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踏星 >章节目录第七百一十三章 爱伦加勒日记
        陆隐抬手,骰子出现,看来还应该多摇摇六点,每一次融合都可能有进步,这是提升实力的捷径。
        第二天,陆隐结束对一指禅的修炼,场域内感觉到了斑鸠的气息,让柯乙放他进来。
        “殿下,您现在有空吗?随属下去一趟科技院”斑鸠急切道。
        陆隐好奇,“怎么了?”。
        “第一批改造人成功,想请您见证”斑鸠激动。
        陆隐目光一亮,起身,“走”。
        陆隐前脚刚走,海七七后脚就到,她出入紫山王府是不需要通报的,跟自己家一样。
        来到客厅,陆隐没见到,看到了陆隐随手放在桌上,准备看的那个日记本,海七七好奇之下打开看。
        科技院位置隐秘,有些部门甚至建在地底,改造人部门就是其中之一。
        斑鸠很久以前就得到改造人图纸,那张图纸还是陆隐通过骰子一点得到的,而技术突破则是四个月前,原本他保证的是半年内制造成功五十具改造人,但才过了四个月,就已经制造成功了二十具,剩下的也不过流水生产线,只要材料足够,生产速度很快。
        陆隐随着斑鸠在地底科技院看到了悬浮于液体中的二十具改造人,全机械制造,充满了力量感。
        每一具改造人的符文道数都足以比肩探索境巅峰,如果以战力来测,每一具都相当于四万九千乃至五万战力。
        “这些改造人是利用东一片疆域最好的金属制造,不仅硬度达到了五万以上,还充满了韧性,可以承受更高强度的攻击,核心源控硬度同样超越了五万,还加入了千丝灵精,最重要的是只要有材料,改造人身上任何部位都可以随时替换,可以轻易将改造人实力提升…”斑鸠兴奋说道。
        陆隐望着改造人,这些都是科技文明的产物,二十具改造人,就是二十个探索境巅峰强者。
        他成为探索境耗费了六年多,科技的恐怖正在于此,只要技术突破,就连此等强者都可以走量。
        “现在材料够吗?”陆隐问道。
        斑鸠兴奋道,“东疆联盟成立,所有资源清单属下都看过了,可以制造两百具探索境巅峰改造人”。
        “才两百具?”陆隐不满,他可是集中了东一片八大疆域的资源。
        斑鸠无奈道,“殿下,有的材料太紧缺,比如千丝灵金,比如沅精等等,东面疆域根本不出产,还要对外收购,主要是这些材料限制了数量”。
        陆隐沉吟,“材料的事我想办法,你尽可能提高改造人的实力”。
        斑鸠要的就是这个,连忙应是。
        “你觉得把这些改造人放在什么位置合适?”陆隐问道。
        斑鸠摇头,“属下不知”。
        他只负责制造,安排是陆隐的事。
        陆隐原本打算出售改造人,分裂洪荒疆域,拉尔所疆域那些盟友的关系,但太原星一役导致拉尔所疆域恐慌,不得不完全投靠他,浩元疆域没什么势力可以反抗,黄元疆域就是墙头草,不足为虑,需要提防的就是洪荒疆域,暗雾疆域,佳美疆域和巴德疆域,其中佳美疆域的实力被削弱太多,也不在他考虑范围内。
        暗雾疆域充斥着黑暗势力,导致无法团结,加上玛法星与神武大陆的投靠,也可以不考虑。
        如此算来,只剩下洪荒疆域和巴德疆域需要在意,对付这两个疆域,没必要暴露改造人。
        陆隐思考着,个人终端突然发出轻响,有人联系。
        他看了一眼,是个陌生通讯,想了想,接通,“哪位?”。
        “在下维容,陆兄,久仰大名”一句话,让陆隐脸色严肃,此人出现的太意外,他料到维容肯定会联系他,但却没想到这么快。
        “原来是维兄,久仰大名”陆隐淡淡道,挥手让斑鸠退下。
        维容语气轻松,“恭喜陆兄收获解语者研究会,兄弟特来恭贺”。
        陆隐目光明亮,“我也要恭喜维兄得到一批解语者相助,太原星一役,你我无缘相见,可惜了”。
        “是啊,可惜了,陆兄的大名兄弟已经听过很多次,太原星一役,陆兄让兄弟重新认识了,放眼外宇宙,能在太原星做到那一步的人很少很少,陆兄,厉害”维容赞叹。
        听得出来,他是真心的,陆隐在太原星利用他铺好的路打包带走了整个解语者研究会,这是他也无法做到的事。
        陆隐并没有得意,他做到那一步也是多亏王文相助,“过去的事没必要讨论,不知道维兄此次联系我,有什么事?”。
        “诶,其实也没什么事,有个麻烦的妹妹就是头疼,陆兄可还记得与你一同参加德琳导师考核的那个维馨儿?”维容问道。
        陆隐想了想,“她是你妹妹?”。
        “是啊,馨儿这丫头从小就喜欢解语,这次考核成功很开心,本来打算留在太原星的,可惜解语者研究会搬迁去了沧澜疆域,这丫头就跟我闹,没办法,兄弟只能把她带去沧澜疆域解语者研究会了,毕竟她的导师是德琳,有导师教导总好过一个人摸索,陆兄觉得呢?”维容道。
        陆隐道,“维兄想来沧澜疆域可以随时过来,我可以带维兄参观一下”。
        “好,就这么说定了,陆兄,真宇星见”维容大笑。
        陆隐淡笑,“真宇星见”。
        挂断通讯,陆隐看着眼前的改造人,有了决定。
