那些家丁可不惯着,还傻愣干什么呢?赶紧的,快点儿赔钱。

贾长亭哦了一声,带着这些家丁们来到了后院儿。刚刚走进来,就见到一个女孩子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喊道:“老爷,大还是不好了。”

“慌张什么,说!”

“夫人……夫人她卷了所有的金银首饰、古董字画等等,走掉了。”

“什么?”

贾长亭连忙跑进了后院儿中,就见到整个院子都空荡荡的,连桌椅板凳、金银细软等等什么都没有剩下,全都让胡魅儿给清理一空了。噗通!他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算是真正体验到了什么才是赔了夫人又赔钱。

那几个家丁也愣了一愣,不管怎么样,贾长亭该赔偿他们的也得赔偿啊!

贾长亭终于是忍不住了,哭丧着声音道:“我现在就剩下这一个空荡荡的丹阁了,你们算算能卖多少钱,就全都抵给你们好了。我什么都没了,你们要杀就杀我好了。”

“算了,你赶紧给我们滚蛋,我们慢慢处理这个丹阁好了。”

“对,往后,陵城丹阁再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贾长亭背了个破包,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回头看了看这个巍峨、气派的丹阁,这一切恍如做梦一样。只不过是一晚上的时间,他就从高高在上的陵城丹阁老板的位置,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成了一个穷光蛋。没有一分钱,想要再翻身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不过,他一直到现在都想不太明白,这个中间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是小丫药坊给了他假的丹药,还是陆丹风暗中调包了?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恐怕,他做梦都想不到会是洪九和徐天、周小丫、陆丹风等人联手一起干的。陆丹风还有些庆幸,幸亏他及时悬崖勒马,跟洪九合作了。要不然,他现在恐怕也将沦落得跟贾长亭一样的下场。

徐天和洪九、周小丫、顾朝夕围坐在一起,边吃喝着,边说笑着,这一仗干得太漂亮了。不仅仅瓦解了洪娇的阴谋,还瓦解了贾长亭和陆丹风的联手,更是狠狠地赚了的一大笔钱。那些假的丹药当然是徐天炼制的,从外表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比真的还更要真。同时,又有陆丹风帮忙打掩护,贾长亭想不上当都难。紧跟着,徐天再给自己化妆,假扮成了中毒的模样,瞒过了所有人。

洪九不怕人拆穿了徐天,她只不过是一句话,就立即挑起了那些修士的噪乱。他们趁乱逃掉就是了,贾长亭想要拦住他们都不太可能。

洪九端着酒杯笑道:“来,咱们干一杯,心情太爽了!”

“干。”

“我也干了。”

其他三人都端起了酒杯,仰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了。

周小丫兴奋地道:“乔军……呃,徐天,这回你可以放心大胆地炼制丹药了。有我来帮你销售,咱俩肯定赚翻了。”

徐天微笑道:“陵城太小了,咱们明天去南阳城,我有跟赚钱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