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芒笼罩,那个名字模糊不清,难以分辨。

    然而其上蕴含着一股莫名的强盛气势,令它与这万神录上的其他名字,都有些不同。

    尽管这一点差别非常细微,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容修抬手,修长匀亭的手指在上面略过。

    金色光芒愈盛,将其中气息尽数笼罩。

    那道将将溢出的气势,逐渐削减、消散,隐匿的毫无影踪。

    脚步声在空旷的大殿之内响起。

    “主子。”

    余墨上前,看到容修召唤出了万神录,不由心神一凛,单膝跪地。

    容修手掌一动,万神录应声收起,幻化为一道流光,迅速隐没。

    容修这才半转过身,看向余墨。

    余墨恭敬道:

    “主子,夫人已从星路之上离开,目前破解到了巨灵阵。“

    容修轻轻颔首,似乎并不意外。

    余墨犹豫片刻,问道:

    “主子,幻神殿那边...”

    “静观其变。”

    “是。”

    余墨心中一定。

    看来主子暂且还没有动手的打算。

    “严阁是不是已经回来了?”

    容修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余墨立刻道:”是。“

    “让他老实待着,没有必要,就没必要露面。”

    余墨心中默默为严阁鞠了一把同情泪。

    这位自从被流放,天天想着回来,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一天,结果还没来得及高兴够呢,就又被下令禁足了。

    哎,可怜啊可怜。

    余墨尽量让自己的笑容不要咧的那么大。

    “是。属下这就去。“

    说完,他起身恭敬退离。

    大殿之内很快就只剩下容修一人。

    “巨灵阵...”

    容修唇角挑起了一抹极淡的弧度。

    “看来是不着急了。“

    ......

    楚流玥在自己的住处休息了三天,将自己的状态完全调整好之后,才出的门。

    刚来到门口,就瞧见外面堆了不少天材地宝。

    “这是...”

    她扫了一眼,发现还都是比较珍贵的那种。

    她回头看向正窝在躺椅上的小八。

    “小八,这些东西都是哪儿来的?”

    小八眼睛都没睁开,翻了个身,一脸困倦的嘟囔了一句:

    “别人送的嘛。“

    “别人?送的?”

    楚流玥眨眨眼。

    自从他们来到幻神宫,几乎是处处被歧视,连愿意正眼看他们的人都不是很多,居然还有人送东西过来?

    而且,出手还很阔绰。

    哪怕是在她看来,这些也绝对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对啊,好像...叫什么来着?诶,我忘了。”

    楚流玥:“......”

    “主子,那是梁河送来的。”

    华双双从另一边的房间中走出,边走边解释。

    “梁河?”

    楚流玥对这个名字很陌生。

    虽然梁河来的那天她也在,但当时她满心都在思考大宝用玄阵坑她的事儿,倒是没注意其他。

    “是啊。自从几天前我和小八去了一趟药山,那梁河这几天就天天过来,每次都送一些药材来。“

    小八哼唧了一声。

    “我都已经说过不要了,他非要送,我有什么办法?“

    这拒绝的意思不能更明显了,可惜那梁河也是个死心眼,天天被泼冷水,居然也不在意,很是坚持。

    而且他虽然来送东西,但从未冒然进来过,每次都是说上两句话就走。

    某种角度而言,也算知分寸。

    小八对此无感,眼看劝不动,索性就由着对方去了。

    “反正时间久了,他自己就会放弃了。”

    楚流玥知道这种事情对小八而言,已经是司空见惯,也无心插手多管。

    她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

    “药山上的东西,不是随意用的吗?怎么那梁河还要天天来送?”

    小八闻言,身子一僵,终于睁开了眼睛。

    华双双顿了顿,还是把那天的事情简单解释了一遍。

    虽然他们不想给主子添堵,但这种事儿是瞒不住的。

    楚流玥听完,眉心微微皱起。

    “还有这样的规矩?”

    没有血脉图腾,在这里受的限制还不是一般的多。

    “主子,那天第七神使的话,只说了一半。按照第八神使的说法,就算拥有血脉图腾,想要取用药山上的药材,也是有着一定条件的。本身是天医的,比一般人权限更大。而天医等级越高,在药山就越是自由,能用的药材就越多。“

    华双双摸了摸下巴。

    “听说那个梁河,是如今幻神宫之内,最年轻的医尊。”

    医尊,那是大医师之上的存在。

    楚流玥眸光微闪,看向小八,调侃的笑了一声。

    “小八,看来这次追求你的这位,还是位货真价实的青年才俊呢。”

    小八红唇一撇。

    “长得一般,不要。”

    楚流玥知道她一贯是颜控,这话也就是开玩笑。

    不过...

    “按照这规矩来的话,我们想要去药山拿药材,怕是有些麻烦了。“

    虽然现在她手中并不却药材,但药山那边,显然是有着不少好东西的。

    若就此错过,也实在是有些可惜。

    “小姑娘,你们实在需要药材的话,不去药山也行。”

    萧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楚流玥一笑,过去开门。

    “萧然前辈,您怎么来了?”

    萧然耸肩。

    “这两天在屋里待着有点闷,出来转转。刚从这经过就听见你们在讨论药山的事儿,这不就顺便来了。”

    楚流玥了然颔首,又问道:

    “您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萧然咬着嘴里的牙签,一笑。

    “要说你们都来了幻神宫有段时间了,居然连这个也不知道吗?你们这么多人,不会这么久一直都在这里待着,没到处转转吧?”

    楚流玥默了一下。

    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

    看到楚流玥的反应,萧然也是有些无语,无奈的摇头。

    “其实除了药山和雷池,幻神宫还有不少有意思的地方,你们总待在这算怎么回事儿?至于那药材的事情,其实不止你们,很多不是天医,或是等级不够的修行者,也都有同样的问题。一般他们都会去珍宝阁买,价格公道,东西也不错——“

    “珍宝阁?”

    楚流玥下意识开口,神色惊诧。

    萧然一愣:

    “是啊,这是幻神宫最大的一家店,不止有药材,其他宝贝他们也是有不少的。怎么,有什么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