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贼王修真 >章节目录第二百八十九章 另一个冷白霜(下)
    百里浩然并不知道冷白霜抢走陆薇菡一事,事实上,除了玄宗几人以及胥曦,大概再没有别人知道此事。
    韩三宝甚至怀疑,胥曦大概也不知道,否则她岂能如此冷静?
    百里浩然等了一会,迟迟不见冷白霜上台,再次说道:“有请灵霄洞冷白霜上台。”
    他连续说了三遍,依旧不见冷白霜上台,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来。
    ‘白霜要是能上台来,那就好了,我也不来和她比斗,直接弃剑认输甘居第二,可惜,唉……’
    韩三宝暗叹一声,小声朝百里浩然说道:“百里小气,不必再等啦,冷白霜不会来了。”
    百里浩然微微有些讶异,不过即便韩三宝不说,他也不可能一直等下去,不到场,便以弃权处置好了。
    “灵霄洞冷白霜,如果在场的话,请上台来,如果再不上来,我便当你自动弃权。”百里浩然说道。
    台下观众一片哗然。
    他们早已等得不耐烦,希望冷白霜早点上台将黑马小霸王狠狠收拾一顿,以终结他的黑马生涯,也好为自己输掉的灵石出口恶气。
    可是……可是……
    喂喂喂,你黑马小霸王到底有多雄厚的实力背~景啊,你说出来,我把身上的灵石都给你好不好?
    “五秒倒计时,如果冷白霜再不上台,我便宣布本场比赛的胜利者是韩三宝。”百里浩然朝台下观众说道,旋即很快开始倒计时。
    “五!”
    “四!”
    “……”
    台下观众们再也站不住了,边东张西望寻找冷白霜,边在心里祈祷她快点出现。
    “一!”
    随着最后一个数落地,百里浩然无奈的叹息一声,朗声说道:“冷白霜逾期不至,判其自动弃权。我宣布:本场比赛的取胜者、本届会仙大会的冠军,是玄宗韩……”
    “谁说我逾期不至?”
    人群后方,忽然传过来一个冷冷的女声打断了百里浩然的话。
    所有人都同时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美若天仙的白衣女子脚踏一口飞剑,自人群头顶徐徐飞过,落在擂台之上,手一招,收回飞剑。
    见到她,韩三宝的心猛地一跳,惊喜地叫道:“白霜!”
    来人,正是冷白霜。
    而台下观众们见冷白霜到场,齐齐呼出一口气的同时,也为她欢呼起来。
    冷白霜对韩三宝的话以及台下众人的欢呼声充耳不闻,朝百里浩然抱拳道:“小女子有事耽搁,来迟一步,还望百里掌门海涵。”
    百里浩然点点头,算是原谅了她的姗姗来迟。
    韩三宝目不转睛地盯着冷白霜,脸上的表情从初始的惊喜慢慢转变为担忧、疑惑,直至此时的戒备。
    没有人比他更熟悉冷白霜,她的一颦一笑,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她特有的天然体香,他都无比熟悉,只要看一眼,鼻尖轻轻一嗅,便能认出她来。
    可是眼前的冷白霜,无论是神情还是说话的语气,都与自己无比熟悉的冷白霜相去甚远。
    相貌可以模仿,但一个人的神态,却是极难模仿,尤其是冷白霜那种发自肺腑的单纯善良,更是无法模仿,无法复制。
    眼前的冷白霜,虽然在极力扮演冷白霜,可在韩三宝眼中,那才叫一个西施效颦,怎么看怎么别扭。
    不过看到眼前的冷白霜,他隐隐能够猜到胥曦如此冷静的原因了。
    韩三宝心里冷笑,看破,却并不点破。
    “既然冷白霜在最后关头赶到,那么我宣布,比赛开始。”百里浩然宣布完毕后,飞身离开擂台,在裁判席入坐,脸带微笑,看似很认真的在看擂台上二位选手的比赛,可眼角却隐隐透露出一丝冷笑。
    韩三宝很敏锐地捕捉到百里浩然的这一个眼神,心里咯噔一跳。
    他,也看穿了这位假冷白霜的把戏?
    可既然看穿了,又为何不阻止她?是担心揭穿真相后,本届会仙大会落入虎头蛇尾的结局,伤了他太华山主办方的面子?
    哼,百里小气,你打的好算盘,可我偏不让你如意?
    韩三宝并未立即出手,而是小声冷笑道:“你不是冷白霜。”
    冷白霜也并未立即出手,小声答道:“我不是冷白霜,你是?”
    韩三宝心底窜出一股怒火,咬牙道:“你究竟是谁,为何冒充白霜?”
    冷白霜冷笑一声,小声道:“冒充?呵,究竟谁冒充谁呢?”
    韩三宝听得一头雾水,并未去深想冷白霜这话,说道:“看看你,一股子邪魔外道的味道,白霜单纯善良,岂是你个冒牌货冒充得来?乖乖下台去,我可留你几分面子,若冥顽不灵,休怪我拆穿你的把戏,让天下人看看你这个假货到底有多假。”
    他一口一个假货、冒牌货,冷白霜听得火冒三丈,怒道:“小贼,休要逞口舌之能,有本事你倒是来拆穿给我看看?”
    “冥顽不化!那就怪不得我了。”
    韩三宝言罢,率先出手。
    一招剑出无悔,宛如出海恶龙般刺向冷白霜。
    冷白霜见这一剑势若惊雷,暗自吃了一惊,不过却是惊而不乱,伸出细长白皙的五指,迅速捏出数十个手决,身前猛地出现一面若隐若现的八卦图案的气墙。
    几乎同时,冷白霜飞快飘退。
    韩三宝一剑刺出,不达目的绝不罢手,猛然之间刺在那八卦图案气墙之上,嗡地一声闷响,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倒灌回来,震得他手臂顿时麻痹,仙箓脱手往下掉,幸好他也算眼疾手快,左手一抄,抓住仙箓。
    同时,那八卦图案的气墙仿佛琉璃般破碎,一道无形的澎湃力量向四周散发开去,整个擂台跟着狠狠一颤。
    近千人见此,鸦雀无声。
    双方这简短的第一次接触,看似是冷白霜取得了优势,可大部分人都能够看出来,这一招,其实是韩三宝占据了上风。
    冷白霜归一中期的修为,居然被人一剑便击碎作为防御的八卦图案气墙,这……难道,冷白霜开始放水了?
    两名解说员也是被双方这初次接触的一招惊得有些莫不着头脑。
    “冷白霜的打法,与以往所有的比赛都不一样了,这是为什么呢?面对韩三宝这样的对手,她还用得着改变打法吗?”
    “虽说冷白霜改变了打法,但却更像是灵霄洞的弟子了。灵霄洞以阵法闻名天下,冷白霜以前的打法,却从未使用过阵法,而今日一上来便是一个阵法,不得不说, 她打得更保守了。”
    “……”
    “不错。可是面对韩三宝这样的敌人,她用得着采取一种保守的打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