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踏星 >章节目录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基尔洛夫
        所有人一瞬间被刺穿,顺着长枪的力量狠狠推向宇宙星空,最终寒冰长枪爆裂,寒气蔓延,将赤老怪等人冻结。
        周围,火域,大圩魍龙一族和罗斯帝国的人皆看着这一幕,看着赤老怪等人化作了冰人,宛如艺术一般,已经彻底死亡。
        帝冰大陆内,红主半膝跪地,浑身发冷,毒的侵袭又让他痛苦不堪,他怨毒的盯向陆隐。
        龙主被冰帝寒气侵蚀,连忙退后,“罗皇,退吧”。
        罗皇一把抓住红主,朝着虚空裂缝冲去。
        这次,冰帝没有追,他也受伤了,四人谁都不好过,而最惨的自然是红主,简直惨烈。
        陆隐半膝跪地,喘着粗气,收起宇宙战甲,坐在地上望向虚空裂缝,眼角还有未干的血渍。
        冰帝降落在陆隐身旁,惊叹看着他,“陆盟主,你居然可以在星使数次攻击下存活,让人敬佩”。
        陆隐咳嗽两声,“前辈如果能完全拖住他们三人就更好了”。
        冰帝歉意道,“我也受伤了,正如你说的,他们一开始就动用了异宝,如果不是我也有异宝,未必挡得住,还好,陆盟主没有受太重的伤,否则让我心里难安”。
        陆隐竖起三根手指,“三击,我承受了三击,前辈可要记住,这都是为了帝冰大陆”。
        冰帝点头,“放心吧”。
        “对了,另外两人有没有受伤?”陆隐问道,这是他关心的。
        冰帝道,“当然受伤了,寒气入体,想要化解最起码半年,如果不及时化解,寒气只会越来越严重,耽误一天,就要多化解好几个月,他们承受不起”。
        陆隐目光明亮,这就好,这就好,“前辈不阻止寒气吗?红主化解了寒气,但封印下的寒气依然在释放”。
        冰帝道,“陆盟主需不需要回城休息?”。
        陆隐摇头。
        冰帝道“多谢陆盟主,这份恩情,我帝冰大陆肯定会还的”,说完,飞跃而出,面朝封印,继续阻挡寒气。
        帝冰大陆在红主的火焰攻击下,地貌都改变了,但却很快又被寒气冻结,天空飘雪。
        一个月,时间又回到起点,一个月内如果基尔洛夫没能来,极冰城依然会被彻底冻结。
        距离之前联系基尔洛夫过去了大半个月,争取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应该够了。
        想着,陆隐打开个人终端,“集结军队,随时待命,目标,火域”。
        “火域?棋子兄,火域可不是好惹的,再加上大圩魍龙一族和罗斯帝国,以我们的实力擅自攻击火域根本不现实”王文道。
        陆隐自信道,“红主已经重伤,按我说的办”。
        “红主重伤了?多重?”王文大喜。
        陆隐笑道,“重到你怀疑人生”。
        “好”王文笑了。
        炎岚流界,咕星虚空裂缝外,罗皇抓着红主冲出,将红主扔向火域的飞船,自己则朝着罗斯帝国军队冲去。
        龙主看了眼火域飞船,目光一闪,也朝着大圩魍龙一族冲去。
        火域众多修炼者反应不及,红主疲惫的声音传出,“返回火域”。
        “宗主,司长老他们被冰冻了”有人汇报。
        红主看了眼远处星空中化为冰坨的赤老怪,司长老等人,咬牙,“返回火域”。
        “是”。
        没多久,咕星外没有半个人影,只有寒气自裂缝吹出,横扫星空。
        火域飞船内,红主不停咳血,他已经服用了不少解毒药,好不容易缓解毒性,体内的寒气却很难化解,以他的身体状态,百年才能化解。
        “可惜没带劫火,否则不会败,陆隐,冰帝,这个仇我迟早会报”红主咬牙切齿,体表,一层寒气冻结,再次咳血,此次,血刚出体就被冻结,砸落在地。
        另一边,龙主化身为巨大的大圩魍龙于星空飞翔,身后是白色的寒气,周边,大圩魍龙全离他远远的,不敢靠近,刚刚就有一头大圩魍龙好奇的触碰寒气被冰冻了。
        罗斯帝国战舰内,罗皇身体被安置在密封的机械之中,不停拆解,机械不时被冰冻,却又很快融化。
        冰帝实力超越三人,他的寒气没那么容易化解。
        “陆隐居然在帝冰大陆,看来此次是他找到了帝冰大陆联合,以秘术为诱饵,吸引我们三人前去,早已做好了准备,真够狠毒的”罗皇的声音不停回响,分析着什么。
        过了一会,他下令,“将帝冰大陆位置还有他们拥有秘术的信息传出去,既然想玩,就玩大的”。
        …
