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极赋 >章节目录第一百一十六章 南方姑娘的火气
      咸阳东面,有一山脉,称之为东岭山脉。
      山脉深处,也活动着大量的妖兽,轻易不会走出东岭山脉。
      虽然距离大秦的帝都很接近,可那里的妖兽,也从来不会越过雷池半步。
     妖兽和人族的立场永远都是对立的,可奇怪的一点是,只要不猎杀血脉等级高的妖兽,也很难挑动起妖兽和人族之间的战役。
      毕竟是帝都,有着十万大秦铁骑整戈待战,东岭山脉里的妖兽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
       和人族类似一点在于,东岭山脉里的妖兽,生活的比较艰难,如果有的选择,没有人亦或是妖兽在艰难的地方生存。
      吃过饭后,元正和李尘便快速离开了咸阳城。
      没有乘风而行,很规矩的快步走出,在咸阳城里,要是鲜衣怒马,乘风而行,便是触犯了大秦铁律,无论是谁,都要进入吃上几年牢饭。
      离开咸阳城后,元正才和李尘乘风而行,快速来到了东岭山脉里面。
      今夜的月亮很敞亮,月色下的东岭山脉,有些动人,可听见天籁之音,也可以听见溪水潺潺。
       至于扛把子来到了这里,纯粹就是放虎归山,立即化作本体,一股脑的冲杀向了山脉深处,自己找吃的去了。
       李尘和元正在树林里不快不慢的走着。
       一来是随时警惕,万一天魔宗的人杀到了这里来,他们也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二者,敢在东岭山脉里生存的妖兽,必然有那么一两头颇为厉害的妖兽,血脉等级绝对不低。
       李尘说道:“我们不妨在这里狩猎一番,也能带点吃的回去,也用不着花银子买肉了。”
       元正沉思道:“暂时咱们的口粮还够着呢,不用如此。”
       “等过些日子再说吧,可惜的是大半晚上的,山里应该还有些野菜,可我们也认不出来,不然带点野菜回去,也是极好的。”
       来到大秦之后,元正最大的改变,就是会过日子了。
       不像是在大魏境内,大手大脚,豪掷千金买美人一笑,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现在才发现,千金到底是个啥概念。
       李尘说道:“我认识野菜,我来找。”
       元正都忘了李尘过去的艰苦岁月,许多元正不会的事情,李尘都会。
       “一起吧。”元正道。
        两个大小伙子,大半晚上的出来找野菜,也是够了。
        元正并不打算和李尘同甘共苦,找野菜的事情都是李尘的事情,元正在身边只是照应一下。
        搜罗了差不多半片山坡,李尘怀里抱着一大推野菜。
        不多久之后,扛把子回来了,大半晚上的扛把子,真的如同天神下凡,嘴里还有着浓郁的血迹,看样子是吃饱了。
       元正摸了摸扛把子的龙角,说道:“就算是显化本体,也不要显化出终极本体了,就是寻常万里烟云照的样子就好,这里是大秦的地界,距离咸阳是如此的接近,咱们谨慎一些,总不是坏事。”
       扛把子摇身一变,三根龙角,成了两根龙角,龙尾也变成了蝎尾。
       李尘道:“咱们这会儿回去?”
