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踏星 >章节目录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你赢了
        听了鬼侯的话,陆隐好奇,“什么意外?”。
        鬼侯叹息,“好多事记不清了,只隐约记得本候巅峰时期很厉害,等再次有意识,已经过了无数年,久远之前的事零星记得一些,但大多忘记了”。
        “那你这段时间关于各种宇宙奇闻从哪知道的?”陆隐问道。
        鬼侯道,“七哥,这点本候没骗你,因为本候是影子,而且创造自无上祖血液,几乎是不死不灭的,所以经常寻找隐秘的大墓,知道很多常人无法知道的事,而寻找大墓并非仅仅是爱好,更因为本候要找真相”。
        “真相?”陆隐疑惑。
        鬼侯沉声道,“本候要找到无上祖之墓,要知道远古之时无上祖为什么消失,是死了还是活着?亦或是冰封,久远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这些本候都想知道”。
        陆隐沉默,他无法相信鬼侯的话,但却又无法否认鬼侯的话。
        按照他的性格,应该抹去鬼侯,毕竟是潜在的威胁,但相处这么长时间,他不是无情之人,真要凭着莫须有的猜测抹去鬼侯,他做不到。
        陆隐思绪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海底,幽泣冲出海面,喘着粗气,战马自远处奔来,磨蹭着幽泣。
        幽泣盯着陆隐,头顶,那本书再次出现。
        鬼侯直接化作阴影朝着幽泣而去。
        幽泣看见了,黑色火焰焚烧,却对阴影无法造成破坏,他不可思议,这抹影子居然能撑得住他的攻击。
        随着鬼侯再次融入他影子内,幽泣体表黑色火焰消失,平静看向陆隐,“你赢了”。
        陆隐握紧的双拳松开,赢了,有点不真实。
        鬼侯突破狩猎境前,他找不到任何对付幽泣的办法,尽管他知道此人缺点明显,但破不了,何来缺点。
        当初巨兽星域的犼也有让人破不了的实力,连采星女都败了。
        幽泣更是如此,葬园战技,秘术都很诡秘,陆隐已经自认败了。
        但鬼侯突破狩猎境,化作影子撑住了幽泣的攻击,并破了幽泣无解的透明化,逆转战局,这才让陆隐获胜。
        这一战陆隐虽是主导,但鬼侯,却在最关键的时刻帮了忙。
        “战气,场域,精气神,肉体,战技,秘术,乃至驭兽,陆隐,恭喜你,你赢了,你,是星辰五子”幽泣语气低沉,没有不甘,也没有怨恨,有的只是平静,还有一丝丝怪异。
        陆隐束手而立,敬佩的看着幽泣,“你真的很强”。
        幽泣翻身骑在马上,“当然,可惜碰到了你,说实话,你的驭兽很厉害,没有它,你赢不了我”。
        陆隐手臂,鬼侯融入,“七哥,我们赢了”。
        陆隐心中一动,我们,我们,是我们吗?他叹口气,是啊,我们,你,我,一体的,即便再有忌惮,再有猜测,也无法抹去你我这么多年的感情。
        不管相不相信鬼侯的话,陆隐都无法抹去它,它早已成为陆隐身体的一部分,或许哪一天将鬼侯剥离,让它自由更好。
        陆隐看向幽泣,“即便赢了你也不代表就是星辰五子”。
        幽泣骑着战马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而去,“击败了我,你应该是星辰五子,除非有人不甘心”,说完,身体渐渐消失,化为虚幻的黑色火焰飘散。
        远处,小黑小白扶着蓝斯到来。
        “陆隐,你赢了,厉害”小黑小白惊叹。
        蓝斯震撼,他都没想到陆隐会赢,对方可是葬园启蒙境传人,秘术,战技一样不差,天赋更是变态,就像与刘天沐合体,这种人也能被打败,陆隐又进步了。
        陆隐苦笑,抬头,赢了吗?星辰五子可未必只是五个人,另外还有四个呢,恩?泪女呢?
