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凰娇 >章节目录第1047章报仇
    文浩拦住了乔飞,看了眼文祁说道:“让她去吧,你目前还不能代替她的地位。”

    乔飞一下像卸了气的皮球,烦躁的点头,“行吧,你悠着点,我们不能没有统帅。”

    “准备集合,我们立刻出发,去搜刮点干粮,有了就带上,没有就饿着吧。”

    文祁也火了,矿山有不少人呢,没想到这一下全都死完了,这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一夜的忙乎都处理的差不多了,兄弟们手里抱了一些黑色的瓦罐,这是将士们的骨灰。

    文祁望着他们手里的瓦罐,凄凉地笑了笑,“终究是我埋葬了他们,将来希望你们能送我一程,不枉我们兄弟一场。”

    骑兵列阵站在一起,眼里都有些泪水,大家都有感情了,亲手埋葬自己的兄弟,这心里也跟针扎了一样,生疼呢。

    这是他们的命,马革裹尸是荣耀,能被兄弟们埋葬是福气了。

    “干粮准备好了么?”

    文祁简单直接问了一句。

    “弄差不多了,做了点饼子,粮食也被他们运走了一部分,我们看见的人应该是最后一批了,估计是想天亮再运走一部分玉石,我们拦截了运玉石的人,满满几大车呢。”

    杠子挺直了胸膛回报情况,他知道文祁是个啥样的人,这事她忍不住,因此趁他们商量军机的时候,就让兄弟去连夜做了一些干粮,加上剩下的一些饼子勉强凑个数。

    “把骨灰交给其他兄弟带回去给他们的家人,其他人跟我走,兄弟们不能白死,我得给他们一个说法。我们直捣老巢,你们敢么?”

    文祁平静为威严的声音质问骑兵队。

    “杀!杀!杀!”

    骑兵被点燃了怒火,洪亮的声音响彻在山谷间,声声回音汇聚成一首悲歌,为那些保家卫国死在边疆的将士们哀悼。

    “我们走。”

    文祁深深吸口气一挥手招呼骑兵队下山准备直接去托木真老巢,片刻也不等,要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就是现在就去打你,你又怎么会猜到我有这份胆量呢。

    山上没啥东西了,这会子玉石也运不走了,所以留不留人也不重要了,留了个口信,把兄弟们的骨灰安放在正堂桌子上,其他兄弟来了就知道该如何做了。

    文祁带着骑兵队趁着清晨朦胧的光亮就从草原出发了,只带了二天的食物,如果二天内不能回来,他们就危险了。

    但没有人质疑文祁的决定,骑兵队生死相随,只要你需要我们,我们随时都在。

    他们要去的地方时托木真的后方,那是一片非常危险的沼泽地带,比他们上次走的那条路还要危险的多,被称为死亡地带,也正是因为如此,托木真在它的前方扎营,后方无人敢去。

    文祁决定冒险去后方直捣老巢,给托木真狠狠来一下,我也不是好欺负的,来而不往非礼也!

    “兄弟们,我们加把劲,要赶在明天天亮之前进入死亡地带,天黑去我们必死无疑,我们要让托木真知道,我们不是吓大的,我们不比他的骑兵队差半分。”

    文祁给骑兵队鼓劲,坐在马上飞驰前进。

    “是!干死他们,给兄弟们报仇!”

    杠子挥舞着大刀嘶声怒吼。

    “报仇!”

    兄弟们怒吼,满腔的愤怒憋在心里无处发泄,杀人也就罢了,兄弟们把脑袋别在腰上,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

    可你们不该虐杀,你们也是军人,不该羞辱我们兄弟,羞辱军人的身份。

    这是大家无法容忍的事情,我们要一个利索尊重的死亡,有错么,要求很高么?

    文祁一行人急行军奔袭,夜里才停了下来,他们算计了路程,夜里行走慢一些算是休息了,这截路没有危险,水草丰美也没有沼泽,夜里走也不用害怕。

    马儿需要歇脚,趁夜色停下来吃草,将士们坐在一边吃东西。

    他们一天只吃了这一顿,也是饿的很了,但行军打仗就是这样的,大家也习惯了。

    “够不够我这还有。”

    文浩递给文祁两个饼子。

    文祁摆摆手,“不要了,我吃饱了,你吃吧,天快亮了,等马儿吃了草我们就出发。”

    “成,兄弟们也歇的差不多了。”

    文浩点点头没有异议。

    天亮了,太阳从东方苒苒升起,将士们纷纷起立再度上马,文祁一挥手,骑兵队再次出发。

    中午时分他们到达了死亡地带,这里沼泽非常多,马儿几乎无法行走了,不得已,他们将马儿放在草原隐蔽的斜坡下吃草,他们决定步行前进。

    死亡地带马儿过不去,那么托木真的马儿也过不去,因此逃跑也不用担心被马追上了。

    “兄弟们,走吧。”

    文祁看了眼大家,沉沉的开口。

    他们把随身携带的绳子挂在肩膀上,万一掉下去可以用绳子把人拉出来,做好了一切准备,文祁带领大家踏上了死亡之路。

    开始还比较顺利,天亮能看到一些痕迹躲避沼泽,但行进速度却没法快起来,这耽误了不少时间,这和刚开始谋划的时间并不相符,眼看着天色已晚,但他们还有一段路没有通过呢。

    文祁和乔飞也着急了起来,天黑前不能赶到目的地,就有危险了。

    “大家速度点,我们不能白来一趟,加快步伐。”

    文祁走在前面回头跟大家吆喝着,兄弟们沉默着专心致志的看着脚下的路。

    她走在最前面,用大刀时不时的戳戳前面的草地,可以帮大家探路。

    谁知一扭头文祁来不及反应脚下一歪人就陷入了沼泽里,她赶紧将自己的刀朝乔飞扔了过去,刀太沉会加速坠落。

    文祁向头顶伸出双臂,只能等大家来救她,挣扎的越厉害,人陷落的越快。

    “将军,别慌,我们来了。”

    乔飞赶紧将绳子甩出去,让文祁抓住绳子。

    大家合力将她从沼泽里拽出来,文祁喘了口气,摆摆手,“走,继续走,不要停留在这里,这里很危险。”

    “我们继续出发。”

    虽然大家都有点惊魂未定,但还是沉住气继续前进,彼此手里拽着绳子绑在另一个兄弟的身上,免得再一次掉进沼泽,这样前后有个照应。

    他们就这样一个拽着一个在天色蒙蒙黑的时候,终于走出了死亡地带,到达了托木真军营的大后方,距离他们扎营的位置还有不到五公里的样子了,已经能看清楚后方还有守卫在来回走动的身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