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穿越成一个国 >章节目录第五十九章神笔马良?
    “我总算明白,什么叫做上行而下效了。”

    送走鱼鸿、青凌的第五天,姬乐缩在永乐殿画画,不禁感慨万千。

    青年靠在软榻上,嘲弄道:“活该,谁让你胡乱帮人画画。我看你就挨个来吧,反正你技术不错,权当锻炼了!”

    当日,鱼鸿、青凌两位女神带着诸多华服首饰满载而归,为姬乐的商业计划做宣传。可风娥殿下却不愿离开夏国。她找借口留在这里,每天在九宫城闲逛。但因为她跟杨柯气场不和,每次见面就掐,五天里总共打了八次。

    第一天,风娥在小摊买东西不给钱,加上水果不好吃,直接掀翻小摊。跟闻讯赶来的杨柯打了十几个回合后,女神腾空飞走。但没多久,她又跑到农宫寻找织女,打断农宫的正常运行,气得杨柯掀翻桌案,又跑去农宫干了一架。

    到第二天,肆无忌惮的女神跑到学宫寻觅顺眼的男子,又惹怒在学宫中巡查的杨柯。

    ……

    总之,风娥留在夏国的这几天,惹得九宫城鸡飞狗跳,不得安宁。连带姬乐、杨柯征伐南宇山的计划受阻。气得杨柯直接杀到灵宫,逼姬乐设法将他的“客人”管住。

    万般无奈下,姬乐只好以“帮风娥画肖像”为名,将她拖在灵宫,为杨柯争取时间。

    但因为风娥寻找织女大闹农宫的事宣传开。连带着,国灵殿下喜好留仙裙的消息不胫而走。

    “听说了吗?风娥女神之所以跑去农宫打闹,是因为要逼迫织女们赶工留仙裙,穿给姬乐殿下看。”

    “我还听说,风娥殿下去王庭那边找衣服,惊扰到几位夫人,惹怒国君殿下又打了一场。”

    “又打架了?来来来,大家下注,这一会我押风娥殿下胜!”

    “切,结果早就出来了。又是两败俱伤,最终被史皇氏劝退。不过听说风娥殿下从王庭抢走两件留仙裙。”

    “哎?又是留仙裙啊。殿下这几天已经收集多少套了,她还不满足吗?”

    “这不应该问,永乐殿的国灵殿下到底多喜欢留仙裙吗?”

    “不对,我听堂叔家的三姑爷的二姨妈说,殿下是希望自己的伴侣穿留仙裙给他看。”

    “伴侣?等等,国灵还能结婚吗?”

    “怎么不行?我听说,其他国家的国灵殿下会从国中挑选美女作妃子。这个妃子因为国灵的眷顾,会自动拥有神力,成为最高级祭司。”

    城内流言越传越广,渐渐变了味。

    “听说了吗?殿下打算迎娶一位穿戴留仙裙的女孩。”

    “不是,我听说殿下要举办一次选美。穿留仙裙最好看的女子,可以做灵宫之主,取代余媖阁下的地位。”

    消息越来越失真,但有一件事是大家公认的:国灵殿下喜欢穿留仙裙的女人!

    消息一传开,九宫城中的女儿家纷纷行动起来。

    留仙裙看似精美华贵,但洛城不少适龄少女都有一两件这样的衣服。这大多是她们及笄时,长辈赠送的美服。

    尤其是灵宫的巫女们,她们一个个待遇极高,每年都会从王庭得享赏赐,类似的衣服很多。听闻外面的流言,赶紧把压箱底的留仙裙翻找出,并精心打扮后,每日来永乐殿串门。

    更有甚者,这些巫女拿灵力术法打扮自己。

    比如崔静招来蝴蝶相伴,行走时长袖飘逸,彩蝶飞舞。

    苏芷请史皇氏帮忙在留仙裙上书写篆文,这裙子每时每刻变化色彩,如同日晕虹彩般煞是好看。

    还有其他巫女,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走路自带音乐,有的周遭弥漫祥云,有的脚下悬浮金莲……

    总之,巫女们一个个把自己扮演的跟仙女似得。姬乐在灵宫推行仙道的大计还没落成,这北宫之地便已经成为仙家福地,仙娥众多,异象遍地。

    而在这群巫女们的压力下,余媖都被迫打扮起来,以免自己被这群妹妹们艳压。

    看到灵宫的改变,一开始姬乐还能乐呵呵养眼。但几天过去后,这些巫女们的手段越来越高明,施加在留仙裙上的术法逐渐升级,姬乐再也耐不住了。

    你能想到,自己在灵宫召见诸大灵时。一个巫女身穿百褶裙,头顶七彩祥云,两只彩凤围身腾舞。另一位巫女身后展开金色华盖,托日承月,绚烂的光辉化作披肩。还有一位巫女将群星化作银河绕在袖间,成为她身上的一条披帛。

