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踏星 >章节目录第八百一十六章 小箭
        又是暗凰族联合出手,紧接着,无数箭矢射向西方,太摩殿也出手了。
        “殿下,按照预算,最多半个月就可以到达维家祖星”恩雅汇报。
        陆隐点头,“不要大意”。
        “放心吧殿下,东疆联盟内早已戒严,真宇星又有启蒙境强者坐镇,维容翻不起风浪”恩雅道。
        陆隐眉头紧皱,越到后面越有可能出问题。
        “殿下,得到消息,维家的人撤出祖星了”有人汇报。
        陆隐挑眉,维容认输了?
        飞船晃动,休菲尼亚斯突然出手,不过依然被阿盾挡住。
        陆隐望着弥漫星空的符文道数,深呼吸口气,只要解决维容,解决了这个人,中一片疆域即便联合,他也未必放在眼里。
        维容就像一条线,串联了中一片疆域,这根线断了,那些疆域联合很容易打破。
        就像他是东疆联盟的线一样,他一旦出事,东疆联盟也会土崩瓦解。
        陆隐再次纠结,要不要雇佣老烟鬼解决维容?对这个人,他实在下不了决心,此人如同他的一面镜子,让他无法以暗杀手段对付,只想堂堂正正击败,不管用什么手段。
        宇宙就是胜者为王,或许,陆隐心底还存在不切实际的幻想,就是收服这个人,可惜这种可能性太小太小。
        突然地,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殿下,桃香队长,殉职”。
        陆隐大惊,“你说什么?”。
        “桃香队长就在刚刚,粉身碎骨”汇报的士兵脸色煞白。
        陆隐瞳孔收缩,心中一痛,一脚跨入星空,朝着战场而去。
        此刻,战场上,太摩殿那些弟子疯狂攻击暗凰族修炼者,弓柯,弓仇等人大声怒吼着什么。
        而休菲尼亚斯没有再与阿盾他们纠缠,只身一人挡住了联军的进攻。
        陆隐到达的时候,休菲尼亚斯冷冷一笑,黑色火焰化为城墙,阻隔了联军。
        太摩殿弟子个个失魂落魄,尤其是弓仇,浑身都在颤抖。
        陆隐来到他身前,语气低沉,“怎么回事?”。
        弓仇看着陆隐,愤怒吼道,“小桃子死了,粉身碎骨,你满意了,是你把她派入战场,是你害死了她”。
        太摩殿弟子齐齐盯向陆隐,目露杀机。
        周边,联军各个狩猎境高手,阿盾,炎焱齐齐出现,与太摩殿弟子对峙。
        陆隐盯着弓仇,“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弓仇吐出口气,苦涩道,“战场太混乱,小桃子不知不觉与我们走散了,等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跟一艘战争飞船同时爆炸,化为飞灰”。
        “哪里?”陆隐大喝。
        弓仇指着一个方向,陆隐看去,星空漂浮着飞船残骸,他目光所及,除了正在搜寻什么的太摩殿弟子,没有其它符文道数。
        心中一沉,陆隐来到飞船残骸外,场域释放,没有活物,连尸体都没有,真的,粉身碎骨了吗?
        “你们这么多人怎么会跟她走散?”陆隐质问,盯向弓仇。
        弓仇怒道,“这里是战场,到处都是敌人,而且休菲尼亚斯那个老东西又突然出现,我们根本找不到小桃子”。
        陆隐看向阿盾,“休菲尼亚斯怎么会突然回撤?”。
        阿盾摇头,“不知道,打着打着他就突然回撤了”。
        “师兄,什么都没有”一名太摩殿弟子向弓仇汇报,他们刚刚在搜寻什么。
        弓仇不甘,亲自去飞船残骸上搜寻。
        陆隐知道他在找那支箭,他心情沉重,桃香是他的朋友,这个仇,肯定会报。
        但整件事太奇怪了,维容想要杀桃香,让太摩殿与他反目,这很正常,但桃香身上那支箭怎么会找不到?那可是自古流传的神箭,经历岁月侵蚀,不可能在一次攻击中焚毁,而那支箭,据桃香说她一直戴在身上。
        如果真的在桃香身上,那支箭要么被战场上什么人捡到,要么,桃香根本就没死,粉身碎骨,他最不相信这句话,如同当初的不死宇山,只要没见到尸体,就可能没死。
        但在得知桃香死亡消息的第一时间他就来了,没看见桃香的符文道数。
        太摩殿弟子在搜寻飞船残骸,虽然与陆隐争吵,却没有离去,弓仇也猜测那支箭可能被什么人得到,他要留在战场,以便等候太摩殿高手汇合,寻找那支箭。
        那支箭对太摩殿太重要了。
        而陆隐回到了飞船内,直接联系维容。