        维容游历大半个外宇宙,却从未踏足过东一片疆域,一来是安全问题,二来,就是他根本没把东一片疆域放眼里,东一片疆域数量最少,也没什么特别的资源,而他这次特意来沧澜疆域,不仅仅因为解语者研究会,更因为——东疆联盟。
        分散的东一片疆域自然不在他眼中,但联合的东疆联盟却不同,这意味着他的东方,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
        东疆联盟成立的一刻也就代表与维容为敌。
        本来陆隐还不知道维容是什么人,太原星一役让他印象深刻。
        即便没有基尔洛夫,解语者研究会也是庞然大物,就这么被维容搞垮了,还带走了一批解语者,这种手段实力相当可怕,此人实力不入眼,但谋略却高的出奇。
        看来他打算对东疆联盟出手了,甚至可能会在此次盟会搞事。
        陆隐离开科技院,返回紫山王府,场域笼罩下,看到了客厅内海七七一个人独自坐着,垂着脑袋,不时有清泪滴落。
        陆隐连忙过去,走到海七七身前,蹲下身,看着她通红的双目,“七七,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海七七看到陆隐,抿嘴,一滴泪珠落在陆隐手上,泪眼朦胧的哀求,“救救炽翎一族好不好?”。
        陆隐迷茫,“什么炽翎一族?”。
        海七七将日记本递给陆隐。
        陆隐接过,“这是我无意中捡到的,你看了?”。
        海七七点头,“救救炽翎一族”。
        陆隐目光惊奇,海七七哭,居然是因为这本日记,他好奇了,坐了下来,翻开第一页。
        ‘今天是我们炽翎一族最开心的日子,多年的噩梦终于结束了,我们迎来了英雄,他是那般伟岸,高大,屹立星空就像守护我们的神,我们为他欢呼,为他祈祷,作为炽翎一族的公主,我,爱伦加勒,亲自为她祈福,为他歌唱,他很喜欢我们的歌,是啊,全宇宙谁不喜欢我们的歌,我们炽翎一族可是有着远超灵梦族的音乐天赋,我们的歌,可以洗涤心灵…’。
        ‘我们离开了故地,跟着他走,他要带我们去永远不会受压迫的地方,他说要让我们的歌传遍宇宙,引导人们的真善美,我喜欢他,我可能爱上他了…’。
        ‘这颗星球真美,我住的地方也很美,不写了,他想听我们歌唱,他真的很喜欢我们歌唱,我好开心…’。
        ‘他受伤了,医生说需要我们的心头之血才能治疗,我们炽翎一族愿意为他奉献心血,每个人的心血很少,但汇聚在一起就多了,我们都愿意为他奉献一切…’。
        …
        ‘我有点累了,连续一个月,天天为他祈祷歌唱,嗓子都哑了,每天奉献心血,身体也很虚弱,我跟他说了,他还是让我歌唱,我们很多姐妹都累了…’。
        …
        ‘今天,有一个孩子死了,死在了我们面前,是他杀的,他说那个孩子流淌着恶人的血脉,留着会祸害其他人,我求情了,因为那个孩子的眼神纯洁无瑕,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天真,他似乎以为这只是个游戏,但我的求情没用,那个孩子还是死了,我觉得他有点可怕…’。
        …
        ‘我害怕了,这段时间,他杀了很多人,有一次,血液都溅到了我的眼睛里,让我看到的天空都是红色的,我试着劝他,用我们的歌声引导他,但好像没用’。
        …
        ‘已经有五个姐妹失踪了,我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甚至不知道她们是不是活着,他看我的眼神很可怕,就像君王在看蝼蚁,他逼着我祈祷歌唱,姐妹们都害怕了,我想离开,他不是我一开始以为的那个他,他变了,也有可能从未变过,他就是这个样子’。
        …
        ‘再美的环境也改变不了身处地狱的事实,我们炽翎一族的歌声能引导人的真善美,却引导不出他的,他才是真正的恶魔,他杀了我们上千姐妹,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对他很顺从,为什么还要杀人?从此,我看到的都是红色’。
        …
        陆隐直接往后翻,中间很长篇幅都是这个爱伦加勒描述内心变化的语言。
        ‘我真的迷茫了,第一眼见到他的感觉到现在都没消失,哪怕他是恶魔,我居然也还喜欢着他,他杀了很多人,很多很多人,包括我的族人,但相处的时间越长,他的身影在我心中的烙印就越深,好吧,我会正视自己的内心’。
        …
        ‘宇宙存在白与黑,就跟他的发色一样,但他多了一丝灰色,这丝灰色,或许就是恶的来源,我不想死了,我要引导他的真善美,以我的生命做代价,洗涤他的心灵,我刺瞎了自己的双眼,因为不想看到他罪恶的面庞,我会用余生歌唱,渡他向善’。
        …
        ‘我与他这一生无缘,但我愿以余生为代价,为他赎罪,为他忏悔,从今天起,我不会再停止歌唱,哪怕没有了声音,哪怕化为枯骨,我也要为他祈祷吟唱到最后一刻,我要引导出他的真善美——爱伦加勒,绝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