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神话禁区 >章节目录第七九二章一半真相
我敢肯定,薛玉打开棺材之后,被压制在棺材当中的山川精气瞬间爆发,形同巨石陨落覆盖了整座墓地,那些白衣无名在猝不及防之下命丧当场。不对,应该说,白衣无名对抗不了那种犹如山川精气山崩地裂般的威力,被生生压成了肉酱。只有薛玉和另外一个探神手侥幸逃脱。
此时,铜棺当中的山川之灵已经停止外泄,墓葬又恢复了平静,探神手中也只剩下薛玉和侥幸逃走的林老头。
我倒背双手看向薛玉道:“薛玉,你现在成了我的阶下之囚,还有什么话说?”
薛玉勉强抬手擦掉自己嘴角上的血迹:“你只不过是侥天之幸赢了我一回,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么?就算你能赢了我又怎么样?你的部下,还是因为你的愚蠢伤亡殆尽,雪妖狐还是因为你的自大狂妄陷入危局。等着吧!你很快就能看见叶寻的人头被送到你面前,你的愚蠢,是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
我正要说话时,远处传来一声锁铃晃动的声响,听上去是有人打算顺着探神手留下的绳索,滑进船舱底层,可是对方又不敢确定下面的情况,正在摇铃预警。
薛玉听见铃声不由得哈哈笑道:“王欢,你听见了没有,我们的人要下来了。叶寻死了,李小猫也死了,如果不是因为你自作聪明,他们绝不会死。你就是一个蠢货,无可救药的蠢货。”
我淡淡对铃儿说道:“先找件衣服穿上。”
“哈哈……”薛玉尖酸笑道:“现在知道什么是要脸了?你们的脸其实早就丢光了。你现在穿上衣服也没用,等一会儿,我还会让人把你们的衣服剥下来,给雪妖狐好好露露脸。”
“我会记住你的话,过会儿,我就让你这个无名宗大长老一展风采。”说话的人是叶寻,他刚从上层跳下来,就听见薛玉在大放厥词,眼中顿时寒光四起。
薛玉的脸色顿时惨白如纸:“你们……我的手下呢?”
“都死光了!”叶寻稍一挥手,李小猫就把被五花大绑的佟杰和林老头一块儿扔进墓葬,跟着李小猫跳下来的,还有许久未见的蓝宝儿。
“蓝宝儿!”薛玉看见宝儿的瞬间,一切都明白了。叶寻和李小猫没法对抗佟杰率领的白衣无名,并不代表蓝宝儿也一样束手无策,没有豆驴那个级数的用毒高手在场,没谁能压制蓝宝儿的蛊毒。
蓝宝儿对着我嘻嘻一笑,就躲到了一边儿,自顾自的玩起了游戏,对墓葬里的事情看都不看一眼。
薛玉却骇然向我看了过来:“你什么时候留下的后手?”
我淡淡说道:“我想,我的一切行动应该都在你的监视之下吧?你难道不知道,我在回到仓库的时候,盯着仓库上那个破洞看了好一会儿么?那时候,我看到了故意躲在破洞边上跟我闹着玩的蓝宝儿,也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我沉声道:“我们从一开始,只顾着去看眼前的敌人,却忘了藏在身边的危机。这就是我为什么会输给你的原因。”
我转向薛玉道:“其实,你并不是什么未卜先知,用兵如神的韬略高手,而是占据了所有先机,才让我处处受制。”
我冷声道:“探神手的沿海驻地,其实是你故意送给我的东西吧?”