      元正坐在了一块石头上,思虑道:“在咸阳估计要住一段时间,起码要等你把《生死印》修炼个差不多的时候,起码你可以读书写字的时候,这日子估计还很长。”
       “是要想办法搞点黄白之物,要是在大魏的话,我的老本是吃不完的,可在大秦,经不起挥霍。”
       “可眼下你被天魔宗的人追杀,咸阳又是最好的庇护之所。”
        “等你慢慢的进入正轨之后,咱们是要想办法搞点黄白之物了。”
        李尘嗯了一声,真金白银,永远都是最为难人的东西。
        “咱们在咸阳城里,平时也要小心行事,我不知道天魔宗的斥候有没有到达咸阳,但估计到了,也要做好浴血拼杀的准备。”
        在异国他乡,许多元正平日里不会在意的事情,真的要好好在意在意了。
        摆脱了大魏的铁钩,如今又要和天魔宗的人纠缠上了,入了江湖,破事儿就是多。
        这个夜晚,一切如常,元正和李尘两个,没有遇到任何的凶险,带着扛把子吃饱了之后,两人便原路返回了咸阳城内。
        回到宅院里,李尘将搜罗的野菜搁置在了灶房里。
        接下来,便是洗脚睡觉,元正住在正房里面,李尘住在偏房里面。
        两个人到了晚上,一个要和开花共鸣,另一个,也会潜移默化的修行鹏族的神通。
        ……
       夏季里的大梁城,还算是比较清爽的,临近北斗山脉,自有阴寒之气流露。
       元青和元麟两兄弟在北斗山脉里并肩作战了很长一段时间。
      武道修为,一方面是修行,一方面是学以致用。
      兄弟两人来到这里之后,除了同妖兽厮杀,也不曾落下自己的武道修行。
      忠王府里,柳苍岳设下家宴,元青和元麟因为身份特殊,也被柳苍岳请来了。
      宴席上,除了柳苍岳,柳青诗,柳深,贪狼十八骑之外,还有两位陌生人。
      一个中年男人,面容英俊,一席锦衣,另一个少女,一席淡蓝色的长裙,姿色过人,流露出江南女子特有的婉约和秀气。
      元青和元麟则坐在一起,对这两位不是很在意。
       柳苍岳哈哈笑道:“细想起来和诸葛兄一别,差不多有三十年了,当初一起在朝堂上的峥嵘岁月,很是令人怀念啊。”
       来人是诸葛华,是江南的那个诸葛家族,他不是家主,可他是当朝的二品大员,翰林院的主事人。
       虽说是个文官,主管科举一事,可门徒故旧遍布朝野上下,影响颇大。
       至于那个少女,便是诸葛韶荣了,她和庞洪没有见过面,后来婚事黄了,她也不在意,本身对于武夫,诸葛韶荣是有好感的,但若是一个粗糙的武夫,那就真的没有好感了。
       诸葛华笑道:“苍岳兄真是见外了,这些年都在大业皇城里,许多事忙不过来,许多朋友也不曾走动,还望苍岳兄见谅。”
       “这一次来大梁城,一来是看望一下苍岳兄,二来,也打算将犬子送到北斗山脉里的去。”
       “犬子不是个读书的材料,也爱好舞枪弄棒,在南方拜了一个师傅,学了几年南疆炮锤,正愁没有大展身手的地方,我想啊,这北斗山脉里就是最适合年轻人大展身手的地方了。”
        柳苍岳的人缘其实很好,从忠显王的王号便能看得出来。
       元铁山喜欢和柳苍岳打交道,皇宫里的那一位也很厚爱柳苍岳。
       因为只有一个女儿,自然是受到了各方豪杰的百般宠爱,这辈子,柳苍岳除了做个老好人之外,再无别的选择了。
        柳苍岳笑问道:“不知道令公子现在人在何方啊?怎么不带过来见见?”
