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春野小农民 >章节目录第801章 多我一个也不算多
    在秦小川眼里,柳知白的人品虽然有问题,但他在人前一向表现得理智和绅士,很难想象从他嘴里听到诸如混蛋、贱人这等骂词。
    很显然,柳知白今天被气晕了头,失去了理智。
    就在秦小川暗自腹诽的时候,江月吟快步走到柳知白跟前,双手一揪,揪住柳知白的胸襟,然后一个提膝,重重的击在柳知白的腹部。
    “啊——”柳知白象虾米一样躬起了腰,慢慢的蹲了下去。
    江月吟还不肯放手,揪着他的头发,将他拖到人行道边,重重的向一棵大腕粗的绿化树撞去,一下,两下……
    发泄完心头的怒火后背,江月吟将他像死狗一样丢在一边,冷冷的说道:“这就是你敢辱骂本小姐的下场。”
    可怜柳知白被撞得丢了半条性命,趴在地上痛苦的哀吟着。
    目瞪口呆的看完整个过程,秦小川再看向江月吟时,目光中带着一丝敬畏。他有一种担忧,自己的将来会不会跟柳知白相似?
    泡妞有风险,下手需谨慎。
    江月吟挽着秦小川的手臂,若无其事的从柳知白身边离去。
    转过一个街角,江月吟一把拧住秦小川的手臂,满脸尴尬的盯着他。
    “喂,江大小姐,你这是干什么,我可没得罪你啊。”秦小川大叫。
    江月吟羞红着脸说道:“你刚才吻了我,你说怎么办?”
    秦小川叫屈道:“你讲讲道理好不好,明明是你强吻了我,现在反过来说我吻了你。这世上还有道理可讲吗?”
    江月吟娇羞道:“你刚才那么用力,吸得我舌头现在还麻木。你得给我补偿。”
    秦小川摸了摸鼻子,笑嘻嘻的说:“怎么补偿?要不你也把我舌头吸麻吧。”
    “滚!净想些好事。”江月吟佯装怒道:“秦小川,你记住了,以后只准我撩你,不准你撩我!”
    秦小川登时无语,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不过,想到江月吟对柳知白的狠劲儿,这个灯不点也罢。
    想起临走时柳知白狠毒的眼神,秦小川登时头大,心想柳知白虽然不敢报复江月吟,但肯定会迁怒到自己。尽管他不怕柳知白,但以后的麻烦肯定免不了了。
    江月吟心情似乎特别的舒畅,拉着他来到了一条繁华的步行街。
    逛街是女人的天性,而男人就只能甘愿做跟班了。
    江月吟顺着街道上的商场,挨个轰炸了一遍,末了秦小川苦着脸跟在江月吟身后,手里提着大包小包。
    这一趟下来,辛苦不说,还花了他几十万。
    这回亏大发了。
    看到秦小川肉痛的模样,江月吟心情大好,装出一副不悦的表情,嗔道:“为女人花点小钱,你至于心疼成这样吗?”
    秦小川苦笑,道:“我给你父亲做好了手术,非但没有挣到一分钱诊金,而且还自掏腰包给你买衣服,你说我心疼不心疼?
    “你还要什么诊金?我难道比不上那点诊金吗……”江月吟没羞没臊的说道,看着秦小川的一双眼睛,明亮的似乎能滴出水来。
    我擦,这结过婚的女人说话就是直接、大胆啊!
    秦小川却不领情,婉拒道:“江大小姐,你开玩笑的吧……”
    “谁跟你开玩笑了?我是认真的,除非你不要我。”江月吟生怕秦小川不明白,严肃的说道。
    秦小川看着一幅认真的江大小姐,颇感头疼。
    江月吟不仅漂亮,而且敢爱该很,如果说秦小川没有一点动心,那纯粹是哄人的,但他不想辜负江月吟,不远再背负更多的桃花债。
    一时间两人陷入了沉默。
    一阵寒风刮过,秦小川一个激灵,慢慢的往前走去。江月吟立即快走几步,挽着他的胳膊,默默地朝前走着。
    “秦小川,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寡妇,配不上你?”江月吟突然开口道。
    秦小川愣了愣,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江月吟的情况,旋即摇着头道:“江大小姐金枝玉叶,而我只是个小农民,是我配不上你。”
    “言不由衷。”江月吟大发娇嗔,目光灼灼的看着秦小川,“我从没这么想过。在我眼里,你那么优秀,高高在上,让我不敢生出非分之想。”
    秦小川只好硬起头皮说:“江小姐,跟你说实话吧,柳知白说的没错,我确实有很多女朋友,我不想再辜负你。”
    江月吟闪烁着一双大眼睛,狡黠一笑,道:“既然你已经有很多女朋友了,多我一个也不算多吧。”
    “你不在乎?”秦小川又惊又喜。
    江月吟莞尔笑道:“魏明鲜一个黄花闺女都不在乎,我还矫情什么?”
    秦小川慌忙解释道:“江小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魏大小姐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听她乱说。”
    江月吟狡黠道:“至少她不在乎,愿意做你的女人,是不是?”
    “可我的女朋友很在乎。”秦小川很认真的说道:“我不想再辜负她们了。所以,江大小姐,我们只做朋友了。”
    江月吟见他如此固执,心中无限失落,暗说此事不能操之过急了。她马上转移话题说:“你能跟我说说,你这身医术是从哪里学来的?”
    “我从小就拜一位道士为师,跟他说来的。”秦小川只能忽悠她了。
    “我好想看看你那位师父,太神奇了。”江月吟神往的说道。
    秦小川摇头道:“你看不到他了,他已经去世了。”
    “这样啊,好遗憾。”江月吟信以为真,叹息道。
    秦小川暗暗惭愧,心说忽悠一个喜欢自己的女人,会不会遭雷劈呀?
    “不说这个了,现在都过去了,”秦小川说道。
     江月吟点点头,挽着秦小川的胳膊,心情安然的往前走着。
    忽然,秦小川的手机响了。
    秦小川一看,眉头暗暗一皱,是魏明鲜打来的,犹豫着是否接听,这妞昨晚可是大发雷霆,半路把自己赶下车了。
    江月吟误会了,还以为秦小川当着自己的面不好意思接听,笑嘻嘻的抢过他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还打开了免提。
    “小男人,这么久才接电话,是不是还在生姐姐我的气呀?小男人,这么小气呀,姐姐我跟你道歉,这总行了吧。”手机里传出娇滴滴的声音。
    秦小川听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