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三尺剑气长 >章节目录第九十八章妖狐女子
    一个境界之隔,仿佛就是天地间的高度。

    自从踏入炼神境,不管是看到风光无限,还是感悟到的大道玄妙,都不是炼神境以下的三境能相提并论的,修行之路如同登山,走在半山腰的修士,和已经到达山巅的修士,均是回首远望看到的景象可是大不一样。

    终于能御风远游了,用一个字来形容的话。

    那就是,爽!

    若是寻常剑修,在初踏修行路的时候,就会在身体某个重要窍**,开始尝试孕养一柄本命飞剑,酆无敌有些不同,那就是先在窍**孕养了五缕剑气,等到有朝一日修行到炼神境,直接融合五缕剑气合而为一,化为一柄威力超凡的本命飞剑。

    说起来,酆无敌气府内的衍生的气象惊人,气府内的灵气,不但以一方池塘的样子呈现,再往上去看,居然还有一片气势宏伟的天宫,原因不外乎两点,首先其一,是其资质方面,用绝无仅有来形容,是有些夸张了些,出类拔萃的话,绝不过分。

    其二,是那种玄而又玄,缥缈无形的气运,哪一个登临绝巅的大修士,不是有海量的气运傍身,光有一副修道的好体魄,在半路夭折的天才绝对不在少数,就是因为不被大道所庇护,看似天降横祸,人力难以掌控,实则就是气运浅薄,稍有不慎的话,就会身死道消。

    修行之路,本来就是遥远漫长,只要资质不是太差,悟性也还好,等到境界高深了以后,就是耗费光阴的水磨功夫了,随着修为的积累,只要不是遇到瓶颈,还有那止境的天堑,升境倒也不难。

    酆无敌虽然如今已是炼神境大修士了,但是回到外界以后,也难以发挥出炼神境修士相应的威力,毕竟在这些小天地修炼的是其元神,在外面体魄修炼到的境界,相比元神来说差距不小,等元神重归肉身以后,元神境界会被压制下来,为的就是能与体魄相符合,只有再次修炼到炼神境,才能使出与其境界相同的手段。

    但是威力和差距,对比其他炼神境修士,可是大不一样,可以理解为,一个相同的境界,酆无敌可是修炼了两次的,两次修行的叠加积累,不说能发挥出双份的实力,一份半总是可以的!

    所以说,酆无敌在界楼内,把元神修炼的境界越高,等到回到外界后,收获的也就越大,那位神秘的客栈老掌柜,说的确句句属实,这真的是一桩天大的机缘。

    要是在这里修到止境,酆无敌未来的成就,想想就恐怖,不说是千万年来第一人,也相差不多,为何会这样说?

    只因为当初那位老掌柜说过,客栈修建至今为止,只接待过几波客人,就是不知道那几波客人在这里修炼到什么境界,最后又没有成功走出去?

    要知道,一旦在这里身死,可就一切都变成虚无了,外面的肉身也会因为元神长时间离体,生机陨灭。

    五年时间已经过去,酆无敌也大致把这方小天地探查清楚,这里的妖魔,除了一头统领了一半疆土的大妖是炼神境巅峰,其余几个都是和酆无敌境界一样,炼神境初期而已,对于本就是剑修的酆无敌来说,想要将其斩杀,问题不大。

    但是事情说起来简单又很复杂,棘手的地方就是,一旦和这种境界的妖魔交手,声势必定惊天动地,凭现在的境界修为,还做不到短时间内轻松将其斩杀,如果其他妖魔问讯赶来援助,会使自己陷入困境。

    酆无敌又不是容易冲动的性子,没有太大的把握的时候,不能在动手后全身而退的话,是不会轻易去找这些妖魔麻烦的。

    占据着灵气充沛山头的几尊妖魔,在这几年里,一直苦苦寻找酆无敌的踪迹,只不过酆无敌实在过于谨慎小心,总是行走在偏僻的山林中,而且是昼伏夜出,很少露面,让这方小天地的妖魔一度认为,那个以元神来此修行的人族少年,已经秘密离去,早就不在这片天地间了。