    当然,她们这么展示的目的,并非想要成为灵宫之主,而是期待姬乐帮她们画像。

    毕竟姬乐绘画技术一流,又有现代画技的熏陶,加上国灵对国民们的天然亲和力。让这些少女们颇为倾慕。

    然而,被这么多巫女围着转,姬乐终于受不了,便跑去幽宫女闾躲清闲。

    但因为幽宫女闾清楚姬乐殿下出手大方,为投其所好,一个个打扮的更加华丽。虽然她们没有巫女们那等厉害的巫术,但化妆技巧更胜一筹。她们穿上留仙裙,装扮的花枝招展,让姬乐犹如置身花海,狠狠享受了一把艳丽魔女们的视觉盛宴。

    同时,女闾这一场声势浩大的行动让众多男人的色心蠢蠢欲动,在闲暇时候跑去女闾喝花酒。

    有一次,杨柯带人去喝酒时,碰到跟乐姬们学习化妆的风娥。然后——

    “切——你这蛮夷外神也过来学习化妆?得了吧,你穿留仙裙难看死了,连女闾这些姑娘都比不上,更别提跟你姐姐比。我们夏国有句成语‘东施效颦’,说的就是你。”

    “呵呵,那也比某个放着自家漂亮老婆不看,非要来幽宫女闾这边喝酒的混蛋强!”

    于是乎,狂风暴起,火焰冲霄,风娥和杨柯在女闾大打出手。据说有三座花楼受到二人的波及,那颗百年金桂都折断不少花枝。而彼时,姬乐正在太真楼休息,看到窗外的狂风和火焰,他默默放下酒杯,回到永乐殿继续画画。

    当然,关于事后的赔偿问题,自然算在王庭的杨柯以及灵宫做客的风娥头上。

    也正是这件事,更进一步为留仙裙造势。

    除却国灵殿下外,连国君殿下都很喜欢这种装扮,甚至女神都纷纷效仿!

    为了夺回男人们的心,为了和女闾的那些美姬们抗衡。城内女子纷纷开始打扮自己,连带王庭之内都兴起一股相应的风气。南宫氏无法压下几位妹妹,只得任由她们带领宫女们一起穿戴留仙裙。

    五天时间,姬乐深深感受了一把,从极乐跌入地狱的感受。他再也不敢带头表态,以免又带起一波风潮。

    想起这几日的经历,姬乐幽幽一叹,对青年说:“也只能这样了。回头给灵宫的巫女们挨个作画,权当打发时间了。”

    “说起来,也是你舍不得,要是你一开始肯下狠手处置几个闹腾的巫女,哪有这么多事?”

    “人家都是为讨我欢心,我哪好意思下狠手?”姬乐不住摇头,“也是我技术太好,不然换一个画技差一点的人,怎么能引起这么大的追捧?”

    对姬乐自恋的态度,青年强忍住拿酒樽扔他的念头,暗暗念叨:淡定,淡定,不能跟他一般见识。把他打伤了,倒霉的还是国民。

    “说起来,你这几天的武魂推广怎么样?”

    “已经托刘胜找到几个合适的人选,正开始让他们尝试淬炼武魂。也因此,刘胜才被风娥盯上。前天,杨柯不就是担心自家兄弟被女神掳走,所以才又打了一架吗?”

    “他这脾气啊——太暴躁了。”姬乐闻言,不住摇头。

    “他脾气暴?我看是你对风娥太放纵吧?”五天时间,杨柯和风娥打了八次,听说司马景文已经在王庭那边把杨柯骂的狗血淋头,怎一个惨字。

    “你懂什么?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理由。”

    风娥不仅仅是姬乐和天神们对话的窗口,本身也是一位强力的女神,姬乐还打算借对方的武力,让南宇山这件事更加轻松平推。

    “可惜啊,我们对南宇山了解的太少。”姬乐暗忖:“不然,设法让老爷子假扮南宇山诸神攻击风娥殿下。暗中挑拨女神去南宇山大打出手,我们夏国跟在女神后面捡便宜,可以节省多少人力物力?”

    当然,这等阴谋诡计不适合对青年提及,姬乐随即提笔继续忙碌自己的绘画大业。

    “对了,我想起一件事。”青年盯着画画的姬乐说:“你画画技术跟谁学的?”

    “跟老师啊。不说我那个时代的特长班,就算你那个时代,要学什么东西,也要拜师的吧?”姬乐抬起头,跟青年对话。但他右手提笔如流水,根本不用看,凭借手感就能快速绘画。

    “你好端端,干嘛问这个?”

    “我是在想。假如老爷子能用文字御敌,那么你的话——”

    姬乐眼睛一亮,豁然起身,脱口道:“是啊,我也可以用绘画御敌啊!”

    很好,夏国又多出一种战斗体系!

    姬乐神色激动,想了想,他再度坐下来,拿出一个全新的画板,在木板上勾勒南宇山的风景图。

    “如果绘画可以杀敌,那么我可以尝试一下对南宇山隔空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