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道士玩网游 > 第74章 给大爷我来10个姑娘
    田伯光号称“万里独行”轻功正是田伯光的强项之一,虽然比起江湖中一些轻功出名的人差了点,比如说明教的青翼蝠王等,但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不过最遗憾的是,田伯光的轻功在这个人来人往的街上并不能发挥出来它的优势作用,田伯光总不能踩着别人的头顶走吧,至于清静,他的迎风拂柳步可就充分发挥了优势,在人群中扭来扭去的,居然轻轻松松的就跟上了田伯光,田伯光见脱身不了,干脆就不跑了,转过身来,一脸戒备的看着清静,嘴上开口说道:“这位兄弟有何事?为什么苦苦追着我不放?”

    “你不跑,我能追吗?”清静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只听他客气的开口说道:“田兄,你不记得我了吗,在思过崖上我和令狐冲和你交过手。”田伯光闻言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惊讶的说道:“是你啊,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不是来找麻烦的就好,敢问兄弟大名?”

    清静回答道:“叫我清静即可。”田伯光点点头说道:“好,那就直呼其名了,不知清静兄你喊住我有何要事?”“确实是有些小事要找田兄帮个忙。”清静话到嘴边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说,不用客气,你是令狐冲的兄弟,自然也就是我的兄弟了。”田伯光这人还是比较大气的。“不知田兄是否知道,定州城这百花楼在何处?。”清静越说声音越小,似乎不想让别人听到他提到百花楼。“哈哈哈,百花楼,当然知道了,没有我田伯光找不到的青楼。”田伯光哈哈大笑,丝毫不在乎四周人听到百花楼那嫌弃的表情。

    清静有些尴尬的继续说道:“那田兄能否带我去一趟,或者给我指个路也行。”田伯光走过来一把揽住了清静的肩,嘴上说道:“走走走,一起去,兄弟,令狐冲哪里都好,就是不好这口,你很对我胃口,我们一定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哈哈哈。”田伯光搂着清静就往街的另一边走去,看样子果真是熟门熟路。

    清静看到田伯光这幅满面春风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说道:“田兄,你身上这毒可是解了?”田伯光回答道:“说起这事,我就更高兴了,虽然我没能完成那位高人的要求把令狐冲带下山去,但不知为何,这毒她还是给我解了,这人实力之高真当是世间少有,而且那长相,那身材,简直叫一个……”

    田伯光说的说的这老毛病就犯了,开始意淫起来了,不过清静倒是听出来了,给田伯光下毒的那人,居然是个女子,这倒是勾起了清静的好奇心了,似乎清静现今为止,不管听到的还是碰到的女人,都不是什么简单之辈。

    “哎哎哎,到了到了。”就在清静正在出神的时候,田伯光突然说话打断了清静的思绪。于是清静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古色古香的酒楼建筑出现在他的面前,门口有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正在揽客,人来人往的生意也没有清静想象的那样好。

    清静再仔细一看,这“百花楼”居然开在定州府衙附近,远离定州城中心区域,清静一直以为这些生意场所会开在最热闹的地方,所以找这“百花楼”一直在定州城最繁华的地方找,实在没想到,这“百花楼”居然不按常理出牌,也活该清静找不到了。

    门口两名花枝招展的女子见到清静和田伯光两人在门口驻足不行,就知道他们两个人是有想法的,立马跑了上来说道:“两位帅哥,快来里面进,今天你们来的正是时候,我们这百花楼正要举行花魁大会呢!”

    田伯光一看就是常客,套路十足,和这几个女子有说有笑,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的就进去了,手上时不时还有个动作揩揩油,清静虽然不太习惯,但也被推推搡搡的就进去了。一进门清静发现,这大堂内基本已经坐满,有个二三十桌人,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两个的花枝招展的女人陪着,桌上放着好酒好菜,真的是一副男人天堂的样子。

    清静和田伯光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来,立马有一个年纪略大,看起来风韵犹存的老妈子跑了过来:“两位帅哥,要两个姑娘来陪吗,陪喝酒陪吃菜,一人一小时只要10两银子,其他的服务有需要就直接跟姑娘们讲,价格另算。”这价格其实并不贵。

    清静扫了一圈,这些都是普通货色,价格自然不会太贵。

    田伯光看向清静说道:“兄弟,田哥我什么都没有,钱还是有一点的,今天你想怎么玩怎么玩,消费都算我身上!”田伯光这么一说,清静心里别说要有多开心了,虽然这里消费不贵,但清静毕竟是要攒钱买房的男人,能少花一点是一点。

    清静开口朝着这老鸨说道:“那就给我挑10个文气一点的姑娘。”“噗”田伯光这口酒随着清静的这句话一口就喷了出来,狼狈的擦了擦嘴,田伯光惊讶的问道:“兄弟,10个?你身体吃的消吗?”清静不说话,只是点点头,田伯光朝着清静竖起了大拇指,嘴上说道:“我辈楷模!”

    田伯光从口袋内掏出了一锭金灿灿的金子,丢给了这老鸨说道:“少了再补,给我这兄弟去找10个文气点的姑娘来,再给我去找个漂亮点的姑娘来,对了,你也留下来陪我,我特喜欢你这种有韵味的。”

    这老鸨见到田伯光一下子给了一锭金子,啥也不管了立马应道:“好好好,我这就去办!”田伯光见她转身,还不忘在她屁股上用力的捏一下,清静用怪异的眼神望向了田伯光,似乎在说:“你这口味也真的重了一点。”田伯光当然看到清静对他着异样的眼神,可他丝毫不在乎,嘴上说道:“兄弟,你是不懂,这小姑娘有什么意思,我碰的多了,这上了年纪的本领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