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踏星 >章节目录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残存
        陆隐一把抓住他那个修炼者,笑了笑,“兄弟,知道挺多啊,一起吧”。
        那个修炼者嘴角一扯,“不,不了,兄弟有事,先走了”。
        “问你个问题,怎么离开碑中界?”陆隐好奇。
        那个修炼者道,“石碑分两种,一种可以进来,一种可以离去,只要找到离去的石碑就行了”。
        陆隐愣了愣,想起了什么,望向小黑小白,“那个石碑进不来,是不是就是说可以离开?”。
        俩丫头对视,点头。
        “你们怎么不说?”陆隐咬牙。
        “忘了”俩丫头脆生生回了两个字。
        陆隐想揍她们。
        “咳,那个,其实碑中界内那种石碑不少,找找还是有的,那个我先走了,回见”修炼者干笑,急忙向酒楼外跑去,生怕被陆隐拽住。
        陆隐看着他离开,有些不满,这么着急干嘛?等等,这家伙这么急,不会想找什么好东西吧!
        他看向小黑小白,小黑小白同时也看着他,目光触碰,懂了,然后起身,追上去。
        千邹不是想找好东西,他单纯的是想摆脱陆隐,总感觉跟陆隐在一起没好事,没记错的话,这家伙刚刚被荣耀殿堂那个第二法子追杀来着,他可不想被认为同党。
        抬头看向四周,这是一座城市啊,既然是城市,肯定有城主,城主一般都是修为最高者,去看看有没有可能看到什么功法战技,想着,千邹兴奋了,有种偷窥的快感,还是正大光明的偷窥。
        对于进入碑中界的修炼者来说,到了这里就是偷窥的。
        那些残留的精气神无论再做什么,只要不发出声音,他们都能正大光明的看,哪怕是偷看洗澡。
        洗澡?千邹身形一顿,缓缓转头,脸上露出猥琐的表情,转头四处看了看,看到了,有一座青楼,他咽了咽口水,舔了舔嘴唇,走过去。
        后方,陆隐三人躲着,都看到了千邹的表情,这家伙肯定有猫腻。
        正要追去,陆隐眼角瞥见一抹灰色,他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小黑小白,前方,一个小孩子人影过去。
        小黑小白吓一跳,脸色苍白。
        陆隐也吓一跳,在这里不能发出声音,当然就更不能触碰这些残存的精气神,否则有什么后果他也不知道。
        远处,千邹已经进入青楼。
        陆隐看到了,表情怪异,这家伙去青楼干嘛?
        进入碑中界的石碑有不少,星辰塔争夺开启的一刻,大海就有不少旋涡,而进入碑中界的修炼者自然也不少。
        比如太元君,他就进入了碑中界,而且很务实的去了城主府。
        除了他,还有不少修炼者此刻都在城主府内,看着端坐正厅,似乎跟属下商量什么的城主,等待城主修炼,就不信一天不修炼。
        可能这座城市还处于半夜,街道上没什么人。
        陆隐带着小黑小白站在青楼外看着,青楼内不少女子人影,也有男子的,还有一个明显是花娘的角色站在门口迎来送往。
        没一会千邹就出来了,表情郁闷,偷窥这些精气神毫无意义,什么都看不到。
        看到千邹表情的一刻,陆隐就知道他干嘛去了,带着小黑小白就走,简直浪费时间。
        陆隐也想到了城主府,带着小黑小白寻找最高的建筑。
        城主府内,那个与属下议事的城主驱散了属下,一步步走到房间,然后休息。
        太元君等十多名修炼者就在房间内看着他,看着他睡觉。
        其实对于这些残存的精气神来说,太元君等人也算是鬼了。
        陆隐来了,带着小黑小白。
        他看到了太元君,然后无视,看向城主,城主在睡觉。
        太元君看到陆隐膈应,往边上站了站,就这么看着城主。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看一场身临其境的影像,很奇妙的感受。
        也不知道碑中界这些人生前属于什么年代,为什么会残留精气神,无限循环过往的事,还是说,与祖境强者有关。
        祖境,可创造一片天,符祖就是一片天套一片天,创造这方世界也不是不可能吧!
        陆隐现在奇怪的就是这些修炼者全都挤在城主卧室内,仿佛在等着什么。
        碑中界这些残存的精气神不停重复过往的事,难道这里即将会出现让他们感兴趣的情况?