        很快,维容笑容满面的出现在光幕中,“陆兄,好久不见”。    
        自从战争开始后,他们就没对话,维容压根也没出现在战场上,已经两个月了。
        “桃香到底死没死?”陆隐直接问道,语气低沉,有些期待,也有些忐忑,不仅仅因为太摩殿,更因为,他把桃香当朋友。
        维容无奈道,“战场瞬息万变,陆兄节哀”。
        陆隐眼睛眯起,“桃香真的死了?”。
        维容淡笑,“这个问题陆兄不应该问我,我可没出现在战场上,你应该去问那些太摩殿弟子,他们亲眼看到了”。
        陆隐不甘道,“维兄,如果桃香没死,被你抓住了,陆某愿意结束这场战争,换回桃香”。
        维容目光一变,没想到陆隐愿意付出这么大代价,“值吗?”。
        陆隐坚定道,“她是我朋友”。
        维容失笑,“陆兄是惧怕太摩殿的报复吧”。
        陆隐沉声道,“你太小看陆某人了,宇宙弱肉强食,信奉黑暗森林法则,朋友二字显得尤为珍贵,我陆隐承认的朋友,这辈子都不会变”。
        维容脸色肃穆,认真看着陆隐,感慨道,“今天我也算重新认识了陆兄,你虽然野心勃勃,行事却也有底线,可惜,你也让我失望了,在乎的太多,就会畏惧失去,到最后失去的才会更多,陆兄,未来,我会走在你前面”。
        “桃香到底死没死?”陆隐厉声问道。
        维容叹息,“很可惜,死了”。
        陆隐心中一沉,紧盯着维容双眼,“这是你唯一一次把握平息战争的机会,想清楚再回答”。
        维容道,“陆兄不信,我也没办法,陆兄还是小心太摩殿的报复吧,再见”,说完,挂断通讯。
        陆隐站在飞船内,看着星空,远方的战场停止了,他有些后悔派桃香上战场,应该在维家人撤出祖星的一刻将桃香撤回来,休菲尼亚斯突然回撤,就是为了对付桃香。
        维容这一手玩的漂亮,成功遏制了战争,让自己要面临太摩殿的压力。
        滴滴滴滴
        陆隐看向个人终端,点开,弓令的影像出现。
        “陆盟主,没忘记老夫曾与你说过的话吧”弓令语气冰寒,双目充满杀机。
        陆隐语气萧索,“对不起,弓令掌教,是我没照顾好桃香”。
        “事到如今不必多说,凡参与这场战争的所有人都必须留下,严查,至于陆盟主你,我太摩殿自会上门讨说法,即便有荣耀殿堂撑腰,我太摩殿也不会罢休,老夫会请出箭山老祖,亲自走一趟”,说完,弓令挂断通讯。
        陆隐深呼吸口气,苦笑,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啊!
        眼看距离维家祖星没多远,却出现这种事。
        太摩殿是不可能帮他了,没有太摩殿帮忙,想短时间拿下维家不太可能,休菲尼亚斯一个人就阻断了联军进攻之路。
        “殿下,请下令,即便没有太摩殿帮忙,我们也可以打去维家祖星”流萤紫山来到陆隐的飞船,坚决道。
        陆隐摆手,维容的后手不止暗凰族,还有那些解语者,越到最后越疯狂,他还要应对太摩殿的压力,内忧外患,一不小心很容易满盘皆输,他现在要思考怎么解决太摩殿的事。
        “控制战场,所有人不得擅自离开”陆隐道,那支箭是重中之重,如果能搜到那支箭交给太摩殿,太摩殿未必会如何。
        陆隐目光萧索,这就是战争,他失去了朋友,桃香银铃般的笑声在回荡,却要永远失去了,他很心痛。
        后悔吗?有一点,但如果让他再选择一次,他还是会开战,正如维容说的,怕失去,就会失去的更多,自己确实怕失去,怕失去朋友,亲人,爱人,但任何的失去,自己都可以承受,怕归怕,还是要做。
        “七哥,节哀”鬼侯语气萧索,它也挺喜欢桃香的,那丫头没有心机,宛如纯净的孩子,很讨喜。
        陆隐取出桃香送给他的迷你小箭,目光追忆。
        正看着,迷你小箭突然颤动了一下。
        陆隐以为自己看错了,紧接着,迷你小箭再次颤动了一下,然后腾空而起,射破虚空,朝着远方而去。
        陆隐立刻跟上,险而又险一把抓住小箭,差点丢了。
        小箭速度越来越快,看方向,是朝着东南方而去。
        陆隐抓住小箭,任由它带自己远去,心中泛起滔天巨浪,这支小箭,不会就是桃香继承的那三支箭之一吧,否则无法解释它的伟力,此刻在他眼中,这支小箭的符文道数妥妥的超过了启蒙境,而去还在上涨。
        “七哥,这什么玩意?”鬼侯惊叫。
        陆隐震撼,桃香居然把那支箭交给他,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