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踏星 >章节目录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夜临
        不远处,灰白夜睁开双目,头疼的揉了揉额头,接受传承很累,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耳畔传来惊呼,灰白夜好奇之下抬头望去,一眼,瞳孔陡缩,陆隐?
        陆隐这个名字第一次在白夜族祖地出现,并快速震动整个祖地,乃至震动到了整个白夜族。
        谁能想到,一个外人能接受白夜族传承,并快速爬上石碑顶端,眼看就要达到最高处,与颜清夜王那批人争锋。
        自白夜族传承至今,这种事从未出现过。
        天空白夜,柔白夜等人怔怔望着石碑顶端,傻了一般,他们还记得当初星空战院的交锋,陆隐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白夜族,可谓夸张,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多年,没想到再与此人接触,竟是在祖地石碑上,而且陆隐已经超越了他们。
        遥远之地,真武夜王瞳孔陡缩,紧盯着石碑上陆隐的影像,“不可能,中了心箭秘术居然没死?不可能”。
        身侧,采星女目光明亮,手指不自觉颤动了一下,卜算,朝着未知的方向而去,这个人永远无法卜算。
        真武夜王忽然神色一变,撕裂虚空,出现在石碑下,出现在那几个古老身影前,“晚辈真武夜王,参见祖地前辈”。
        居中人影目光浑浊,却蕴含无上威严,平静望着真武夜王,“归还传承石”。
        真武夜王脸色再次一变,深深弯腰,“真武有罪,丢了传承石,请祖地前辈降罪”。
        几个人影都看着真武夜王,居中人影语气沉重,“弄丢传承石无所谓,宇宙还无人敢觊觎我白夜族之物,但那是之前”,说着,人影抬头望向石碑之上,“那个孩子出现了,以外族之人传承我白夜族战技,这,是大罪,既是他的大罪,也是你的大罪”。
        真武夜王目光恨意滔天,“晚辈知道,请前辈放心,晚辈必将手刃此人,以他头颅洗刷我白夜族传承石之屈辱”。
        “那是后话”居中人影大喝,星空震动,祖地都摇晃了一下。
        真武夜王身体紧绷,深深弯腰,“请前辈明示”。
        “不管日后如何,此刻,我祖地石碑不允许被外族践踏,你可知晓?”居中人影厉喝,目光盯着真武夜王,带来强力压迫。
        真武夜王于白夜族确实非常重要,是白夜族史上最有可能成就祖境的人之一,但目前他还只是年轻一辈,想要达到令这几个古老身影忌惮的层次还要很久,此刻,他必须承受着长辈的压迫。
        “晚辈知道,绝不会让那种事发生,请祖地前辈放心”真武夜王深深行礼说了一句。
        沧澜疆域真宇星,紫山王府密室,陆隐并不知道他给真武夜王带来了麻烦,震动了整个白夜族,他根本不知道一旦进入传承,影像便会出现在白夜族祖地石碑之上。
        此刻,他震散了夜王身,不需要接受这个传承,抬脚,继续向前走去。
        长廊壁画活灵活现,可惜陆隐看不懂。
        而且进入传承后,鬼侯也没有了动静,想想也对,传承之时可能只是精气神进入,身体还在外面。
        陆隐抬起手指,可惜凝空戒不在,否则他会想办法把长廊壁画拓印下来。
        就在这时,一股奇特的力量超然于手指之上,妄图将手指搅断。
        陆隐目光一凛,又是战技,白夜族有很多战技功法,果然可怕。
        这门战技名为阴风指,比夜王身还要靠前,名字不怎么样,但威力非常厉害,将星能修炼成阴风侵蚀敌人身体,可从内部破坏。
        陆隐并不喜欢这门战技,以他的肉体力量如果还需要靠这门战技对敌,那获胜的概率几乎很低了。
        至今为止,他遭遇过的白夜族高手貌似也没人使用阴风指。
        此刻,他距离长廊尽头没多远了,越往里走,获得的战技传承便越可怕。
        又走了几步,精气神震荡,陆隐下意识停住,这里的精气神压迫对他已经有压力了,没那么容易过去,但缓一缓还是可以过去的。
        眼前黑与白交替,白夜拳再次出现,妄图将陆隐轰出去,陆隐不在乎白夜拳,然而下一刻,之前他遇到的所有战技一个个出现对他攻击,想将他推出传承长廊。
        陆隐一声大吼,下意识施展了夜王吼,震散了所有战技,抬脚再次跨前。
        一缕劲风扫过,陆隐眼前看到了一道人影在修炼,修炼的,居然是白夜无伤功。
        白夜无伤功传承位于长廊接近最深处之地,目前整个白夜族只有戰龙白夜学会了,并非无人接受过这个传承,但真正能修炼成功的,只有一个戰龙白夜。
        颜清夜王凭天赋已经接受了白夜无伤功的传承,可惜并未学会。
        真武夜王早已接受过白夜无伤功的传承,学没学会不知道,无人知道。
        陆隐是白夜族史上少有的接受白夜无伤功传承,而且有自信学会的,因为他本身修炼成功的生死玄功恰好压制白夜无伤功。
        白夜无伤功是提高人体恢复力,修炼成功,会拥有远超常人的恢复力,而生死玄功恰恰相反,是压制人体恢复力,以恢复力为代价激发潜力,一旦修炼成功,潜力爆发,实力暴涨。
        生死玄功对白夜无伤功就是天生的克星。
        陆隐抬脚继续向前走去,白夜无伤功他是不能修炼的,这门功法对他而言是毒药。
        白夜族祖地,石碑之上,陆隐的影像直接超越了灼白夜,颜清夜王几人,上升到了仅次于戰龙白夜的位置。
        灼白夜睁眼,望着石碑上的影像,目光激动,你没死,太好了。
        颜清夜王紧咬嘴唇,为什么?为什么哪都有他?星空战院她败了,焢星争夺她败了,宇宙海大陆之战,她就跟路人甲一样,而这个人璀璨星空,连大哥都要特意去追杀他,而今,白夜族祖地石碑之争,此人居然还能出现,到底为什么?
