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画中仙绮霞传 >章节目录第二百四十二章 难吃的饭
绮霞炖了一锅猪肉白菜,又烧了一道笋干腊肉,配上香喷喷的白米饭,这两位大神应该满意。

要知道这青霍神君是个饭量大的。

说起来神仙的饭量是没有准头的,肚子小起来吃点鸟食就饱了,但是真要放开肚皮尽情的吃,一袋子大米也不够。

我说的是一百斤装的。

两位神君正在讨论玉石书简上的内容。

“我大略翻看了一下这些书简,”紫翌看看屋里堆放的这些,大约有五百多卷,他说道:“这里面记录的内容博大精深,不只有修行、内炼的法门,还有天文、算法、易数、三界的地理纲要??????,实在是让我??????不只是惊叹、还如获至宝啊。”

青霍点点头,他说道:“这里面的内容一部分是女娲娘娘自己撰写的,还有一部分是从当时的著作上摘要的,这个工作也不是娘娘一个人完成的。”

紫翌问道:“还有何人胁从娘娘做这件事情啊?”

“她叫慕青,是娘娘的侍女。”青霍抬起头来,心想真是很多年没有见面了,她还在做一个巫师、守着那一方湖水罢!

也许??????,这些书简现在到了紫翌这里,这些??????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

他在心里喟叹了一声,接着说道:“这些书册一共有两千五百卷,这些只是五分之一,你有的是时间,很多疑惑,也许都可以解开。”

紫翌点点头,问道:“神君你为何这许多年??????,不打开这些书简习读呢?”

青霍笑了:“我自幼不爱读书,也不想做什么三界第一的天神,对我来讲,能力这个东西,差不多够用就得了。”

紫翌也有点惭愧的笑了笑,毕竟求知欲这个东西,也是因人而异的。知道的东西越多,就越是觉得自己无知,所以越是有学问的人就越会在浩如烟海的知识海洋中探索,但是紫翌觉得,有学问的人真不见得是有用的人。

就像现在他这样,他宁愿当一个农夫,开垦几亩荒地,能种些绮霞喜欢的菜蔬粮食,两个人干活累了,就坐在田间地头,看夕阳西下,微风吹动着她的发丝,给他递上一碗绿豆汤或是粗梗茶,这是多么让人知足的事!

可是现在,他纵使拥有了这如许多的知识宝库,那又如何呢?只不过聊以打发无聊的岁月,每日被绮霞伺候着吃喝,像个米虫一样在这无尽的时间里苟延罢了。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自己倒没什么,只是让她陪着自己坐穿牢底,这滋味儿真是??????。但是这种想法他也不敢多想,他怕绮霞看出来,他想尽量给她多的、快乐的时光。

她已经抛弃一切来陪他坐牢了,他不能再带给她一丝一毫的烦恼和郁闷,是个男人,就该能承受一切。

绮霞像个家庭主妇一样喊两个男人吃饭。

桌子上已摆好了碗筷,她又炸了一碟花生米,打开一壶酒。

因为石门外面光线有些暗,做饭的时候看不太清楚,所以花生米炸的有点糊。

绮霞不好意思的说道:“先将就着吃罢,等以后我习惯了那灶台就好了。”

青霍没说话,刚拿起筷子又放下,嗖的一下就不见了。

绮霞诧异道:“这个青霍,这是做什么去了?”

紫翌笑道:“给你找灯去了。”

哦,给我找灯去了,还真是的,在炉台上面挂一个油灯不就是了。

她笑起来,说道:“那咱就等等他。”

不到一刻钟点,鸟神就回来了,手里拎着一个黄铜的油灯,另还有一桶油。

绮霞看着他笑的春花烂漫的,给她一个油灯,比给她一个金库要开心多了,这个青霍,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的优点这么多呢。

三个人坐下吃饭,米饭有点夹生,笋干腊肉有点咸,白菜炖猪肉将就着还过的去,两个男人吃的很香,一壶酒似乎不够喝的。

“你们吃着??????还??????可以么?”绮霞小心的问道。

“好吃。”青霍夹了一块腊肉填进嘴里。

紫翌不停的吃花生米,关键是他尽捡糊的吃,似乎是这样盘子里就只剩下好的,不那么黑漆玛哈的难看了。

绮霞苦着脸,手里拿着筷子,别提多沮丧了。

“姐姐,雀儿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么?”青霍赶紧找话题,不然这位女神若是哭起来,另一个就什么好东西都吃不下了,这些好吃的,他还指着紫翌多吃点呢。

“它不想回来。”绮霞拈了两粒米放进嘴里,是生的,自己心急了,煮的火候不够。

“不回来也好,就和青童做个伴儿。”青霍把自己的酒干了,一伸手摇摇酒壶,没有了。

绮霞板着脸说道:“就喝这些罢,没什么好菜,可别白瞎了好酒。”

“哪里,哪里。”青霍把紫翌面前那杯酒拿过来倒在自己杯子里,一边对紫翌说道:“你别喝了,多吃点饭。”

紫翌把饭碗拿过来,倒了一些白菜在碗上,又拨了半盘笋干腊肉,剩下的都推给青霍:“你喜欢吃,多吃。”

两个人都不说话,埋头吃饭,好似天上的御宴也做的没这个香,一会功夫,如风卷残云,桌子上的碗碟干干净净。

“好吃,”青霍抹了抹嘴,看见绮霞那碗饭还未动,他笑道:“反正没有菜了,你别吃了,倒回锅里,明天加工一下再吃。”

紫翌从壁柜里拿出两包点心来递给她:“你吃这个。”

绮霞不说话。

青霍把碗盘收拾了,见只有半桶清水在那里,就嘟哝道:“要是再打口井就好了。”

紫翌笑道:“这已经是不可想象的日子了,还要打井,干脆这一辈子也别要出去了。这牢狱做的,比凡人的日子都好。”

青霍把脏碗盘都放进木桶里,说道:“姐姐你慢慢洗罢,反正有的是时候。”

紫翌说道:“我来洗。”说着他蹲下来要洗那些东西。

“你别动!”绮霞忽的说道:“你要是洗,我就不吃东西了。”

青霍一听,嚯~!这女人不讲理起来可真要命。

拿饿着自己威胁男人,这也就她能干的出来。

我的夕儿会不会也这么疼我呢?

这个心思一动,他打算一会儿就去看看她。

大约她现在正想着自己呢。

紫翌乖乖的站起身来,温柔的坐到绮霞面前,给她在纸包里捡了一块蜜糕,说道:“快吃罢,别不高兴了。你做什么饭我吃着都香,不用这么介意。”

绮霞这才缓和了心思,微微撅着小嘴说道:“我太想让你们吃顿好的了。”

青霍跑过去拍拍桌子:“姐姐,是你太想让他吃顿好的,不包括我!别拿我说事儿。”

绮霞噗的一下把手里的糕丢到他脸上,“我堵住你这张鸟嘴!”

那鸟神一伸嘴接过蜜糕,含混着说了一句:“本人还有要事在身,不在这儿妨碍你们腻腻歪歪了,哎呦,待久了浑身都是酸的,满屋子里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还没等一块糕咽下去,人已经不见。

留下俩个人面面相觑,继而呵呵大笑。

笑够了,绮霞的脸又腾的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