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踏星 >章节目录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碑中界
        想着这些,陆隐毫不犹豫转身冲向小黑小白,“快跑”。
        小黑小白眨眼溜了,比他更不犹豫。
        俩丫头速度有多快陆隐是领教过得,也不担心她们被泪女追上。
        但三人太小看泪女了。
        年轻一辈都在积累狩猎境底蕴,为冲刺启蒙境做准备,泪女敢冲刺启蒙境,代表其底蕴积累的足够深,当她暴露的一刻,代表战斗已经结束,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波澜扩散,以启蒙境实力发挥催眠,陆隐回望,大惊,腿部力量发力直接冲到小黑小白身旁,脚底出现星罗棋盘,自己作为棋子,移动。
        陆隐抓住小黑小白借助策字秘刚刚消失,原地,泪女出现,诧异回头,陆隐已经返回,并冲向旋涡。
        泪女身形消失,再出现同样冲入旋涡。
        海底,旋涡正下方有一座石碑,上面刻画了看不懂的文字,与陆隐之前抢到的一模一样。
        看到是石碑,陆隐一阵失望,刚要再次借助策字秘离开,只见一个修炼者刚好先他一步出现在石碑旁,看到陆隐的一刻很是惊慌,一手按在石碑文字上,整个人竟被石碑吞没,陆隐惊讶,什么鬼?
        小黑小白兴奋,突然加速,小白一手抓住那个即将消失的修炼者,修炼者大惊,“放开我”。
        “不要,我要去碑中界”小白大喊。
        小黑兴奋,“碑中界,碑中界”。
        陆隐不知道俩丫头在干嘛,更不知道那个修炼者怎么被石碑吞了,他一脸茫然,就这么被小黑小白拉着,连同那个修炼者一起消失在石碑前。
        下一刻,泪女出现,石碑宛如被岁月腐蚀一般变为了灰色。
        旋涡消失,泪女站在海底,平静看着灰色石碑,面具下再次流淌一道血痕,那是被陆隐的叠加劲道攻击的。
        尽管眼神平静,但却依然掩饰不住对陆隐实力的惊叹。
        泪女遭遇过七字王庭传人,遭遇过十决,在她看来,就算刘天沐的第十一剑也没有陆隐的手段让她忌惮,至少刘天沐,没能伤到她两次。
        这个人还只是巡航境,一旦突破狩猎境,实力飞跃,即便她是启蒙境也未必是对手。
        外宇宙竟诞生这种奇才。
        必须扔出山海界,否则此人可能会给星辰五子争夺带来变数。
        …
        千邹是个好人,他自己一直这么觉得,平时没事喜欢打抱不平,看见穷苦人也能施舍一些钱财,这些都是常事,在这残酷的宇宙,他这种人不多了。
        当然,做好事也要成本,他喜欢凭自己的本事得到一些不要成本却有价值的东西,很多人说这叫偷,其实不是,这是一门关乎心灵成长的艺术。
        那些被拿走东西的人经过一次教训,肯定会得到成长,其实这也是做好事,不是吗?
        千邹自认为长得不算好看,但宇宙对他总是很照顾,遥想当年偷,呸,拿东西被人发现,没能躲过去,好不容易藏在拍卖行,无意中还能得到一部名为‘逆步’的速度战技,凭着这门战技,他愣是逃掉了。
        也有一次,他被人包围,对方人数太多,还有一个老家伙实力太强,他以为到了绝境,但那些包围他的人就在那一天被仇家找上门,全灭,而他,还被那些仇家赏赐了,说是没有他拖延,那些人就逃了。
        还有一次,走的好好地被人误认为是什么宗门传人,愣是被一座星空之城招待,享受了十多天。
        等等等等,这些事太多了,千邹自己都数不完。
        这次也一样,本来飞船航行的好好地,无意中到了这个地方,还被人推了进来,进来之后他才知道这里就是传说中争夺星辰五子的山海界。
        得知这里是山海界的一刻,千邹是很兴奋的,但也很忐忑,因为敢参与星辰塔争夺的都是变态,他可经不住几下子,还好,因为速度快,他倒是可以躲避。
        星辰塔争夺开启,他本来在海里好好地,但到处都是大战,尤其一个叫陆隐的家伙,抢东西就抢东西吧,你说你干嘛打所有人?一个甩腿差点没把他吓死,如果不是速度快,他就完了。
        那家伙真是个变态,力量那么大,甩个腿也能切割虚空。
        还好,因为速度快,总能化险为夷。
        但千邹觉得自己的好运好像结束了,刚乘坐海流好好地,无意中来到一块出土的石碑前,想走,却迎面就撞上那个叫陆隐的混蛋,因为害怕,他下意识就要逃入碑中界,但可气的是那混蛋居然让两个小丫头抓住他,连带着一起进入碑中界了,他觉得那混蛋就是故意的。
        …
        咚
        陆隐砸在地上,立刻起身,看向四周,眼前一片灰色,没有其它色彩,四周是一条街道,很复古的街道。
