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军少的腹黑娇妻 >章节目录第185章 死了?(五更)
    白晓看了看诊室里门可罗雀的样子,一点儿也没有因为上一次的开门大吉自己这里多了人气。

    她也不着急。

    不过听小李说,科室里最近不太平,好像是今年的研修名单名额他们科有一个,他们这里的研修都是到省城的大医院去跟科室研修学习,不光待遇好不说,去了那里还能学到很多东西,也算是增加身上的镀金,以后回来之后,不管是涨工资,还是资历的调整,这都是拿的出手的。

    最近四个大夫可是明争暗斗的,没白晓什么事儿!

    那是啊,白晓就算是背后有后台也没用,刚来了他们科室满共加起来才一个多月,俩月,要是把研修名额给了她,估计要引起公愤,肯定不能是白晓身上的,所以她这里才算是最安静的地方。

    看了看报纸,好吧,又快到饭点了。

    她真的觉得自己现在像是要养猪,除了吃就是看报纸。

    整个儿一个大闲人啊。

    然后就看到赵志国那边的诊室突然传来争吵声音,越来越大,似乎还有厮打的声音,白晓眨眨眼,犹豫要不要去看看,不去,好像是显得太凉薄,去的话又有看热闹的嫌疑!

    做人可真难啊。

    白晓站起身,走到诊室门口,这一下听的清楚了,本来就在一条走廊里,看诊都是大门敞开着,走到门口听的相当清楚。

    “你……这是谋财害命!我要去告你!”一个妇人的声音,哭腔厉害。

    “这位大嫂,孩子现在休克了,我们赶紧送急救,您现在在这里是浪费时间,到时候孩子就真的没救了!”方志平的声音。

    “就是你们这个老头子,你看看一针下去现在人就没气了,别以为我是傻子,这孩子现在已经就没气了,你还让我让去急救,那不是就是想要把我们赶出去,回来你就不认账。我告诉你没门儿!我孩子现在没了,我要你们偿命!”女人已经哭喊上了。

    “大嫂,大嫂,真的不是针灸的问题,而且这是一针下去休克了,不是没气了,不一样,还有救,还有救!真的,我们医院不是不负责任的地方。先救孩子行不行?”赵志国也在哀求。

    “嫂子,这是怎么了?我听见是你的声音,怎么回事?”一个????点声音加入了,看来人多了。

    白晓没好意思走出去,那可就是真得看热闹了。

    “张铎啊,你可得给我做主,你侄女就是这两天哮喘,我们来开了西药吃了不太管用,她奶奶非要吃中药,这不来了这里,这个老头子非说他针灸治这个哮喘很厉害,保证三天就好,可是这一才一天,你看看,孩子都没气了。我和你大哥就这么一个女儿,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啊。”

    “医生,怎么回事?赶紧救人啊!”

    “这位解放军,孩子是休克,要赶紧送前面的急救室去,这位大嫂就是不送,这要是再耽误下去,孩子就真的救不过来了!”

    白晓走到门外,悄悄走到赵志国诊室外面,探着脑袋往里看,然后就被人一把给拽可进去。

    “小医生,救救这个孩子,这孩子的爸爸可是英雄,因为负伤腿已经截肢,现在要是孩子没了,他爸爸还怎么活下去!”声音大的震得白晓耳朵都嗡嗡响。

    白晓探手摸了摸孩子的脉搏。

    真的没有了,异能探索一圈,孩子已经没了呼吸,这不是她不救,是真的救不了。

    摇摇头,叹息道:“对不起,我救不了!”

    张铎大惊,急救科的医生护士已经赶过来,医生上去给孩子施救。

    白晓退到一边,看着才八岁的孩子就这样没了,心里真的是难过,可是在难过,她也没本事真的生死人,活白骨,她不是神仙,她的异能只能救活人,哪怕还有一口气的人,有气儿,她可以救,没气了,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没办法。

    医生最终摇摇头,护士和医生把急救设备撤下来。

    “对不起,安排后事吧!”

    赵志国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一下算是完了,孩子死了。

    居然死了。

    孩子的家属,一看就是孩子的母亲,直接扑上去,开始厮打赵志国,“你还给我我女儿,我还给我我的女儿,这么就不过是个哮喘,怎么就能死人?你们是什么医生啊?你们这不是草菅人命啊。我要告你们,你们中医科都是庸医,你们谋害人命啊!”

    赵志国一动不动,任家属打,他也不明白怎么一针下去人就没了。

    场面已经乱了。

    张铎上去抱住家属,“嫂子,嫂子,你别这样,我们要找他们算账,可是不是这会儿,侄女还在这里躺着,我们要先把人送回家啊,不能让她就这样躺在这里,嫂子,嫂子你冷静一下。”两旁的战士也都上去劝着女人。

    “我不,我不走,我要他们院长给我一个说法,他们医院的医生害死了我得孩子,我要他们偿命。”女人根本听不进去。

    张院长赶到了。

    谁能想到他们医院已经五年没出过医疗事故,谁能想到一个中医科居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故,张院长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大嫂,大嫂,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很难过,您放心,我们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现在先把孩子的后事安排了,所有的费用我们医院来出,包括后续的补偿我们绝对不推卸责任,这件事我们一定管到底。”

    白晓突然发现孩子躺在那里呼吸忽然有些微弱的感觉,因为她被人群挤着,现在已经站在了孩子身边,所以刚才鼻翼微微的起伏,她看的最清楚,难道说这孩子最后一口气缓过来了。

    一把抓住孩子的手,“你干什么?”

    那个母亲像是护着犊子的母兽,凶狠异常的一把打开白晓的手,护在孩子跟前。

    所有人都在看着白晓,白晓一把推开女人,那力气直接把女人退了一个跟头,“我看见孩子有呼吸了!”

    一听这个话,别说是女人,其他医生急忙簇拥上去,开始检查,听诊器和设备一检查,急救大夫摇摇头,“这是刚才打的急救针起了效果,但是这口气一旦出来,孩子也就彻底……”说白了就是说这是最后一口气吊着,没了这口气孩子也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