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踏星 >章节目录第九百九十二章 强行抹除
        天地间的一切都被符祖天象笼罩,陷入昏暗,唯一的光芒,照亮了第六大陆修炼者中的一位老者,老者陡然抬头,目光狰狞,手中出现巨大锤子,“想抹杀老夫,祖境又如何?老夫总有一天可以踏入祖境,带领铸器一脉屠了第五大陆,第五大陆永远”,话刚说到这里,老者体表竟开裂。
        老者怒吼,无法形容的磅礴力量扫荡开来,震撼白岩区,随后扩散,整个宇宙海在震动,紧接着扩散到了内宇宙,妄图颠覆星空。
        这股力量之强大世所罕见,哪怕陆隐在外宇宙见过元师他们全力出手,也达不到老者这般覆盖星空的可怕程度,他不是宙之印照者,超出了一个层次,他,应该是第六大陆少有的诸天印照,仅次于三祖的强者。
        手持铁锤,应该是铸器世家的掌器老祖,第六大陆道源宗四尊之一。
        掌器老祖是诸天印照,威压盖世,第六大陆划分九域,然而诸天印照与三祖一样,不受区域限制,是凌驾众生之上的存在。
        陆隐两次参与内宇宙战争,三次参与外宇宙边境战争,第一次见到了诸天印照的可怕,那根本就不是他可以窥探的力量,哪怕看一眼都可能心神蹦毁。
        就是这么一个强者,可以当做整片宇宙底蕴的强者,被天象逐渐抹消符文道数。
        其他人看不到,只能看到掌器老祖体表开裂,唯有修炼宙衍真经的陆隐,太一神这种人能看到掌器老祖符文道数在消散,他,在被强行抹除。
        掌器老祖参战并不意外,第五大陆即便再弱,也肯定存在类似诸天印照的可怕强者,掌器老祖的存在就是为了应对此等强者。
        掌器老祖在被抹除,下一瞬,又一道光芒照亮了第六大陆阵营内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骇然,急忙向南方冲去,他要逃离天象压制区域,他,赫然也是一位诸天印照。
        第五大陆所有人毛骨悚然,没想到第六大陆竟隐藏了一位诸天印照,此人应该是第六大陆赖以打穿天象压制区域的真正战力,以掌器老祖为引,此人为辅,彻底打穿天象压制区域。
        两位诸天印照参战,有很大希望成功,何况第六大陆修炼者中还隐藏着宙之印照者这种百万战力之上的存在,第五大陆能有多少强者可以抵挡?
        唯有荣耀殿堂和天星宗这种庞然大物存在宙之印照者,至于诸天印照,即便天星宗都未必有吧!
        看似可以成功的战争,天象的坍塌谁也没想到。
        掌器老祖妄想反抗,但只要一天没踏入祖境,一天就不可能反抗祖境的力量。
        在所有人惊悚的目光中,掌器老祖就这么被抹除了,只留下一柄铁锤自空中掉落,砸在海底。
        另一位诸天印照在接近天象压制区域边缘的一刻同样被抹除,留下震撼所有人的恐惧狰狞的脸孔,最终消散在天地间,一丝气息都没能留下。
        所有人呆呆望着这一切,此刻,不管是第五大陆修炼者还是第六大陆修炼者,都感觉荒诞,两位无敌强者就这么没了,而抹杀他们的力量仅仅是天象,祖境强者连面都没露,不对,祖境强者甚至已经死了,一个死人留下的残存力量便轻易抹除了两位诸天印照。
        所有人既震撼于祖境的可怕,又同时升起对踏入祖境的渴望。
        陆隐目光炙热,他算是明白为什么海王宁愿用整个第五大陆赌一把,哪怕输的可能高达九成,也必须赌,他要为第五大陆开天,祖境必须有,多少数量都弥补不了一个祖境,他想让第五大陆诞生祖境,以此反抗第六大陆。
        第六大陆三域联合,进攻人类星域,同时又有三域联合进攻巨兽星域,等于拿出了大半力量进攻第五大陆,抢夺资源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就是要灭绝第五大陆修炼文明,杜绝第五大陆诞生祖境的可能。
        陆隐曾以为抢夺资源和灭绝修炼文明各占一半,更重要的是利益分配,才能驱动这场战争。
        但这一刻他改变想法了,或许第六大陆从根本上就是要灭绝第五大陆修炼文明,祖境太可怕了,无法想象。
        双方数百万修炼者,拼死厮杀的决心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所有人都沉浸在祖境力量下。
        陆隐眼睛眯起,随后抬头,原本弥漫这片区域的天象消失了,他不知道是整个内宇宙包括宇宙海的天象都消失了,还是仅仅这一片,不对,也不算消失,还有一些残存。
        天空依然昏暗,众人还沉浸在诸天印照被天象抹除的震撼中,数道光亮再次出现,所有人心一颤,这种光亮宛如死神之手,谁被照亮,谁死。
        这次有四个人被光芒照亮,两人来自第六大陆修炼者阵营,两人,来自第五大陆修炼者阵营,正是双方领头的百万战力强者。
        同样的一幕再次发生,四位百万战力强者被天象强行抹除,如果说诸天印照还能嘶吼一下,那么这四个百万战力强者连说话都来不及,直接消失了。
        下一刻,第五大陆那些老一辈修炼者齐齐往天象压制区域外冲去,他们不敢留了,天象抹除不分对象,只看战力,先是诸天印照,后是百万战力强者,下一个会不会轮到八十万战力强者?