        诸葛华道:“已经被我提前送去北斗山脉里,直接带着他来见王爷你,害怕给他长了不必要的志气,得让他知道,许多事,都得要靠自己争取,指望别人是没用的。”
        柳苍岳一脸不悦道:“你也是狠心啊,就那么一个儿子,不知道好好宝贝一下。”
        诸葛华道:“管他呢,他自己的路,自己走就好了,我这个当爹的,也只能把他扶持到这一步了,以后他若是哪里做的不好,王爷尽管责罚就是,下官绝无怨言。”
        父子不传道,这话一点都不假,当老子的人,很多时候对儿子都狠不下心。
        诸葛华是南人,可南人有些时候,也是挺狠的,尤其是涉及到了教导家中后辈的事情。
        柳苍岳嗯了一声,没有说客套话了。
        柳青诗和诸葛韶荣坐在一起,两位都是少女,都是美女,坐在一起,生出无限美丽。
        至于元青和元麟两兄弟,来到这宴席之上,就是听着大人们絮叨完了之后,他们才会黑吃黑喝。
        柳苍岳没有刻意的介绍元青和元麟给诸葛华。
        诸葛华也刻意避开了元青和元麟的存在。
        身为南人,诸葛华还是挺憎恨元铁山和庞宗的,虽说元铁山没把江南怎么样。
         可当年众多江南士子对元铁山口诛笔伐,这个仇也算是结下了。
         本来这件事元铁山是不在意的,可齐冠洲就不愿意了,派出亲卫,私底下杀了不少江南士子,以作警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柳苍岳和诸葛华喝的都有点多了,老兄弟两人互相搀扶着,去向了内厅,打算还要在棋局上大战三百回合。
        贪狼十八骑也是吃饱了走人,还有重任在身。
        就剩下了元青和元麟,柳青诗和诸葛韶荣。
        虽说女子相妒,不过柳青诗和诸葛韶荣因为有着上一代人的交情,她们见面了之后也是自来熟,很快就混在了一起,无话不说。
        待到长辈们都走了之后,诸葛韶荣才神色不悦的看向元家的两位兄弟。
        说道:“你们的好弟弟干出了对不起青诗妹妹的事情,你们两个当哥哥的,难道就不表示点什么吗?”
        话说回来,无论是元青还是元麟,很少遇到柳青诗,也基本上没有说过话,虽不至于互相伤害,但肯定是互相都不认识。
        柳青诗拽了拽诸葛韶荣的袖口,不希望诸葛韶荣为自己出气,那件事过去了,不过去也得过去。
         元麟没有多大的反应,元青也是雷打不动。
        兄弟两人,面对诸葛韶荣的责问,都是不进油盐的状态。
        诸葛韶荣喜欢剑道,虽然没有名剑在手,但多少还是有些硬把式的。
        不过听到诸葛韶荣那嗲声嗲气的南方口音,元青和元麟也不觉得诸葛韶荣的把式到底有多硬。
        元麟忽然间想起了元正说过的那句话: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去把诸葛韶荣的事儿给办了。
        其实元麟很想将三弟说的这话复述给诸葛韶荣的,不过为了大局考虑,还是算了。
        翰林院的主事人又如何,当朝二品大员又如何,他敢在朝堂之上,血溅五步吗?
        论家底的话,这天底下最硬气的,怕也就是武王元铁山了。
          麾下战将上千,大军数十万,虽说在朝堂上不讨喜,可人家硬气,也不在意那些事情。
        诸葛韶荣见元青和元麟没多大的反应,火气上来了,同为女子,诸葛韶荣很替柳青诗难过,心疼。
        她有些咄咄逼人的问道:“你们两个,真的一点都不愧疚吗?”
       还是嗲声嗲气的,听得元麟和元青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从容笑容。
       “你们笑什么笑?”诸葛韶荣娇喝道。
        南方女子的口音,越是生气,北方的男儿,就越觉得有意思。
        元青不冷不热的说道:“我们要怎么样?道个歉,给点礼物,然后这事就过去了?何必做那些无用之功呢。”
       诸葛韶荣冷笑道:“听闻武王长子,乃是稷下学宫戚永年的高徒,没有想到今日一见,竟然也是一个泼皮无赖。”
        元青并不生气,他也没工夫跟一位女子计较。
       柳青诗拽住诸葛韶荣的袖口低声说道:“姐姐,别说了,他们两个其实是好人,来到大梁城之后,也挺辛苦的。”
       练过武的女子,多数都有些耿直。
       诸葛韶荣理直气壮道:“他们是好人,你难道不是?”
       柳青诗:“……”
       无缘无故的,遇到了一位找茬儿的诸葛韶荣,元青和元麟也是无奈了。
      此地不宜久留。
       兄弟两人同时起身,离开,他们在大梁城租了一间民宅,平日里就在那间宅子里面,元麟有姜灵陪着,元青是一个人,不是读书,就是修行,日子和元麟比较起来,显得有些清苦。
       但元青已经到了自己的本家境界——元境。
       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武道修为能抵达这个境界的,极少。
       就在兄弟两人刚走出大堂口时,诸葛韶荣并指为剑,一道清凉的剑意,笔直的刺向了元青和元麟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