薛玉冷笑道:“王欢,你是我见过脸皮最厚的人,明明输了,还要找各种理由给自己开脱,你不但蠢,而且虚伪。”
我没去理会薛玉的嘲讽继续说道:“我不知道沿海禁区的局你们布了多久,但是我敢肯定,你们布局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神魔墓园上,所以,没有人注意你们无名宗的动静,这才让你们在沿海地带从容布置了一个圈套,等着我往里钻。”
“但是,你们又怕狐妈的情报系统发现无名宗的动向,所以,你们故意把消息透漏给了铃儿,让她及时赶到研究所,把我弄到了沿海。我们马不停蹄的赶来沿海时,你们的计划就已经展开了。”
薛玉不住冷笑道:“你接着往下编,我听着。”
我继续说道:“你们先是用沿海驻地的人命,让我小胜了一场,也顺理成章的把七言秘匣送到了我的手里。这个时候,你们的奸细就蹦了出来,只不过,我当时并不知道那个人就是李莎。”
我说话之间,看向了薛玉,后者除了冷笑之外一言不发。
反倒是铃儿不敢相信的说道:“李莎怎么可能是奸细?她也是郁金香家族的后裔,她不会……”
我比了个手势,意思让铃儿先等一下,我自己继续说道:“李莎当时一力主张要透视七言秘匣,而我当时虽然在否定她的建议,但是也有几分动心的意思。这个时候,你们送来了第二个人,就是驻地原先的负责人,他告诉我,七言秘匣不可透视之后,也就彻底打消了我对秘匣的怀疑。事实上,那只秘匣是你故意埋给我的一颗雷。”
我说话之间,从背包里倒出两只秘匣,抬手一刀往匣子上砍了下去,两只秘匣先后开裂之间,匣子底部也露出一张电子板。
我冷笑道:“这两个东西的遥控器在你身上吧?实际上,我秘匣里弹出来的东西,都是你在控制,你想让我看什么,就可以让我看什么,所以,我一直都是在被你牵着鼻子走的原因就在这里。”
薛玉脸色微微一变,却马上恢复了镇定:“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听不懂我说什么不要紧,我挑你能听懂的说。”我沉声道:“我动用了海量的人力、物力都找不到的张子硕,其实早就落进你的手里了吧?所以你早就知道龙脉禁区的秘密,甚至已经打开了若干个五蛇秘葬。你唯独没能开启的秘葬就是郁金香。因为,开启郁金香秘葬的关键人物在我身边。”
我脸色阴沉的道:“因为你掌握着绝对的先机,所以你接二连三的给我布置了无数个陷阱。而且,你的那些陷阱都极为高明,真假参半,虚虚实实,如果不是我还有点脑袋,说不定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你的陷阱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你。”
薛玉抬眼看向我道:“我很想知道,我的陷阱都在哪里?”
“你的第一个陷阱是工地上的养龙池,蛇雕左眼的密卷,是你故意留给我的东西。但是,那只密卷你却丝毫没有作假。甚至没去碰过那只密卷。密卷是真,传承是真,你用真的东西把我给骗到水仙观。”
“你明知道水仙观的存在,却没去开启过水仙观。而是故意让李莎带人闯了进去,直接把我给引进了水仙观。其实,你是想让我自己分析出王直曾经在故意掩饰孙恩秘葬这个事实。”
我说话之间,一直在紧盯着薛玉的表情,对方虽然极力的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脸上的肌肉却在不断跳动,我的推测显然已经全都说中了。
我继续说道:“而后的鲨鱼礁,即使我找不到任何消息,你也会想办法透漏给我信息。不幸的是,我自己找到了鲨鱼礁的传说,又自己一头扎进了你开发了一半的鲨鱼礁。那只守着龙|穴的百足天蚣,其实,是你们给钉到墙上的吧?为的就是能让我们在鲨鱼礁里顺利进出。”
“我闯入鲨鱼礁之后,遇上的事情跟你们一开始的打算不太一样,或者说,你都没想到,鲨鱼礁下面会有那么多隐秘。但是,这也正中了你的下怀,因为这种半真半假的事情,足够我相信那是一个没人发现的秘境了。”
我紧盯着薛玉道:“那时候,你看似在跟铃儿交手,实际上是在给我下套,想让我觉得,你们探神手不敢轻易跟研究所对碰,也在最大程度上打消了我的警惕,我不得不说,那时候,你成功了,我也膨胀了。”
“我从鲨鱼礁出来之后,第一个反应是,你掌握着更多的线索,所以我不得不跟你合作。这时候,你的阴谋才正式展开,一步步把我引进了你的陷阱。”
我看向薛玉时,眼中杀意狂泄而出,双手也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我当时太相信自己的判断,结果葬送了老刀。你薛玉该死,探神手该死,夜鹰更该死。”
铃儿猛然看向我道:“这和夜鹰有什么关系?”
铃儿话一说完,马上反应了过来:“你是说,夜鹰把我们的情报卖给了薛玉?李莎该死!”
李莎跟随铃儿多年,对她手头掌握的资源十分了解,想要给我们错误的情报,就得先控制铃儿的情报来源,薛玉应该是先一步用重金买通了夜鹰,给铃儿发来了错误的情报,才两次在关键的时刻误导了我们的判断。
铃儿看向薛玉时,眼中也泛起了冷意。
我沉声道:“本来,你的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但是,你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让我肯定了自己所有的推测。”
到了这个时候,薛玉已经不想再争辩什么,索性开口道:“我很想知道自己的错误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