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讼师 >章节目录410 六更


    “接啊,”桂王道:“不是正愁着不能插手吗,甭管他爹是不是清白的,查了再说。”

    杜九言道:“圣上会不会同意?”

    “有什么不同意的,既然是案件,他们就有权利请讼师。季林都能请,他爹有什么不能请。”桂王傲气地道:“我去和我哥说。”

    他和杜九言的意思一样,这个案子是他们查到的,他们也一直在等待结果。

    现在既然有人来找杜九言辩讼,那当然不会拒绝。

    “那听王爷的。”杜九言笑着道。

    桂王高兴地挑眉头,对杜九言很满意。

    “那就说说你父亲,”杜九言和卞杭道:“他为什么被牵扯进去,是因为四年前的贪污案,还是因为今年?”

    卞杭清了清喉咙,回道:“本来抓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但是今天上午审过以后,我们知道了。是因为四年前的案子。”

    “金嵘说当时六十万的朝廷拨款,账面上是分了两次拨款,但实际上真正到邵阳的,只有三十万两。余下的三十万两,只是从账面看是划拨出去,但真正送去邵阳的却不是钱。而是金嵘和邱文力以及我爹直接平分了。”

    “金嵘还有一封我爹给他的回信,字迹坚定过是我爹的。”

    “信中约在郊外的法华寺见面,银子就放在法华寺里。”

    卞杭道:“我这几天一直没有见到我爹,我没有问过他。但是我能肯定,这几年我爹没有拿过大笔的钱回家。”

    “而且,两年前我祖母去世,我爹因为没有钱买人参,而将他收藏的几幅字画卖掉了。”

    桂王道:“没拿回去,不代表他没拿钱。这事你说不靠谱。”

    杜九言点头。

    卞杭脸色难看,“那能去大理寺看望我爹吗?”

    “肯定要去的。”杜九言道:“下午我们就去大理寺去。”

    卞杭起身行礼,“多谢王爷,多谢杜先生。”

    “你回去准备一下,下午到大理寺门口等我们。”杜九言道。

    卞杭应是,行了礼匆匆回家去了。

    “大人,”杜九言看着裘樟道:“你认为卞文清有没有贪?”

    裘樟呵呵笑着,道:“这个……说不清楚。”

    “大人,要是因为这个案子让我的名声受损,您要怎么补偿我?”杜九言道:“如我这样虚荣的人,名声对我很重要啊。”

    裘樟咳嗽一声,尴尬地道:“九言啊,做人不要这么现实。更何况,就算卞文清贪污了,也不妨碍你辩讼啊。讼案不也分有罪和无罪两种吗?他要贪了,你就有罪辩,要是没贪你就无罪辩。”

    “讼费照拿,是吧。”裘樟挤眉弄眼。

    杜九言摇头,“但是我坚持认为,这个案子会影响到我的名誉,所以我也坚持地认为,大人您要补偿我。”

    裘樟抖着嘴角,摸了摸自己衣服上的补丁,“你忍心吗?”

    “忍心!”杜九言道:“大人的钱这辈子都花用不完,我不介意帮帮您。”

    裘樟有种交友不慎的感觉,指着杜九言道:“奸诈,狡猾,不要脸!”

    杜九言拱手,“近墨者黑啊,大人。”

    裘樟哼了一声,他以后也不想见到杜九言了,反正每次见到她,都是他吃亏。

    “知道了,知道了。案件结束后咱们再结算。”

    杜九言笑了,起来扶着裘樟,“大人啊,我和你说,这一次的贪污案其实是个极好的机会。”

    “什么机会?”杜九言问道。

    “您想啊,萝卜拔了坑还在,谁来填这萝卜坑?”

    裘樟嘿嘿笑了,指着杜九言,“你小子,果然和老夫心有灵犀。”

    “由现在的形势看,大人告老返乡的时候,很有可能不是五品官。”杜九言道:“大人,您升官发财可千万不要忘了老友啊。”

    裘樟笑着点头,“不会不会。不过到时候还要你和王爷的帮忙啊。鲁大人那边有机会也帮着老夫露露脸。”

    “鲁大人那边就不好说了,毕竟案子也不晓得最后什么情况,咱们先避开微妙。”杜九言道。

    裘樟低声道:“以鲁大人的为人,不会。这事儿牵扯谁都不可能牵他的。”

    鲁章之在裘樟心目中,是圣洁清廉的。

    杜九言就想到陈朗对鲁章之的推崇。

    下午,杜九言和桂王一起去了宫中。杜九言将他接了卞文清讼案的事回禀给赵煜。

    “……他请你做辩讼?他的意思是,他是清白的,没有贪污受贿?”赵煜很恨贪污之人。一是朝廷国税收上来本不容易,二是,这些钱关乎一方百姓安危,他们吞了钱却置百姓性命不顾,实在是可恶至极。

    不杀,不足以平愤。

    “您激动什么,”桂王道:“这个案件,我觉得有讼师进来后更好。否则,三司会审出来的的东西,您又知道里面的真实性有多高。”

    赵煜愕然,“三司会审如果还不公平公正,那朕这朝堂还有公正吗?”