        一丝鲜血顺着颜清夜王嘴角流淌,她却没有感觉。
        祖地石碑之争引来了白夜族无数天之骄子,但此刻,所有人都只能抬头,傻傻的望着陆隐的影像向上而去,在他之上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戰龙白夜,一个是真武夜王。
        戰龙白夜被超越是早晚的事,所有人都知道。
        真武夜王脸色阴沉,他不信陆隐可以超越他,但让此人超越其余所有白夜族人也是耻辱。
        这个时候,戰龙白夜归来了,看了眼石碑,一滴血扔向高空传承石,他也要开始接受传承。
        传承与战斗不同,他承认自己远不是陆隐的对手,被甩了太多,但这是白夜族传承之地,外族人想要接受传承代价更大,而他,比陆隐轻松的多,他就不信在这里也比不过这个人。
        陆隐此刻想的问题跟戰龙白夜一样,他感觉奇怪,白夜无伤功所在之地承受的精气神压迫连他都有些吃不消,而戰龙白夜早就学会了这门功法,可能在极境,不,融境就学会了,难道那个时候此人就能走到这个位置?他肯定不相信。
        唯有一个解释,白夜族人接受传承与他不同,他要一步步向里走,而白夜族人可能是另一种情况。
        陆隐猜的不错,长廊尽头蕴藏绝顶功法,这是吸引白夜族人进去的原因,事实上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白夜族人根本不需要进入长廊太深,长廊蕴含众多战技功法,任何一个白夜族人只要踏入长廊,便会出现匹配的战技功法。
        戰龙白夜领悟的就是白夜无伤功。
        其余人如果没能一开始接受这个传承,也可以向里走去,走到那个位置自然可以接受传承。
        不接受白夜无伤功传承,陆隐继续向里走去,他倒想看看下面还有什么功法。
        一步,两步,三步,一连走了七步,陆隐未接受到任何功法,承受的精气神压迫已经无与伦比,他都有些吃不消。
        科技星域生死一线,生死玄功激发潜力,令他的精气神再度成长,自信绝不弱于十决,就算真武夜王当初成就十决的一刻,也只能走到这个位置吧!
        白夜族祖地,戰龙白夜领悟传承,激发了很多白夜族人信心,尽管夜王族人厌恶这个戰龙白夜,却不得不依赖他击败陆隐。
        然而陆隐的影像直接超越戰龙白夜,成为石碑之上,仅次于真武夜王的存在。
        真武夜王眉毛一挑,意外吗?不应该意外,此人修炼不过十年,却足以与他一战,每一次见面,此人实力都飞跃式进步,争夺点将台一战他连夜王开天功和心箭秘术都使用了,别说戰龙白夜这些人,就算白夜族同辈仅次于他的高手也做不到。
        百强战榜第一的夏天也不可能将他逼到那个地步,此人如今没死,卷土重来,实力必定再次增强,下次交手想以心箭秘术偷袭不太容易了。
        戰龙白夜被超越很正常,可惜他的位置,此人永远超越不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走到了长廊哪个位置,那个位置,放眼白夜族历史就没几人达到过。
        当陆隐超越戰龙白夜的一刻,戰龙白夜再也无法追赶。
        白夜族无数人叹息,居然被一个外人压住了。
        长廊内,陆隐再也无法寸进,眼前发黑,他看到的一切都模糊了,刚刚一步落下,精气神压迫突然质的变化,甚至如同化为了实质,这是战技,他知道,名为——夜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