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这么嚣张 >章节目录第87章 重金悬赏
    丁寒身上的杀气很大,他冷冷的盯着阿彪等人。

    阿彪等人都在那里不停的发抖,虽然阿彪很想说话,但是一种强烈的恐惧感充斥着他的全身,他根本就无法说话。

    丁寒察觉到了阿彪等人的惧意,他把身上的杀气收了起来。

    阿彪只觉得身体一阵轻松,他急忙在那里说了起来,“丁爷,我已经看过监控了……您的朋友被老瓢虫给弄走了!”

    “老瓢虫是这附近的混子,他一般都在夜店这边捡尸……平时他很少对正经女人下手!”

    “不知道他今天是怎么回事,竟然对您的朋友动了手脚!”

    阿彪刚才已经得到了手下的通报,他已经知道是谁干了这件事情。所以他一口气就把老瓢虫给说了出来。

    “老瓢虫现在在哪?”丁寒的声音很是冰冷,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淡淡的杀意。

    老瓢虫在夜店里随便动别人,他管不着。

    但是老瓢虫敢动雅雅的朋友,那就是死!

    阿彪急忙在那里说道,“丁爷,老瓢虫的淫窝很多,那家伙非常的狡猾……有可能他去了附近的宾馆,也有可能他去了哪个民房!”

    “我和弟兄们得挨个找!”

    丁寒的脸色很难看,如果不能马上找到方媛媛的话,那用屁股想想也知道方媛媛会出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两辆越野车飞快的从远处开了过来,那两辆越野车快速的停在了夜店的门口。

    金牙狗带着那些保镖都从车上跳了下来,他快速的朝丁寒这里跑了过来。

    金牙狗老远就看到丁寒的脸色不好看,他在心中不停的嘀咕,他NN的,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惹到了丁爷!

    金牙狗跑到了丁寒的面前,“丁爷,我来了!”

    丁寒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金牙狗看着阿彪问道,“阿彪,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总的朋友被谁给搞走了?”

    “狗哥!”阿彪看着金牙狗急忙弯身说道,“我看过监控了,人被老瓢虫给弄走了!”

    “你小子到底是干什么吃的……”金牙狗一脚踹到了阿彪的肚子上,阿彪直接就摔了出去。

    阿彪躺在那里咳嗽了两下,接着,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站在那里一声也不敢吭。

    虽然金牙狗现在做的是正行,但他还是控制着华安这里的地下生意,只不过那些地下生意现在比较规矩,不像以前那么嚣张和猖狂。

    金牙狗朝丁寒看了一眼,他见丁寒的脸色很难看。他在那里非常的害怕,这位丁爷可是尊煞神,要是他发起火来,那我们都讨不了好!

    “丁爷,您别急!我现在马上就安排弟兄们做事!”金牙狗看着丁寒急忙说道。

    丁寒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金牙狗看着那些手下喊了起来,“你们都给我听好了!现在你们马上给华安所有的兄弟打电话!”

    “如果有人能把方媛媛女士安全的送到疯狂夜店门口,奖励五百万!”

    “如果有人把老瓢虫也一起送过来的话,那我就再多奖励他五百万!”

    “就说是我金牙狗说的……绝不反悔!”

    那些小弟在那里应了一声,他们都急忙拨通了手里的电话。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快速的驶来了一辆出租车,那辆出租车犹如赛车一般,那辆出租车开得飞快,那辆出租车快速的停到了夜店的门口。

    麻人杰穿着外套从车里跳了出来,他快速的冲到了丁寒的面前,“丁爷,听说您的朋友出事了?要不要帮忙?”

    丁寒看了麻人杰一眼,“方媛媛被老瓢虫给绑走了!”

    麻人杰站在那里一愣,他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老瓢虫可是华安这里有名的老**,方媛媛要是落到那个老**的手里,那可是凶多吉少!

    金牙狗的那些手下都已经打完了电话,他们在那里不停的向金牙狗汇报着情况,“狗哥,电话已经打出去了……那些兄弟现在都出去找人了!”

    “狗哥,把方女士送回来五百万,把老瓢虫抓回来五百万……这价格太诱人了,很多兄弟都让自己的亲戚也出去找人了!”

    “狗哥,我们几个在这里闲着也没事,我们也出去找一下人!”

    附近的那些手下听到那个价格都非常的眼红,那可是一千万啊!要是能抓到老瓢虫,那马上就可以逆袭了!

    金牙狗站在那里一挥手,“行,你们也出去找找看!”

    阿彪带着那些安管马上就跳上了附近的汽车,他们的汽车都飞快的冲了出去。

    麻人杰本来站在那里发呆,找人不是他的强项,可是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朝附近的出租车走去,他拿起了出租车上的通话器,“调度!调度!我是麻人杰!”

    调度急忙在那头说道,“麻总您好,有什么事请讲!”

    麻人杰对着通话器说道,“你给我听好了!现在你马上向全市出租车司机发布一条讯息!”

    “我麻人杰现在寻找一位叫方媛媛的女士,她被一个外号老瓢虫的混子给绑走了!”

    “如果有人能把方媛媛女士安全送到疯狂夜店的门口,我麻人杰奖励他五百万现金!”

    “如果有人能把老瓢虫一起送过来,那我再奖励他五百万现金!”

    “我麻人杰说的话,从不食言!”

    麻人杰的声音很有力度,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坚定。

    他上次欠丁寒一个很大的人情,所以他这次要还给丁寒。

    麻人杰的心里还有自己的小算盘,丁先生那可是有大本事的人,如果能跟丁先生拉上关系,那我的出租车公司肯定会更牛叉的……

    调度在通话器那头吃了一惊,她在那里重复问道,“麻总,您确定没有说错?总共是一千万?”

    “没错!方女士安全回来,五百万!把老瓢虫押回来,也是五百万!总共一千万!”

    调度在通话器那头急忙应道,“麻总,我明白了!”

    调度在那里调了一下频率,接着,她的声音在通话器里传了出来,“华运出租车公司所有的司机都听好了!一个发大财的机会来了!”

    “方媛媛女士被华安的混子老瓢虫给绑走了!如果谁能把方媛媛女士给送回来,那他就能得到五百万现金!”

    “如果谁能把老瓢虫一起押回来,还能多得五百万现金!”

    “这是麻总的承诺,绝无虚言!”

    也就是眨眼之间,整个华安的出租车全都收到了这个消息,那些出租车司机纷纷让自己的客人下车,接着,他们开着出租车就在大街上巡视了起来。

    那一会,大街上到处都是飞驰的出租车,甚至有些出租车专门停在酒店门口。他们看到有的醉酒妹子和男人在一起,他们马上就去盘问。

    丁寒看了麻人杰一眼,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远处又有两辆越野车飞快的行驶了过来,那两辆越野车直接停到了夜店的门口。

    几个男人从越野车上跳了下来,带头的那个男人说道,“丁先生,对不起,我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