    桂王解释道:“事情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就会得到不一样的结果。现在杜九言进来查办,他查的东西哪怕作为参考,对案件的公正性也有一定帮助。”

    “你说的也对。”赵煜颔首,和杜九言道:“你想要去大理寺见卞文清?”

    杜九言点头,“还是第一次和大理寺接触,我不知道这牌票要去哪里要。”

    杜九言不是公职,要去人家家中查证取证,需要被人配合的时候,就需要出示衙门的牌票。

    “让吴文钧给你。”赵煜道:“如果你有不方便行事的地方,就让桂王帮你,反正他也闲着没事做。”

    杜九言笑着应是。

    “我很忙,”桂王道:“你也见不到我,就想象中我很闲。”

    赵煜道:“九言是你好友,我也不用避讳。”他一顿和杜九言道:“你劝劝他,别成天游手好闲,赶紧成亲是正经事。”

    杜九言笑道:“是,学生一定劝他。”

    桂王瞪杜九言,指着她警告了一下,又和赵煜道:“你成天忙的很,就不要管我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了。”

    说着拉着杜九言要走。

    “你不去给母后请安?”赵煜问道:“有两日没去了吧?”

    桂王不想去。去了就被太后和钱嬷嬷拦着围攻,他还不能回嘴,累的很。

    两人从宫中出来往大理寺去,杜九言边走边道:“王爷,成亲是大事,您不能拖啊。”

    “是我不想成亲吗?”桂王看着她,义愤填膺。

    杜九言不解地看着他。

    “是你不答应嫁给我,不然我们明天成亲,你看我乐意不乐意。”桂王道。

    杜九言啐了他一口,“一边去,再多看你几眼,我头发都要掉完了。”

    “小气,”桂王咕哝道:“不就成亲吗,多大的事。”

    杜九言不理他。

    卞杭在大理寺门口等他们,三个人一起进了大理寺,小厮看到了桂王,直接引着两人去找吴文钧。

    “下官给王爷请安,不知王爷来大理寺有何吩咐。”吴文钧想也想的到,桂王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桂王道:“他是卞文清的儿子,觉得他父亲有冤屈,所以请讼师辩讼。”

    “本王此番是陪同,你安排一下吧。”桂王道。

    吴文钧一怔,有些惊讶卞文清居然会请讼师,他看了眼卞杭和杜九言,不确定地问道:“不知王爷可回过圣上,圣上的意思是……”

    “刚从宫里出来,圣上同意了。”桂王道:“你赶紧安排。”

    吴文钧吃惊不已,还想说什么,桂王已敲了桌子,“你想什么呢,赶紧的啊。”

    “是!”吴文钧看桂王真的是头疼,好好的王爷,怎么就跟土匪一样。

    你想和他说道理,都说不清楚。

    他没有安排人,而是亲自带着他们去了大理寺的牢房。

    卞文清在中间的一格,左右两边都关着人,卞杭一进去就隔着栅栏喊父亲,杜九言却是一眼看到了一个躺在炕上,腿绑着木棍的男人。

    毛文渊!

    原来他长成这样啊,杜九言站在外面打量着他,毛文渊也看着他。

    胖敦敦的像个南瓜。

    毛文渊认出了桂王,随即也猜出来杜九言,自然也明白杜九言为什么看他。

    桂王在邵阳做了快一年的县令,杜九言还翻了严智和马毅的案子。他们认识他,再正常不过。

    杜九言收回目光,走到卞文清这边来。

    卞文清父子两人隔着栅栏相哭无言。

    “父亲,”卞杭给卞文清介绍,“这是王爷,这是杜先生。”

    卞文清一怔,忙跪下来给桂王行礼,桂王摆手,道:“不用拘礼了,起来吧。”

    “杜先生,”卞文清起身,和杜九言拱手。

    卞杭介绍道:“我请杜先生做您讼师,杜先生同意了。”

    “你快将您知道的,您的冤情都告诉杜先生吧。”卞杭道。

    卞文清一愣,下意识朝吴文钧看去一眼,对方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能、能换个地方说吗?”卞文清低声问道。

    杜九言就回头看着吴文钧。

    “可以,”吴文钧扫过一眼卞文清,召了牢头过来吩咐了几句。

    杜九言和桂王带着卞文清父子两人去了牢中的一间问讯室。

    “王爷您略坐,若有吩咐和下官说一声就行。”吴文钧也不留,拱手道:“下官告退。”

    说着就走了。

    大家依次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