        他与幽泣一战之时,上清,泪女,秋诗,羽化梅比斯都登上了金色幕台,站在了象征星辰五子的舞台之上,在那一刻他就猜到这第五个金色幕台,等候的是幽泣。
        五人同为启蒙境,说是巧合他都不信,陆隐能想到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星辰五子早已确定。
        而幽泣的话也让他更加证实这点,他击败幽泣,等于取代幽泣。
        在那一刻,陆隐尽管心里不舒服,但却知道结果已经注定,他,十决,包括新宇宙其他人都是为那五人做的陪衬。
        既然星辰五子已经确定好,那么他取代幽泣,或许会引起另外四人反弹。
        抬头的一刻,他已经做好迎接另外四人攻击的准备。
        击败幽泣,只能说幽泣的弱点太明显,刚好被鬼侯破了,但另外四人就没那么好对付了,上清的三阳祖气,泪女的天赋和无心悲秋,秋诗的天星功和秘术,羽化梅比斯尽管没遭遇过,但绝对不差,四个人,没一个好对付的。
        陆隐对成就星辰五子没抱太大希望,除非给他星能晶髓,让他进入时间静止空间修炼到狩猎境。
        然而此刻,泪女居然不在金色幕台上。
        不止陆隐,上清,秋诗和羽化梅比斯都看向泪女的方向,她,下了幕台。
        …
        出现慧根的山脚下,一个男子出现,抬头,迎面对上泪女。
        泪女就是因为男子才下了山,“我以为你被上清打出了山海界,夏九幽”。
        出现在山脚下的正是夏九幽,自从进入山海界后,连番遭遇强敌,不断败退,被嘲讽为夏家自古以来最弱的传人,也被见证为夏家衰弱的标志。
        就是这么一个人,却让此刻的泪女凝重,甚至忌惮。
        此刻的夏九幽与之前遭遇上清时完全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境界,他,同样突破到了启蒙境。
        “荣耀殿堂想独得两席星辰五子之位,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夏九幽语气轻松,仿佛之前被击败多次的人不是他。
        泪女语气冰冷,“有本事阻止了试试”。
        夏九幽耸耸肩,脚步轻点,身体消失,泪女同样身体消失。
        轰的一声巨响,星能对撞,虚空扭曲,进而开裂,恐怖的星能余波呼啸而过,扫荡四方,海面都被掀翻了起来。
        两人互相越过对方,夏九幽忽然捂住心脏,嘴角出现血丝,回头望去,耳畔听到的只有四个字--‘无心悲秋’。
        泪女转头,双目盯着夏九幽,空气产生波纹,扩散,将夏九幽笼罩在内,这是催眠天赋。
        夏九幽眼睛眯起,双手忽然拍了一下,眼前,泪女出现,他一掌击出,掌中带有幽寒之芒,“炼幽掌”,一掌之下,洞穿泪女,他中了催眠,眼前的泪女是假的。
        而身后再次听到了四个字,‘无心悲秋’,夏九幽咳血,他跟陆隐一样搞不懂这种攻击来自于什么。
        夏九幽被击中,泪女原本想继续攻击,但忽然的,她瞳孔一缩,后背冰寒,不知什么时候,她身后也出现一道掌印,正是夏九幽的炼幽掌,而夏九幽,明明在前面。
        泪女后背逐渐结冰,即便以她的星能都很难化解,她不解的看着前方,看着夏九幽,“什么时候?”。
        夏九幽擦了下嘴角血渍,“天赋,你想不通”,说着,猛地冲向泪女,一掌击出,还是炼幽掌。
        泪女对炼幽掌极其忌惮,她后背的掌印都无法消融,甚至逐渐结冰,已经极大影响了她出手,眼看夏九幽攻击再临,她体表波纹继续扩散。
        夏九幽摇头,“催眠确实是很厉害的天赋,但要看对谁用”,说着,炼幽掌拍出,不是一掌,而是数十掌,击破四方虚空。
        ‘无心悲秋’泪女声音响起,夏九幽神色一变,心脏再次剧痛,又中招了,到底什么路数?
        泪女的无心悲秋跟幽泣的透明化一样无解,可惜夏九幽没有陆隐那么好运,可以破解掉,但他也不需要破解,因为泪女同样承受着炼幽掌。
        即便泪女在攻击后立刻远离,却还是被一式炼幽掌击中肩膀,与后背一样,肩膀也在逐渐结冰。
        她脸色发白,忌惮盯着夏九幽,她的攻击,夏九幽可以承受多次,然而炼幽掌却不会让她承受多次,这种结冰她化解不了。
        夏九幽抬手,还是炼幽掌,不过此次炼幽掌并未击出,掌心幽芒凝聚,化作长刀,看向泪女,“三式——刀意”。
        泪女瞳孔一缩,夏家的三式刀意?
        七字王庭夏家,自古传承三式刀意,一刀叠加一刀,每一刀威力都会在前一刀之上翻倍,第三刀几乎是同境界无敌,是新宇宙至强战技之一,虽然比不得三阳祖气的绝对无敌之名,却也是最顶级战技。
        越是无敌的功法越难练成,三阳祖气十万年无人练成,而夏家的三式刀意,同样数万年无人练成,很多人都忘了,而此刻,夏九幽竟施展了出来。
        泪女想都没想,单手对准夏九幽,“放逐”。
        荣耀殿堂秘术之一,放逐,可将被攻击者放逐到极为遥远的距离,是一种不可抗力的攻击。
        夏家的三式刀意让泪女忌惮,直接想以秘术将夏九幽放逐,以此打断三式刀意的凝聚。
        放逐是秘术,看不见,摸不着,却真实存在,然而夏九幽纹丝不动。
        泪女瞳孔陡缩,“夏字秘.转成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