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地球第一剑 >章节目录第三百六十六章 战未止【五更】
    ‘缥缈山云兮,见宫羽;青竹苍林兮,归心安。’

    谁在唱歌?

    而且这调子,直让人欣赏不来呢;总觉得是在跑调和没跑调之间,听着让人感觉有些不舒服。

    王升试着‘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片黑暗中,循着歌声的方向仰头看去,却见头顶有一片湖泊,自己仿佛正头下脚上一般。

    在湖泊中飘着一只小船,船上有名身穿锦衣长袍、看不清面容的男人。

    心底莫名升起了一个名字,帝君紫薇。

    他奋力想让自己调转身形,去仔细看一眼这个创下了《紫薇天剑》的男人,但他无论如何努力,都是‘倒悬’在湖泊之上。

    湖泊开始被黑暗吞噬,而在湖泊上的那个人影似乎发现了王升,负手、抬头,模糊的面容上露出少许笑意。

    他缓缓开口,王升没有听到什么嗓音,心底却泛起了一缕浅浅的意念。

    跟瑶云用意念交流的久了,王升对这种交流方式十分熟悉,在这意念消散之前,理解了其中传达的话语。

    ‘……未曾想到,竟有人还在修行这门紫薇天剑,我一生未收弟子,还以为自己的道承会就此失传。

    你很好,待你紫薇天剑圆满,自可找到我留下的其他道痕,对你修行或有助力。

    我半生心血都在这门功法之上,莫要让它失传了,纯阳传人……’

    ‘帝君!’王升心底呼喊着,但黑暗已经将湖泊与小舟尽数吞没,此时那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也被黑暗包裹……

    王升犹自在心底问了句:‘天庭现在在哪?’

    然而,那人影被黑暗吞噬之前,只是微笑;笑容之中似乎有诸多意味,又似乎只是单纯感觉欣慰。

    黑暗中,王升怅然若失地站在那,一抹拉扯的力道在牵引着他的‘身体’向前。

    牵引的力道越来越大,王升‘飞’的越来越快,前方突然有微弱的白光闪烁,转眼间,无数星辰扑面而来!

    王升一头撞入了这无尽的星海……

    下一瞬,意识回归到了元婴之中,心念一动,王升迅速开始内视自身。

    天府已经恢复了少许光亮,气海再次开始旋转,虽然法力只有自己鼎盛时期的十分之一,元婴虽然还是有些疲倦,但此时已经恢复了点‘精神’。

    连番恶战,确实让他有些透支,此时已经恢复了少许元气。

    随之,王升就感觉到了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空虚’感,像是凡人时几天没吃饭时产生的饥饿感。

    他开始尝试吸纳元气,周遭那浓郁的元气如江河奔涌,源源不绝的灌入体内。

    一股满足、喜悦之感油然而生。

    道痕……

    “道痕?那是什么?”

    王升喃喃一声,这次是确确实实地睁开眼来,入目则是连绵的山岳雪峰。

    他此时正盘腿坐着,道躯自行吸纳着元气,恢复自身修为;

    王升朝着侧旁看去,师姐正盘腿坐在自己身旁,此时似乎已经陷入了入定状态。

    “老哥!你感觉咋样?”

    王小妙满是惊喜的喊了声,在另一侧凑了过来,小手摁在了王升脑门上。

    王升略微有些尴尬,醒来自己首先看到的是师姐,亲妹都没注意到。

    小妙这边一喊,牧绾萱也立刻睁开眼,扭头看着王升,那明亮的星眸满是惊喜,随后……又是一只小手摁向了王道长脑门……

    话说,他刚才是发高烧了还是怎么?

    表达关心还有其他肢体语言,不必非要感受他的额头温度……

    “师姐,我没事了,已经差不多恢复了。”

    “嗯,”牧绾萱松了口气,随后小手轻轻在王道长的脸颊划过,目光中满是柔情。

    王升迅速做出回应,目光中满是蜜意。

    如果不是后面传来了师父的干咳声,王升也感受到背后有几股隐而不发的强悍气息,这对师姐弟说不定就会自动忽略王小妙的存在,在这里情不自禁一把……

    王小妙翻了下白眼,一阵心累,无力吐槽。

    牧绾萱小手迅速缩了回去,对王升眨眨眼,随后就闭上双眼,假装自己在修行。

    王升连忙起身,扭头面对着在一旁雪堆上站着的师父和几位道爷,老老实实拱手做了个道揖。

    “弟子王升,拜见师父与诸位前辈。”

    老天师扶须轻笑,言道:“不必多礼。”

    “过来叙话吧,”青言子笑着招呼了声,王升抄起身旁躺着的无灵剑,又随手抓住王小妙的胳膊,拽着她一起过来,跟修道界最强的几位道爷混个眼熟。

    王升走到几位道爷身旁,才见这里就是奥奎利山的山顶,这边的山脚下就是那处城镇。

    峰顶被布置了阵法,吸纳天地间的元气朝着此地汇聚,又阻隔了劲风寒流。

    走到几位道爷身旁,朝着下方看去,能见到不少身穿道袍的身影在各处寻索,也有不少人在山体中进进出出,或是聚在一些幽静之地打坐修行。

    此时,距离大战结束刚过去了四个多小时。

    老天师温声问:“非语伤可有大碍?”

