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踏星 >章节目录第七百二十九章 最后的圣旨
        陆隐目光闪烁,看来流萤紫山果然被控制了,是谁?能以精气神控制流萤紫山,在他认知的所有人中,对精气神最擅长的就是白夜族,难道是他们?
        …
        一处昏暗的地方响起低沉的声音,“怎么没了?连记忆都无法传回来,奇怪”。
        …
        陆隐对流萤紫山不放心,她现在可是联军总帅,刚刚上任,他不好立刻撤换,所以接下来几天,他一直躲藏在流萤紫山府邸观察她,直到确定她没有问题才离开。
        她应该是被那个光团控制了,现在光团被自己吸收,她脱离了控制,但不代表之前控制她的人不会再对她出手,陆隐决定每隔一段时间就观察她一下。
        其实他挺期待那个人出手的,再给他几个光团吸收也不错,有石壁全文,他一点都不怕。
        这一天,距离陆隐离开道源宗废墟将近四个月,而内外宇宙隔绝已经二十一个月,陆隐联系了若华长老。
        “晚辈向前辈问安了”陆隐笑道。
        若华长老大笑,“小家伙,你可是无利不起早,说吧,找老夫有什么事,先说明,外宇宙争斗的事老夫没兴趣”。
        陆隐脸色一整,“长老说对了,确实关于外宇宙争斗,但不是各疆域争斗,而是关于——遗留的科技星域”。
        若华长老脸色一变,“什么意思,说清楚?”。
        陆隐严肃道,“晚辈去了一趟道源宗废墟,遇见了白骑士,她告诉晚辈第六大陆对遗留的科技星域有一定的主脑控制权,可能会利用科技星域进攻外宇宙”。
        若华长老目光陡睁,“可确定是真?”。
        陆隐摇头,“事实没发生谁也不敢说肯定,但白骑士是这么告诉晚辈的,晚辈不敢怠慢,一离开道源宗废墟就联系前辈了”。
        若华长老沉吟半刻,郑重对陆隐道,“小家伙,做得好,老夫知道了,但这件事你不要外传,以免引起恐慌”。
        “长老放心,晚辈知道”陆隐道。
        若华长老点头,“你做事,老夫还是放心的,这件事老夫会查明”。
        “晚辈需要提前准备些什么?否则一旦科技星域进攻,整个外宇宙都会生灵涂炭”陆隐道。
        若华长老道,“囤积物资,其余的等荣耀殿堂查明后再说”,说完立刻挂断通讯。
        陆隐放下个人终端,该说的都说了,接下来就看运气了,如果第六大陆真通过科技星域进攻外宇宙,首先遭殃的是无尽疆域,接着会通过西方向东方蔓延,一场灾难不可避免,只希望内宇宙能给第六大陆多点压力。
        陆隐苦笑,自己想多了,内宇宙自身难保。
        第六大陆一面进攻内宇宙,一面进攻巨兽星域,还有余力分兵进攻外宇宙,何等可怕的底蕴。
        也不知道道源宗废墟内的十决如何了,已经离开将近四个月,是时候去看看了。
        神武大陆,明都帝宫修整的差不多了,明照书可以正式入住帝宫,但他没有,依然在穆王府召见贝洪。
        “此次宇宙一行,感触如何?”明照书问道。
        贝洪感慨道,“宇宙真的很大,我神武大陆在宇宙中竟只是一粒微尘,还是陛下您有先见之明,让我们神武大陆融入宇宙,否则未来总有一天会失去人权”。
        明照书道,“皇兄目光狭隘,只知道神武大陆,岂知在宇宙大多数人看来,根本不知道有神武大陆这个地方,就连暗雾疆域都未必全都听过神武大陆,神武大陆在宇宙中实在太渺小了”。
        “但我们神武大陆的力量不可小觑,否则陆隐也不会让我们代表暗雾疆域参加东疆联盟盟会”。
        说道陆隐,贝洪担忧道,“陛下,陆隐这个人,可靠吗?”。
        明照书道,“朕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此子虽然野心大,沉府也深,但为人有底线,重情重义,信守承诺,这才是朕与他联合的主要原因,换做旁人,即便权势再大,朕也不会联合,更不会把女儿交给他”。
        贝洪点点头,“此人确实深得人心,与一般上位者不同,将情义看的比较重,为人也有底线,这次臣与他近距离接触也感觉到了,不过,该狠的时候他一点都不留情”。
        明照书看着贝洪,“贝庆的事朕可以明确告诉你,这对他是个机缘”。
        贝洪看向明照书。
        明照书继续道,“朕与你认识数十载,不会骗你,贝庆留在大宇帝国,对他的未来更有好处,你也不希望他成为域外人眼中的土著吧,永远困守在五运星辰内,当个混吃等死的富家公子”。
        贝洪点点头,“臣明白”。