        这时,身后,有人捅了捅陆隐。
        陆隐看去,是一个女子,她指了指边上。
        陆隐疑惑。
        女子皱眉,拉着陆隐到边上,然后白了他一眼。
        陆隐抿嘴,反正是偷窥,干嘛到边上来。
        对面,太元君也被一个男的拉到边上,他不爽,但没有发作,显然知道碑中界的情况。
        又过了一会,陆隐忽然看向卧室外,那里有人影出现。
        这些残存的精气神没有符文道数,所以他也无法提前看到。
        一道人影悄悄打开卧室门,一步跨过空间,出现在城主前方,手中出现长剑一剑刺出,这是刺杀。
        其余修炼者目光兴奋的紧盯着这一幕,陆隐也看去。
        只见那个城主忽然起身,食指与中指点向长剑,旋转,将剑身扭曲进而绷断,长剑化为碎片四散,城主一指洞穿虚空,击中刺杀他的人影,随后食指横扫,一缕劲风划过,将屋顶切开,紧接着,天空出现巨大沟壑,城主一指将整个天斩开了。
        陆隐头皮发麻,哪怕看不到符文道数,这一指之力也让他感受到恐怖,绝对超越三十多万乃至四十万战力,而且刚刚那一指很奇妙,应该是战技。
        这些人就是来看这一指战技的吧!
        击杀刺客,不少人影冲入卧室,陆隐等人连忙往角落站站,唯恐碰到那些人影。
        城主不知吩咐了什么,刺客尸体被拖走,随后接着休息。
        观看的修炼者一个个离开,这里没什么值得他们在意的了,当然,也有人留下来,想学习那种战技。
        太元君瞥了眼陆隐,也离去。
        陆隐同样带着小黑小白离去,出了城主府,他抬头望天,刚刚那一指战技很强,不过对他没什么吸引力,他有梦中一指,也学过一指禅,没必要学这种战技。
        从城主府出来的那些修炼者都往一个方向而去。
        陆隐心中一动,跟着。
        太元君同样跟着。
        这些修炼者对碑中界了解肯定比他们多,跟着他们能看到很多东西。
        正在街道上走着,人影忽然多了起来,应该早上了。
        身边有这些多灰色,看不见五官,跟鬼一样的影子晃动,小黑小白怕了。
        陆隐拍了拍她们,紧跟着那些修炼者。
        那些修炼者中,之前拉他的那个女子回头,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对他做了个离开的手势。
        陆隐一笑,然后继续跟着。
        女子气急,转头就走。
        这些修炼者来到了一处大宅内,那里有一处巨大的广场,里面不少人互相对练。
        这些修炼者一路寻找,最终来到宅院最里层,那里有一道人影在修炼,不停施展战技。
        这些修炼者很感兴趣,都兴奋盯着。
        陆隐摇头,这些战技对他毫无意义。
        他带着小黑小白离开大宅,来到街上,看见了一开始带他们进来的那个修炼者。
        那个修炼者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陆隐三人,一愣,点点头,脚步加快离去。
        碑中界很大,除了这座城,城外也有相当的范围。
        不少修炼者进入碑中界探寻,偷窥那些残留的精气神修炼,不得不说很有用,有些人还真学到了什么。
        陆隐也学到了不少,但那些战技对他都没用。
        小黑小白很怕鬼,不敢说话。
        就这样,陆隐三人组在碑中界待了半个月,没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倒是见到不少熟人,还见到过一次泪女。
        不过在这里,泪女也不敢对他出手。
        陆隐对泪女很忌惮,这个女人突破启蒙境,究竟有什么手段肯定没完全施展出来,他可没忘记荣耀殿堂有秘术,而且未必只有一种。
        “好无聊,陆隐,我们出去吧”小白抱怨。
        小黑拉着陆隐的手,眼泪巴巴望着。
        陆隐点头,“我也想出去了,找石碑吧,不是说很多吗?怎么半个月了也没见到?”。
        小白眼珠子一转,“我们没有,别人说不定有”。
        陆隐了然,“懂了”。
        接下来两天,陆隐三人专门寻找有石碑的修炼者,这种修炼者很容易找到,因为在山海界无法带凝空戒,所以任何东西必须背着。
        以寻找石碑的名义,三人组抢了好几拨修炼者,愣是抢到了不下五块石碑,然后,扔了,继续。
        小白背着大大的山海袋,袋子里是这几天的收获,脸上满满的笑容。
        小黑也背了一个山海袋,超级开心。
        三人组身后是一块石碑,又被扔了。
        “来,小白,让我看看这几天的收获”陆隐开心道。
        小黑小白满脸警惕的盯着陆隐,“不给,我的”。
        陆隐一愣,“是我们的”。
        “我的”小白大喊。
        陆隐无语,“这就过分了,是我们一起得到的”。
        “我的”小白倔强。
        小黑拦在小白身前,瞪着陆隐,一种陆隐是贼的既视感出现。
    --------
    谢谢兄弟们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