        此刻,外宇宙,一艘艘战争飞船集结,一支支军队集结,尽管规模庞大,但由于早已做好了计划与安排,所有人都在计划内,所以并未泄露出去。
        维容没想到计划这么快就开始,红主重创,机会千载难逢,但即便重创,星使就是星使,能对付得了吗?何况火域这么多年的积累不是白做的,他们到底藏有多少手段没人知道。
        等等,维容忽然想起一个人,老烟鬼。
        自从陆隐驱逐天少后,老烟鬼就按照计划消失了,这个消失来自于陆隐当初制定计划的直接命令,他都不知道老烟鬼去了哪里。
        论对火域的熟悉,老烟鬼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就算火域内部高层也绝没有老烟鬼了解得多,他可是不止一次刺杀过红主,就连当初颠覆白夜流界的一战,他都刺杀了红主一次。
        老烟鬼,红百合,薪火联盟,再加上隐藏于背后的势力以及外宇宙联军,维容知道,火域危险了,陆隐属于那种要么不做,要做就基本会成功的类型。
        白夜流界被颠覆就是个例子,尽管功劳大半在雷恩大战团,但这一切却是由陆隐牵头。
        此次对付火域可没有对付白夜族那么困难。
        想到这些,维容颇为期待。
        炎岚流界发生的事很快传了出去,不过没有红主三人受伤这一段,只是将秘术与帝冰大陆的位置透露了出去,引起内宇宙不少势力震动。
        而在炎岚流界发生如此轰动事件后没几天,沧澜疆域水玲星内,基尔洛夫醒了。
        干瘦老头醒了后第一件事就是喝酒,还非要拉着索哈尔一起喝。
        索哈尔无奈,将个人终端纪录的他与陆隐的对话放给基尔洛夫听。
        基尔洛夫先是迷茫,随后一拍脑袋,“我睡了多久?”。
        “大半个月”索哈尔道。
        基尔洛夫松口气,“还好,来得及”,说完,起身,刚要走,随后想起了什么,拍了拍索哈尔肩膀,“好好干,下一任会长是你的”。
        索哈尔骨头差点被他拍散架。
        望着基尔洛夫离去,索哈尔苦涩,如果当初知道这种结果,他才不会耍小聪明想得到原宝真解,基尔洛夫这家伙根本不在意外宇宙解语者研究会会长的职位,他的任务或许只是看守那个盒子。
        自己不争,或许早就能得到原宝真解了。
        经历了那么多事,索哈尔算是放下一些心结,但他知道自己想成为会长没那么容易,以前做过的事不可能就那么算了,犯的错总要承担。
        当然,他还有一个希望,那就是陆隐。
        想到陆隐,他就期待,没想到这个人年纪轻轻,居然成为了昊然高级解语者,简直不可思议。
        在索哈尔认知中,如此年轻达到昊然高级解语者的貌似没几个,任何一个只要没夭折,未来都是解语者研究会的最高层,他的未来,掌握在陆隐手中。
        数天后,帝冰大陆,陆隐正在与冰帝闲聊,想问一些关于星使的问题,基尔洛夫终于到来。
        “月醉完就来到这么冷的地方很容易生病啊”基尔洛夫背着双手,看向远处的冰帝,笑了笑。
        冰帝大喜,他外出闯荡过,那个时候基尔洛夫就已经是非常有名的解语者,记得那时候已经是原阵师,而今见到基尔洛夫,冰帝连忙行礼,“晚辈见过基尔洛夫前辈”。
        陆隐一跃而起,来到半空,“晚辈陆隐,参见前辈”。
        基尔洛夫点点头,扫过冰帝,诧异,“小小一片折叠空间的大陆居然有你这等强者”。
        冰帝恭敬道,“在前辈面前,晚辈哪里敢自称强者”。
        基尔洛夫失笑,又看向陆隐,“小家伙,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你的视频,我看过不少了”。
        陆隐道,“晚辈行事鲁莽,如果有让前辈不满的地方,还请前辈见谅”。
        基尔洛夫笑道,“孩子嘛,无所谓,大方向对就行,何况你也帮过外宇宙解语者研究会,其实对于你,不管是我还是上阳亦或是修铭都很期待,研究会的未来掌握在你们这代人手中”。
        陆隐连忙恭敬道,“多谢前辈夸赞”。
        基尔洛夫点点头,随后抬眼,望向整个帝冰大陆。
        冰帝和陆隐不敢出声,静静腾空。
        过了一会,基尔洛夫惊咦,眼睛都睁大了一些,身体消失。
        即便冰帝都没看到基尔洛夫怎么消失的,基尔洛夫的实力超越他太多。
        冰帝原以为基尔洛夫只是很厉害的解语者,此刻才发现,这干瘦老头的战力可能相当不简单。
    -----------
    谢谢兄弟们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