        一旁,小黑小白跌落,揉着脑袋起身,还有那个修炼者,惊慌看着四周,好像做贼一样。
        “这是哪?”陆隐开口。
        嘘
        下一刻,小黑,小白还有那个修炼者同时对陆隐竖起食指。
        陆隐眨了眨眼,迷茫了。
        那个修炼者惊慌,“别出声,这里是碑中界”。
        陆隐疑惑,“什么意思?”。
        那个修炼者楞了一下,“你不知道碑中界?”。
        陆隐摇头。
        这时,远处出现模糊身影。
        那个修炼者急忙向街道旁一座看似酒楼的地方冲去,小黑小白也连忙跟上,陆隐同样跟上。
        几人速度虽快,动静却很小。
        让陆隐惊诧的是小黑小白居然发出的动静也很小,要知道,这俩丫头天不怕地不怕,现在这种表现,还让他别发出声音,很诡异啊。
        那个修炼者对陆隐招了招手,让陆隐坐下,小黑小白同时也坐了下来,憋着嘴,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陆隐迷茫,坐在桌子旁。
        他想问什么,那个修炼者再次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就这么坐在桌子旁,也不动,也不说话,跟雕像一样。
        诡异的是小黑小白也一样。
        陆隐咽了咽口水,有点发毛。
        这地方全是灰色,一丝别的色彩都没有。
        “七哥,本候有点慌”鬼侯开口。
        别说它,陆隐也有点慌,总感觉要见鬼了,被什么盯着一样。
        看了看那个修炼者,他额头汗珠滴落,目光很是惶恐。
        陆隐又看了看小黑小白,发现这俩丫头同样很慌张,小眼睛不时看向酒楼外。
        没一会,几道人影接近酒楼。
        陆隐看去,瞳孔一缩,那,那根本不是人,而是人形的影子,灰色,什么东西?不会真是鬼吧!
        那个修炼者咽了咽口水,推了陆隐一下,让陆隐不要看。
        陆隐收回目光,学着那个修炼者,静静坐在桌子旁。
        那几道人影缓缓过去,看外形,一个是男子,一个是老妪,还有一个应该是女子,像是一家三口,缓缓路过酒楼。
        等那几道人影走远,小黑小白松口气,“吓死了,见鬼了”。
        “见鬼了”。
        陆隐好奇看向那个修炼者,“怎么回事?”。
        那个修炼者喘息,惊惧道,“这里是山海界内碑中界,送你来的长辈没提过?”。
        陆隐摇头,元珂长老没提过。
        那个修炼者怪异,“不对啊,这是常识,就算你的长辈没提过,你也应该听过”。
        陆隐问道,“说清楚,什么碑中界”。
        那个修炼者道,“碑中界是一个奇异的天地,你把这当做折叠空间也行,在这里没有活人,只有死去的人残留的精气神,无限循环重复着同样的事,无数年了都是如此,在这里你不能发出声音,否则一旦被察觉,会遭受整个碑中界所有精气神的攻击,要知道,这里是一方天地,残留的精气神中有普通人,也有超强者”。
        陆隐惊讶,“还有这种地方?”。
        那个修炼者道,“声音小点,不然我们就完了”。
        陆隐看向小黑小白,“之前碰到那个石碑怎么没进入碑中界?”。
        小黑道,“有些石碑可以进入,有些不可以”。
        “你们怎么没告诉我碑中界的事?”陆隐问道。
        小白翻白眼,“谁知道你不知道啊”。
        陆隐无语,看来碑中界在新宇宙是常识,元珂长老以为他知道就没提。
        “很多人来山海界就是想进入碑中界,这里残留的精气神永远重复着同样的事,但每隔一段时间会变,然后在那一段时间内重复同样的事,这些事中包含了日常生活等等,同样也包含了修炼”那个修炼者道。
        陆隐目光一亮,“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要不发出声音,可以看到这里所有人在做的事,哪怕那个人在修炼,我们也可以全程观摩?”。
        修炼者点头,“只要不发出声音”。
        陆隐目光发亮,“碑中界,多大?”。
        修炼者摇头,“这就不知道了,每隔一段时间,碑中界内残存的精气神重复做的事会变,范围可能也会变,记住,绝对不能发出声音”。
        陆隐了解了。
        那个修炼者松口气,幸亏他们来的这条街道没什么残存的精气神,否则不能解释,这家伙说不定就会发出声音。
        不行,不能跟这家伙在一起。
        想着,修炼者起身,点点头,想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