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绣华 >章节目录第四十九章联姻
    程方午笑着叫了程可善姐姐后,他一脸欢喜神色瞧着程可佳说:“佳儿,你来了。”

    程可佳瞧着程方午也是一脸欢喜的笑容,他们堂兄妹的年纪相近,因他们祖父关系亲近,他们常在各自祖父书房里遇见。

    程可佳很喜欢程方午这个小堂哥,程方午年纪小小,他可会在程可佳面前端着哥哥的姿态。

    程方午现在的身材有些小小胖,在程可佳的眼里,那就是一种可爱的小胖。

    程方午拉着程可佳说起看画册的事情,小兄妹两人忙着交换着近来看画册的心得。

    程可佳跟程方午说:“午哥哥,我祖父书房里又有两本新的画册。

    那上面的山,画得特别的高大峻立。

    我祖父说,那是照着真山画出来的画。”

    程方子和程可善原本还想要凑趣逗一下小兄妹两人,结果听了程可佳的话,他们顿时觉得这两个小孩子的世界距离他们还是太过高远了一些。

    他们互相看了看,兄妹两人对程家三老太爷书房的画册也起了好奇心。

    程方午很有兴趣的瞧着程可佳说:“佳儿妹妹,那下一次我祖父去寻三祖父说话,我跟着去,你把画册借给我看一看?”

    程可佳听他的话,她轻点头说:“好,你来的时候,你让人跟我说一说。

    只是你要快一些和大祖父来,我那两本画册都看了一遍。”

    程方午羡慕的瞧着程可佳,程家大老太爷的书房可没有什么画册看。

    程方午低声跟程可佳说:“佳儿,我祖父的书房都没有画册看。不过,我知道大哥哥这里有画册看。

    来,我带你去里面看画册。”

    他们这对小兄妹抬眼瞧一瞧兄姐们的反应,只见到他们都不曾抬头望一望他们。

    程方午和程可佳互相笑了笑,两人轻悄悄的往内里走,自以是的避开房里的兄姐们眼神。

    程方子兄弟和程可善三人瞧见到两个小的悄悄躲藏的举动,他们互视笑了笑,也不去揭穿两个小的小小心机。

    程方子内里书桌下面放着一块皮垫子,程方午带着程可佳坐在皮垫子上面。

    他的手伸到旁边一侧的书桌下面摸了摸,他很快拿出一本画册递给程可佳。

    程可佳很是欢喜的翻了画册,这一本画册瞧上去是给人翻阅了无数遍,然而程可佳不曾看过这种画册。

    他们小兄妹凑在一处看画册,程方午低声跟程可佳介绍说:“大哥哥这里还收藏了许多画册,只是他现在不会给我们看。

    佳儿,等到你再大一些,我们再一起跟大哥哥要求看他收纳起来画册。”

    程可佳轻轻的点头,她现在的年纪,也只是翻看画册的年纪。

    程方子悄悄在门口来看过他们两人,见到两小坐着珍惜的翻看到画册,他笑着转回去坐在书桌前写大字。

    程可善和弟弟程可寅两人瞧着程方子的神色,他们也跟着悄悄往内里去瞧了瞧后,再返回来看书。

    书房里气氛安宁,只有笔过纸张的声音,只有翻着书页的声音,只有两小儿偶尔悄悄的话语声音。

    程家大老夫人的房里,气氛却显得有些沉闷。

    程家大老夫人看着程家三老夫人叹息着说:“她们想要如何,你便成全她们的心愿?

    你就不曾想过,那些养不熟的白眼儿狼反而不会领你的恩情?”

    程家三老夫人笑瞧着程家大老夫说:“大嫂,我懂你为我着想的心思。

    其实我想的明白,我把事情应承下来,只是想着女人这一生过得太不容易。

    我和她们终究是有一场母女缘,她们这些年和她们的姨娘也不是多事的人。

    她们想要那样的姻缘,那就成全她们。

    她们如今这般大了,我也尽了提醒的责任。

    其实说到底是我们母女的情分薄,所以她们也不信我待她们的好心。”

    程家大老夫人婆媳听了程家三老夫人的话,她们婆媳同时嘲讽的笑了笑。

    木氏叹道:“三婶一向对待她们很是平和慈爱,有这样好的嫡母,一般懂事会想的人,又记得姨娘的生恩。

    她们会乐意嫁在近处,这样在夫人家不管日子顺或不顺,她们也能与娘家继续亲近往来。”

    程家三老夫人对庶女自然不会有多么的情深意重,可是她从来不曾苛刻对待过庶子庶女。

    程家三老夫人不曾存过要误庶子女的心思,她有的时候,她还愿意去成全他们的想法。

    程家大老夫人在一旁低声说:“她们乐意远嫁,那我们便成全了我们和她们的这一场母女缘份吧。”

    程家许多的庶女们,在能够选择的时候,她们大多数选择了远嫁。

    程家大老夫人和程家三老夫人都是经了事的人,自然多少明白庶女们愿远嫁暗藏的心思。

    程家三老夫人一样低声说:“大嫂,她们不曾经事,自然不知道万一良人变了后,那世事对女人的打磨。”

    程家大老夫人瞧一眼程家三老夫人说:“你始终心善。”

    木氏手里还有合适的人选,程家大老夫人和程家三老夫人参看过后,她们还是为两个庶女挑选官媒认可下来的人选。

    程家大老夫人笑着跟程家三老夫人说:“原本给你那两个庶女挑选的两个对象,他们除去家世差了那么一些,其实还是有前程。

    说起来,我觉得那两个庶女如果不是生在我们程家,她们反而有些配不上别人的好人品好本事。”

    程家三老夫人听她的话,笑着说:“有时候,福气都送到面前去了,她们不愿意弯腰去拾,我们也不能压着她们去拾。

    再说我们纵然能压制她们接受了福气,她们要是一直无心,她们到头来也会受不住那冲天的福气。

    她们现在自愿的事情,那将来她们的日子好好坏坏,也怨不得任何的娘家人。”

    程家三老夫人行事明快,她派人把消息送去给两个庶女。

    虽然象这种外地的姻缘,有官媒查实双方家庭的消息。

    可是程家大多数的人,对这样的姻缘是持怀疑的态度。

    那些外地的人家,他们愿意结下都城的亲家,一般情况下,他们的家族都是有所贪图。

    特别是这种不拘世家女子嫡庶身份愿意联姻的人家,只怕所图就是跟都城世家扯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