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章节目录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我去当你的男模怎么样
“看来这次的比赛,我不用去就已经输了。”

    宋轻笑垂着头,闷声的说道,眼角有眼泪缓缓的滑落,掉在了衣服上,蕴湿了一小片的痕迹。

    若是因为能力不如别人而失败,她都不会这么难过,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可是现在竟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使得她失去了比赛的资格,她真的是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可是……却又没有办法。

    看着她委屈难过的样子,傅槿宴也是心疼不行,试探性的说道:“要不然这样好不好,现在比赛都是由傅氏作为主办方,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将比赛的规则改一下,你看……”

    话还没有说完,宋轻笑便猛地抬起头,红着眼睛直接拒绝:“不行,绝对不行!当初我就是因为不公平,差点儿失去了比赛的资格,是杰森老师和……你一起努力,才让我沉冤得雪。现在若是因为我临时的改了比赛的规则,那对于那些已经准备了好久的其他选手来说,岂不是更不公平。况且这次的事情是我一个人的缘故,和其他人没有关系,所以更不能让他们来替我承担责任。”

    闻言,傅槿宴的脸上露出了赞许的表情,轻轻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你还是那个正直的不愿意仗势欺人的性格。既然你不愿意让我改变规则,那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去当你的男模特,怎么样?”

    “你?!”

    听到他的提议,宋轻笑当时就有些惊讶的反应不过来了,呆呆的看着他,眨了眨眼睛,下意识的问道,“你会吗?”

    “那有什么难的,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轻哼一声,傅槿宴表示这完全都不是事,“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在,你可以教我啊,你和韩潮练了这么久了,怎么着也能知道个大概了,教别人应该是不在话下的。”

    宋轻笑咬了咬唇,神情有些挣扎。

    确实,经过这一个月的不断练习,模特的基本要领她都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要是教也不是什么问题。

    但现在关键是……真的要用傅槿宴来当自己的模特吗?

    堂堂傅氏集团的总裁,手下员工数以千计,结果跑来自己这里当模特,传出去会不会被骂个狗血淋头啊?

    “傅槿宴,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毕竟你的身份……”

    “我的身份怎么了?”没等她说完,傅槿宴便已经反问了起来,“我的身份是贴了金了还是镶了钻了,就那么的金贵?家里也没有皇位要继承,父母开明你也是了解的,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理由很强硬,使得她完全都没有办法反驳。

    皱着眉头仔细的思索了一番之后,确实也是没有更合适的办法了,宋轻笑只好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同意了。

    看见她点头,傅槿宴的眼眸中迅速划过一抹得意的亮光,稍纵即逝,快的令人根本就抓不住。

    一切都按照他预想的方向进行着,没有出现丝毫偏差。

    眼看着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宋轻笑也没有时间磨蹭了,赶紧拉着傅槿宴就冲了进去,在最后的时刻到达了现场。

    其余的选手里面,大多数都是认识傅槿宴的,此时见到他竟然跟着宋轻笑进来,看架势似乎还是她的模特,一时之间惊讶不已,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宋轻笑感觉有些尴尬,咬着唇神情纠结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此时若是地上有一条缝儿的话,她都能马上就钻进去了。

    察觉到她的不安,傅槿宴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将她往自己地怀里抱了抱,眼神凌厉的扫向众人。

    顿时,所有的议论声都不见了。

    对此傅槿宴很是满意,拍了拍宋轻笑的肩膀,示意她放宽心。

    节目录制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宋轻笑抽空看了看手机,上面依旧没有韩潮的任何消息,就像是整个人都消失了一样。

    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危险,宋轻笑扯了扯傅槿宴的衣袖,悄声的将自己的顾虑说了一下。

    傅槿宴听了,点了点头:“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人去查看,要是有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瞒着你,第一时间就告诉你了。”

    宋轻笑这才算是放下心来,专心的开始准备比赛的事情。

    工作人员当着众人的面,将规则再一次仔仔细细的讲述了一遍,随后又将比赛的主题交到众人的手中,再将选手们分配到指定的房间,进行为期三天的比赛。

    在这三天之中,两个人都住在同一个房间里,同吃同住,共同设计,直到最后一天的中午十二点才能离开。

    中途不管是因为任何的原因离开,都视为自动放弃比赛,取消比赛资格。

    听完这个要求,傅槿宴更加庆幸自己一开始的决定。

    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就算有摄像机拍着,那也不好,他忍不了。

    不过现在没事了,陪在宋轻笑身旁的是他,而不是韩潮,就算是待在一起一年都没有问题!

    进去房间之后,宋轻笑将所有的工具全部都准备妥当,然后……坐在桌子前面发呆。

    她有些乱。

    之前都是和韩潮一起商量的,所有的想法也都是围绕着他展开的,但是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生变故,临时换成了傅槿宴,两人的气质有着根本上的差距,这使得她原本的那些准备基本上都没有了用处,现在完全是一头空白,一点儿思绪都没有。

    傅槿宴在一旁帮着她将布料等用品摆放整齐,回头看到她坐在椅子上,皱着眉思考的样子,便没有出声打扰她,自己坐在一边,拿起一本杂志,翻看起来,准备在里面找寻一些有用的东西。

    时间就在这安静的氛围中,一点一点的流逝了……

    等到傅槿宴将几本杂志都看的差不多了的时候,转头看向宋轻笑,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从一开始宋轻笑就保持着那一个姿势,到现在为止,已经好几个小时了,竟然动都没有动一下,就像是凝固住了一样。

    ——变成了一个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