    刚来的这里的时候,酆无敌就发现这里其实和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四季轮换,昼夜交替和清微天一模一样,仔细深想过后,才明白这里的非凡之处,要知道这里是独立的一处天地,并未与大天地互通,怎么也会有日月光辉和漫天星辰的呢?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酆无敌推测这里的日月是有人以大神通演化而来,相比外界的日月星辰,光芒都较为暗淡,虽然如此,也足够惊世骇俗了,能有这种手段的人必定是功参造化,比起天界仙人,恐怕也是不遑多让。

    月光柔和,山中密林深处,一块巨石之上,一袭白衣盘坐其上,不远处的高大树木后面,光线昏暗,突然响起一声树枝折断的声音,接下来就是一串哗啦啦的树叶声由近及远,像极了一只受到惊吓的野兽,落荒而逃。

    那一袭白衣的男子,睁开了双眼,淡然开口说道:“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了,出来聊聊?”

    过了好久,见对方也没有任何回应,酆无敌起身跳下巨石,对着暗处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还请出来一叙。”

    黑暗中的一颗参天大树背后,脚步声缓缓响起,走出一位身穿彩裙,身材高挑的妖娆女子,向着酆无敌慢慢走来,不过眼中防备之色不减,一直盯着酆无敌的一举一动。

    走到了距离酆无敌身边十步左右,便不再向前,可能这段距离,女子认为足够安全,先是嫣然一笑,轻声开口道:“公子真是目光如炬,明察秋毫。”

    酆无敌不解风情,一脸正色道:“希望姑娘能够坦诚相见,尽早说明来意,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对面女子伸出玉手,轻轻拍着雪白的胸脯,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公子说这种话,可是让奴家心里好生害怕。”

    虽然语气轻佻,但是生的一张狐媚脸庞的女子,眼中视线仍是紧紧盯着,酆无敌放在背后的右手之上,不曾移开半分。

    酆无敌轻笑道:“害怕?一个柔弱女子如果会害怕,怎么胆敢深夜来到这种深山之中。”

    曼妙身姿的女子,笑脸僵硬起来。

    酆无敌仍是一脸平静的看着她,终于女子再次向前走了两步,叹了一口气,“其实奴家确实有事相求,只怕公子不答应。”

    酆无敌也学狐媚女子先前作态,摆出一副惊吓状,“只要你不是想要我这条命,其他事都可以说来听听。”

    年轻女子开口回应道:“公子说笑了,奴家只是希望公子离开这里之时,可以带我一同离开这片天地,毕竟这方天地太小,难得大自在。”

    酆无敌眼睛微眯,“要是我说我不答应呢?”

    女子神情不变,只不过语气有些冷淡,“那我只好将公子的踪迹散播出去,至于是不是死在公子手中,反倒不重要,到时候我能与公子共同丧命在此,也算是有几分殉情的味道。”

    “你这是要挟我?”

    酆无敌放在背后的右手,并指如剑,一股浓烈的杀意瞬间笼罩了这片山林,身前女子汗毛倒竖,如临大敌,身子不断后退,看着眼前这位温文尔雅的少年,一言不和就要动手,难道真的不怕泄露踪迹?

    过了不知多久,这位白衣少年摇了摇头,收起了刚刚外放的磅礴剑意,不远处那位随时准备动手的年轻女子也松了一口气,收起了背后上下翻飞的六条雪白尾巴。

    见女子欲言又止,酆无敌淡淡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坐镇谪落山的那只六尾妖狐对吧?!”

    女子闻言,轻轻点头。

    酆无敌继续说道:“你的事,我这几年也略有耳闻,不过你要跟我去外界这件事,我说了不算,等我出去以后,可以替你问问人家的意思,要是人家愿意放你出去,皆大欢喜,不过你也别全都指望我,我尽力而为。”

    狐媚女子刚要动作,酆无敌摆手道:“先别着急谢我,要谢也先谢过你自己,这么多年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不然……今晚你一定会死,而我会活”

    女子听着白衣少年,轻描淡写的说着这些让自己心惊肉跳话,不禁汗流浃背。

    最后狐媚女子离去前,酆无敌对其说了一句话,让这位六尾妖狐幻化的女子,笑意满面。

    “我在这里之后的几年里,如果有机会,我会帮你解决那个麻烦。”

    酆无敌看着腾空远去的年轻女子,一声叹息道:“平白无故,又接了一件麻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