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威震关东 >章节目录第十三章 险境!
    “啪!”

    金雁镖见时机到了,朝天放了一枪后,十几号有枪的手下,一齐朝天搂了一枪。

    寂静的山路霎时间枪声大作,紧接着三十多号土匪从路边林子里同时露头,挥舞着手里的家伙围向马车。

    打正面半围住马上后,金雁镖手里掂着盒子炮,扯着嗓子大喊:“这车货爷爷们要了,要命的都给老子滚!”

    一般的护卫见到这个阵势,肯定撒腿就跑。

    一跑这就中了金雁镖的算计,只要人一脱离马车的范围,他马上带着手下追杀。三十多号人弄七个人,绝对手到擒来。

    “好汉,这是遵化八通商行的货。您行个方便,日后我们老板必有重谢!”

    林老板派出的两个手下,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卖了。

    合力控制住被枪声惊到的马匹后,大大咧咧地亮出了名号。

    金雁镖对着其中一个伙计,抬手就是一枪。把人放倒后,吆喝道:“什么特么八通商行,算个球!弟兄们给老子上!”

    “杀啊!!”

    随着金雁镖的呼喝,三十多号土匪拎着手里的家伙就涌向了马车,一时杀声震天!

    “啪~”

    “啪`啪~啪!”

    随着枪声响起,情况大出金雁镖和他一群手下的意料,护车的人不但没跑,反倒掏出短枪,借着马车的掩护开火了!

    一个照面儿,冲在前面的土匪就被放到了四五个。

    土匪们一下就懵了,他们都得了交代,不准朝马车开枪,可这么硬冲不是送死嘛!

    略一迟疑后全都掉头,撒丫子就往林子里跑。

    金雁镖从错愕中恢复过来后,也跟着猫着腰连滚带爬的退回了林子。

    回头看了一眼,怒火瞬间灌了头顶!

    就这么一冲一逃的功夫,自己手下就倒了八个!

    这三十多号人可是他全部家当,眨眼的功夫就损失这么大,让他根本无法保持理智,对着马车后面一个露出的脑袋就是两枪。

    接着声嘶力竭的吼道:“弟兄们,给老子往死里打!”

    一瞬间老套筒和短枪交互射出的子弹,打的噼噼啪啪枪烟四散。

    金雁镖一开始就打错了主意,押车的七个人里,有四个是游击队精挑细选出来的好手,大仗小仗不知道打过多少。

    再一个他们也知道押送的西药有多重要,怎么可能扔下货逃命?

    林老板剩下的那个伙计,开始时是想跑,可见护车的几个人,一个照面就把劫道的土匪给打退了,也被激起了胆气,从腰间拔出手枪,对着林子里的人影乱射。

    百鹿山那面虽然人多,但有枪的也就十几个。好在躲进林子里有了掩体,一时间两方打的半斤八两。

    金雁镖到底是老匪了,稍微冷静下来后,知道不能这么耗下去。换了个弹夹,探出头照着马屁股就是一枪。

    四周一片枪声,拉车的马本来就毛楞得厉害,屁股一吃痛,登时甩开步子就跑。

    尽管拖着车跑不快,但大车突然间一动弹,林老板剩下的那个伙计瞬间就失了掩护。早有准备的金雁镖抬手就是两枪。

    “啪~啪!”

    伙计胸前中一枪,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还好被游击队员拉着,随车前行的姑娘一看,脱离了掩护就要去救人。

    然而,这时候一颗子弹“扑哧”一声飞了过来,正中姑娘的小腿!

    “啊!”

    姑娘腿上中枪下意识的发出惨呼,心头慌乱的时候,一个游击队员猛地一扑,直勾勾就挡在了她的身前。

    刚踏实些,护着的人就堆坐在她身上,接着脸上一片温热。

    满眼的血红中,姑娘看到护住自己的同志,脖子中枪血直往外喷,赶忙伸手去按。

    手刚触碰到伤口,一只有力的大手就裹住了她的腕子。

    身体被拽向马车方向的时候,耳边听到:“救不了了,回来!”

    人是为了救自己才中枪的,姑娘哪能舍下,用尽全身的力气掸开抓着她的手,再次扑身过去。拽他的游击队员赶紧脱离掩护去追,再次拽住人后胳膊一较力,把人向马车的方向甩去。

    姑娘被甩到了马车后面,可救他的游击队员后背连中两枪,嘴里喷着血,扑倒了地上……

    姑娘叫郑敏,是自愿投入抗日的大学生,学医的,会做手术。上级安排她这次随着西药一起出关,而游击队最缺的就是这样的宝贵人才。

    出发时四个游击队员就得了死命令,一旦发生意外情况。就算他们几个全交代了,药都不要了,也必须保证她的安全。只要她活着,就能从鬼门关拉回无数战友的性命。

    几个呼吸间就失去了三个人,余下的两个游击队员还要护着腿上中枪的郑敏。瞬间就被林子里打出的子弹,压得不能露头。

    金雁镖一看,从树后面站起身来,大喝一声:“弟兄们,给老子围上去,干死他们!”

    对伙儿有几个人,土匪们非常清楚。眼瞅着死了四个,余下三个里面还有个腿上中了枪的女人,胆气一下就壮了起来。

    有枪的开枪压制,剩下的手里拎着大刀、木枪,猫着腰从林子里钻出来,从两侧向马车围了上去。

    两个游击队员连续开火,身上的弹药已经不多了,见土匪围了上来,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互相看了一眼后,其中一个解开自己的腰带,俯下身几下扎紧了郑敏腿上的伤。

    用手指着身后的林子喊:“往那面拼命的跑,穿过林子后往南,回遵化找到冯大姐,把情况汇报给她!”

    “我不!”郑敏明白情况危急万分,可犟劲儿也上来了,流着眼泪死命地摇头。

    “你留下也没用,回去送信儿,这是命令!”游击队员扯着嗓子大喊。

    “你们特么一个也跑不了,都得给我死在这儿!”金雁镖听到大车后面的喊声,恶狠狠地喊了一句。

    接着招呼手下们:“都给老子听着,今天的事儿办完,酒肉管够,外加一人十个大洋!到时候拿着钱,轮番儿去县城耍乐子!”

    “好!”

    “谢老大赏!”

    钱是个好东西,土匪们的情绪瞬间高涨,连拿着枪的都站起身子,一边往马车的方向靠,一边拉大栓搂火。

    车后面顽强抵抗的两个游击队员,根本无法露头还击,只能把有限的子弹,射向从两侧围上来的土匪。

    这时候,郑敏就算想跑,也跑不了了,他们彻底陷入险境!

    保药还是保人,俩人必须做出一个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