        明照书抬头,“五运星辰保护了神武大陆,但又何尝,不是封闭了神武大陆”。
        贝洪离开了,临走前问明照书何时搬入帝宫,明照书没有回答,只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问嫣儿吧”。
        虽然只有四个字,却让贝洪心生哀意,他知道眼前之人,时间不多了。
        神武大陆因为明照书的铁血统治,民怨沸腾,战乱四起,这段时间明照书因为镇压叛乱,杀死百万人,整个神武大陆如同沉寂已久的火山,随时可能爆发。
        到处都是反对明照书统治的声音,穆王府每天都有人刺杀。
        从穆王府去往明都帝宫的路上埋伏了无数杀手,只期待明照书搬入帝宫的一刻行刺。
        整片大陆都在反对明照书。
        穆王府书房内,明照书咬破手指,写下了血书,封入信封,放在书桌上,这是给陆隐的。
        他目光看向另一边的圣旨,这是给明嫣的。
        明照书叹口气,一挥手,整个神武大陆地图近在眼前。
        “谋划多年,一朝得志,却已垂暮,是赢,是输,若干年后谁能给朕一个定论,哈哈哈哈,就让朕为神武大陆尽最后一份心意,嫣儿,父皇对不起你”明照书喃喃自语,眼角流下血泪,一把抽出长剑划过脖颈,头颅掉落,砸在书桌上,砸在那份圣旨旁,临死,目光依然盯着神武大陆地图。
        咚咚咚,“父皇,女儿求见”。
        没人回答,明嫣再次敲门,还是没人回答,但却传出一丝血腥气。
        明嫣目光一变,推开书房,入眼的景象让她几乎晕厥。
        身后,堂四表情不变,早已知晓,直接跪地,“送陛下”。
        “送陛下”。
        “送陛下”。
        …
        明嫣闭上眼睛,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一步步走入书房内,悲哀的将明照书人头重新安上,看向书房上的圣旨与书信,拿起圣旨,看了一眼,脸色煞白。
        没多久,贝洪到来,进入书房。
        明嫣把圣旨给贝洪,贝洪看了一下,面色悲哀,“公主,按陛下旨意来吧,这是他为帝国尽的最后一份心意”。
        明嫣背对着贝洪,望着明照书站立的尸体,冷漠道,“父皇这段时间做的都是假象,对不对?”。
        贝洪低头没有回答。
        “父皇故意激起民怨,将所有不满集中在他自己身上,就为了等这一天,对不对?”明嫣厉声呐喊。
        贝洪半膝跪地,“陛下这么做也是为了帝国,公主,还请按照陛下的旨意行事”。
        明嫣身体一晃,扶住椅子,悲哀苦涩,“帝国基业真的那么重要吗?要让他背负千古骂名,而这份骂名,还由我这个女儿决定,父皇太残忍了”。
        贝洪叹息,“陛下成就帝位原本就引起神武大陆无数人不满,战乱四起,不这么做,帝国未来百年都会陷入战争中,还请公主按照陛下的旨意行事”。
        “请公主按照陛下旨意行事”书房外,堂四开口。
        紧接着,效忠明照书的一众朝臣大喊,“请公主按照陛下旨意行事”。
        “请公主按照陛下旨意行事”。
        …
        明嫣闭上眼睛,“宣读圣旨”。
        贝洪松口气,走出书房,打开染血的圣旨,声音传遍整个山海城,“穆王明照书,行事荒诞,滥用谗臣,杀戮滔天,滋生战乱,帝女明嫣代天刑罚,判明照书二十八宗罪,其罪一,乱臣祸国…其罪二八,不听进言,今判决明照书死刑,当即执行,以敬天,以敬百姓,以死谢罪,帝女明嫣奉上”。
        听着圣旨内的一项项罪名,明嫣握紧双拳,指甲都深入肉中,鲜血顺着手掌滴落,她不疼,心疼,她亲手为自己的父亲安上千古骂名,这种疼痛几乎让她窒息。
        明照书故意引起民怨,将一切揽在他自己身上,让明嫣代天刑罚,顺理成章继承帝位,同时收获民心,虽然可以稳定神武大陆,却让明嫣背负弑父杀君之名,神武大陆欢庆,所有人都觉得明嫣做得对,但对明嫣来说,却是多么残忍的事。
        她还要亲自宣判其父千古留罪,这,让她的心无比刺痛,近乎窒息。
        这段时间她确实饱受折磨,但明照书的折磨比她更大。
        在这一瞬间,她似乎成长了。
        真宇星,陆隐陡然起身,脸色大变,“你说什么?明照书死了?”。
        前方,恩雅神色沉重,“是的,明照书死了,明嫣继位,圣旨宣判明照书二十八条大罪,剥夺他的一切功绩,千古留罪,这是明照书给明嫣铺的路,让她可以顺利继承神武帝国,收获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