        第六大陆修炼者中那些宇之印照者顿时毛了,同样冲向天象压制区域外,第五大陆修炼者想阻拦,但还是没有,这时候阻拦,人家绝对会拼命的,大家都不想死。
        不止他们,所有人都想逃离到天象压制区域外,谁知道这次到底要抹除多少人,一些探索境都恐慌。
        唯有陆隐这种能看清符文道数的人不紧张,因为覆盖整片星空的符文道数消失了。
        陆隐心中一沉,符文道数消失,意味着天象压制不在,更意味着第六大陆可以全力进攻。
        宇宙海上空依然弥漫着绝望恐慌的气氛,不管是第六大陆还是第五大陆,凡是修炼者皆冲向天象压制区域外,他们看不到符文道数,不知道天象已经消失。
        混战不可避免的发生,但所有人都在尽力压制,巴不得能将战力压制到普通人的水平,唯恐引起天象抹杀。
        陆隐想传音给第五大陆那些老一辈强者,提前做好准备,可以全力出手了,就在这时,远方,无穷无尽的符文道数再次出现,陆隐瞪大了眼睛,这是,天象,刚刚消失的只是部分天象,其余地域没有降临的天象铺展开来了。
        这也行?
        难道诸天印照就是引动天象的开关?或者说天象压制边缘区域只要出现诸天印照,天象就会爆发?
        到底如何陆隐不清楚,他只知道漫天符文道数再次遮蔽了天空。
        所有人都朝着天象压制区域外冲去,陆隐等少数人不动容易引起注意,他也抬脚,朝着南方而去。
        太一神同样如此,战场上来自诸神之乡的除了太一神还有其他几人,都没有多说什么,朝着南方而去。
        天象彻底将众人开战的意志打垮了,第六大陆现在考虑的不再是进攻新宇宙,而是如何自保,如果天象再次落下,该怎么办。
        点将台上,不空等人浑身颤栗,他们都是年轻一辈绝对的顶尖高手,但也只是年轻一辈,哪怕接触过祖境强者,刚刚天象抹除的威能依然让他们害怕。
        小箭圣,剑儒等人压根没接触过祖境强者,此刻感受极深,他们算是体会到了何为蝼蚁,他们以为的容易欺负的第五大陆,蕴含着无法想象的强者,哪怕死了,其威能也恐怖无边。
        芷依喘着粗气,生生源气完全收缩,如同被踩了一脚的鹌鹑,全都缩了起来,根本不敢露头,什么源天罡,在天象压制下都脆弱的如同一张纸。
        而未被天象抹除的第六大陆那几个宇之印照者头皮发麻,死盯着高空,他们不知道能不能再进入天象压制范围,不知道怎么通过,不过他们没有考虑多久,南方,也就是新宇宙所在的方位,浩瀚符文道数降临,所有人感觉到了惊天伟力,齐齐望去。
        陆隐望向南方,瞳孔陡缩,那是?血红色铃铛?
        对于血红色铃铛,陆隐印象太深了,那是他偷过的仅次于祖境之物的异宝,来自荣耀殿堂星际仲裁所裁判长,是裁判长的手令,蕴含着裁判长的力量。
        一个血色铃铛,让元师挡住了狄祖,改变了无尽疆域边境战争的结局,让外宇宙在燃血域进攻下自保。
        此刻,所有人还在恐慌天象会不会继续抹除什么,血色铃铛再现,手持血色铃铛的,是一个黑影,没有样貌,没有任何人体象征,就像一抹黑影自远方撕裂虚空降临,伴随而来的是铃声轻响。
        一刹那,所有人大脑轰鸣,仿佛看到一只大手自远方压来,不管是印照者还是宇之印照者,这一刻都定格了,黑影掠过,血色翻滚,染红了星空,仅仅一次出手,第六大陆一名宇之印照者,两名印照者齐齐死亡,等众人反应过来,看到的是越来越黑暗的天空。
        一抹黑影,笼罩了所有人。
        “星际仲裁所审判长,死亡之影,影大人”有人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