    王升执弟子之礼,回道:“并无大碍,只是之前脱力了,多谢前辈挂念。”

    清龙真人在旁笑叹了几声,“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非语你一人一剑,竟在这些境外妖魔面前,护住了数千凡人性命,当真令人赞叹。”

    一旁青言子看王升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答话,就主动开口道:“前辈莫要再夸他了,少年人,心性不稳,很容易飘到天上去。”

    王升也顺势错开话题,问起自己昏迷后发生了何事。

    让他有些错愕的,是此时在此地的各位道长,都是因为挂念他伤势,在这里等他醒来……

    青言子简单叙说了下之前的战事。

    道门最强天团在付出几人轻伤的代价后,将黑暗阵营在此地之修行者,一个不留尽数斩灭。

    有几位擅长做法事的道爷,本着人道主义原则,对这些被灭的邪修进行了现场超度。

    一位道长觉得这些尸身留着可能会让‘尸修’利用,故又有几位道长费了些法力,催出‘虚·三昧真火’,让他们尘归尘、土归土,渣都没有剩下。

    等王升看到时,下方已经是一片黑土地……

    “黑暗阵营那几个高手呢?”王升不由多问了一遍,他倒是担心放虎归山。

    “放心,已经尽数诛除,”青言子道了句,但随后又话语一顿,言道,“那个名为伽莉娜的古亲王手段当真了得,着实让我们费了些手段,才将她灭杀。

    不过,兮莲前辈留下了她一缕魂魄,也就是一只小小的蝙蝠。”

    王升皱眉道:“师父,大姐留那东西作甚?直接杀了不好吗?”

    “杀是自然要杀的,”青言子笑道,“只是兮莲前辈说,这场修道界与修行界对决,我们是战胜的一方,总不能让咱们白跑一趟,她不只是收了这个伽莉娜亲王的魂魄,还收了不少吸血鬼现世代亲王、公爵、侯爵等人的魂魄。

    现在,兮莲前辈正带着二三十人,备好储物法宝,在各处搜刮、咳,各处搬运血族的家底。”

    王升额头挂了几道黑线……

    堂堂道门……

    罢了,兮莲大姐头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姑且把这些都算是战利品吧。

    几位道爷面带微笑的点点头,显然都派门人跟着大姐发财去了。

    兮莲拿大头,各家分点汤汤水水的也算不错。

    孟婆仙人已经回去了,她不宜离开小地府太久;连带着鬼门关也消失不见,此地大阵也在敌人覆灭之后自行消散。

    那几千名人质,已经被后面赶过来的战备组带走,此时正在租借的一处机场聚集,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从事件爆发,到几个小时后以大华国成功解救‘绝大多数人质’而落幕,大华国修道界的威势,这次算是彻底立了起来。

    有道长对后面的大战进行了全面拍摄,这些视频也被大华国官方放了出去。

    据说场面相当吓人……

    青言子道:“西方黑暗阵营这次元气大伤,几位前辈商议着,就趁此机会,将黑暗阵营完全拔除。

    血族不能留了,狼人族倒是主动跟我们联系,说想要协同清剿血族,但此事还没回复他们。

    接下来,你安心养伤;我们决定分成三队,朝着三个方向,将境外邪修势力扫荡一圈。

    小升,大家在等你的意见,你觉得这样如何?”

    “师父,您跟几位前辈决定就好了,”王升沉吟几声,“这些狼人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咱们不必搭理他们,他们想出手就出手。

    只是,弟子还有一事禀告。”

    “说就好。”

    “黛儿小姐曾对光明阵营几次求援,光明阵营无动于衷,我建议,这次针对黑暗阵营时,也别落下光明阵营。”

    “不错,”清龙道长冷声道,“这些自诩正道的境外修行者,视近在咫尺的大战都不顾!他们并非不能作为,定是存了想让我修道界与黑暗阵营两败俱伤的念头,其心可诛!”

    茅山掌门道:“但他们毕竟也占了个‘正’字,咱们贸然出手,怕是会……有损咱们大华国的国际形象。”

    “呵呵呵,”龙虎山老天师扶须而笑,念了句高深莫测的道经,“德自清虚,圣教之实。或隐或显,是朴是质。”

    紧接着,这老天师轻飘飘地道了句,“贫道有隐藏自身气息、并产生一些虚像的符箓,稍后分给诸位道长。

    明着来自然不行,咱们就打扮一下,来阴的就是了。”

    “天师此言颇为在理,”清龙道长笑道,“我剑宗有一法门,可辨别此人有无孽障缠身,名为‘试剑心诀’,可传给诸位。

    咱们还是要找些罪孽深重之人除掉较好。”

    “不必如此迂腐,打压他们,就是护卫咱们,修道之士虽不可滥杀无辜,但这些对咱们虎视眈眈的修行者不必在此列,死有余辜。”

    “其实也不用杀他们,废了他们修为就行,这样咱们也不会起心魔。”

    “这个提议不错,他们面对黑暗阵营搞事都无动于衷,这些光明阵营之人要修为又有何用……”

    “不错,不错,废了他们的高手就是。”

    一旁,王升和王小妙注视着这几位凑在一起开始商量着阴人黑人敲人闷棍的道爷……

    兄妹俩额头挂满黑线,总觉得有些美好的憧憬,此刻摔在了地上,又被一只只布鞋凶踩来踩去,碾成稀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