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南山隐 >章节目录第三十七章 脱壳重生
    当刘秀满载而归重回竹楼的时候,天边夕阳最后一丝余晖已经消失。

    “错觉吧?”站在竹楼门口,刘秀脚步一顿,挠挠头,带着微微疑惑,刘秀踏足竹楼。

    就在那一刻,他似乎感觉倒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一闪即逝,来得太快太突然,消失得也无声无息,他都没反应过来就没了,以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

    虽然找不到突如其来心悸的源头,但刘秀还是在心下留意了起来,在屋子里慢慢整理采集的各种药材,过了好一会儿那种感觉都没出现,他真的怀疑自己出现错觉了。

    压下心头疑惑,他把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处理药材上,但心中并未放松警惕。

    刘秀不知道的是,当他回到竹楼的时候,远处湖泊中心微微有涟漪扩散很快归于平静,更不知道,当湖泊中出现涟漪的时候,他背篓里面啃食银色斑点人参的大蜂子猛然一颤身躯僵直不敢动弹……

    “药材虽然采集回来了,但却还不能直接使用,需要进行清洗炮制,有的要自然阴干,有得则需要放在太阳地下晾晒方便储存……”

    分门别类的处理药材,不一会儿,刘秀看着背篓微微瞪大了眼睛。

    一只茶杯大小的银色蜂子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像是白银浇筑,外表带着点金属色泽,像是一件艺术品,尽管这件艺术品似乎看上去有点残破。

    “见鬼,这玩意哪儿来的?我不记得半道上捡了这么一只大蜂子啊……”

    刘秀满心愕然,虽然这只银色大蜂子出现得很突兀,但他心中却没有丝毫惧怕,说白了这家伙个头虽然出乎意料,但只有一只,了不起一巴掌就拍死了。

    就在刘秀疑惑的时候,那银色大蜂子动了一下,口器开合,轻微的咔擦声中咬下一块人参,轻微咀嚼中,似乎感觉到了刘秀的目光,动作顿时一僵,好似被吓住了一样,但却并未停止咀嚼人参。

    “活的?”

    刘秀眨了眨眼,然后反应过来,你妹啊,我的人参!

    那布满银色半点的古怪人参,此时只剩下了半根,清甜的香味弥漫,闻到这个味道,刘秀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自己都还没弄明白的古怪人参居然只剩下半根了,联想到之前银色大蜂子的举动,他哪儿还不明白自己的人参是被这家伙偷吃了啊!

    居然偷到我这儿来了?

    刘秀乐了,伸手闪电般捏住蜂子的翅膀将其提起,下一刻就要将其摔在地上一脚踩死。

    不过就在此时他却是动作一缓,心头微微诧异,发现这银色大蜂子的翅膀虽然依旧透明,看似薄如蝉翼,但却异常坚韧,甚至手指接触都能明显感觉道似乎触碰金属的那种冰冷之感。

    好奇之下,刘秀又用另一只手的指头轻轻弹了弹大蜂子的身躯,轻微叮叮的声音像是敲击在金属上一样。

    “这玩意不会是真的铁疙瘩吧?可明明是活物啊,话说回来,就这大蜂子的身躯,一般的普通人拿锤子砸恐怕都别想轻易砸死吧?前提是要能砸道……”

    打量手中的银色大蜂子,刘秀心头古怪无比,当然,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大蜂子估计不好消灭,可对如今的他来说,这玩意依旧能轻易一把捏碎,毕竟不是真的钢铁不是,哪怕是真的钢铁刘秀也能给它捏成碎片。

    虽然古怪这大蜂子的来历和坚韧的身躯,但此时刘秀可没有打算放过它,一来是这家伙偷吃了自己的人参,再一个,蜂子蜇人可是常识,刘秀可不想这家伙什么时候给自己来那么一下。

    稍微打量,刘秀抬手就要继续将它丢地上踩死。

    不过他的动作再一次顿住了,就那么一瞬间,手中的银色大蜂子身躯颤抖了一下,像是感觉到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一样,同时,刘秀好似感觉到了它在可怜的哀求不要杀它!

    “见鬼,它在哀求我不要杀它?什么乱七八糟的……”

    摇摇头,刘秀以为自己出现错觉了,对,一定是之前那不确定的危险气息把自己弄得有点神经兮兮。

    这银色大蜂子虽然奇怪,但它怎么可能哀求对吧?

    心中虽然是这么想,但刘秀却是有点下不了手了,想了想,还是绕它一命吧,毕竟看它的样子也受伤了,能不能活下去还是回事儿呢。

    然后,刘秀找了个直径差不多十公分的竹筒把大蜂子丢了进去,又看了看半截人参,纠结片刻也跟着丢在了竹筒内。

    “算了,反正这棵人参也已经被你祸祸,既然你想吃那就给你吃吧……”

    嘴里嘀咕,刘秀将装有银色大蜂子和人参的竹筒放边上不管了。

    那么大的蜂子,不说能不能活的问题,再有一个,刘秀敏锐的感官在其身上并未感受道威胁,也不认为单个的它能把自己怎么样。

    就是有点可惜那棵人参,自己还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呢,不过无所谓了,反正那玩意看上去似乎病变了一样,又不敢吃,而且远处的森林中有一颗那样的人参就绝对还有第二第很多棵,以后再去找就是了。

    “那只银色大蜂子一定和之前看到的那群暴动蜂群有关,否则哪儿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只是不知道它是什么种类,工蜂?公蜂?护卫蜂?蜂王……额……”

    看了看边上的竹筒,刘秀觉得自己恐怕想多了。

    竹筒中,银色大蜂子依旧一点点啃食人参,显得很小心翼翼的样子,刘秀整理药材,双方各忙各的,互不相干。

    不知道忙碌了多久,采集回来的药材刘秀初步处理完,只待明天进一步炮制就可以入药,夜幕下,刘秀也有点饿了,做了东西吃填饱肚子。

    睡觉之前,想到那只一看就知道受伤严重银色大蜂子,刘秀有好奇的去看了一下。

    只一眼,他发现人参已经不知不觉被吃完,也不知道那银色大蜂子是怎么吃下去的,摇摇头,刘秀不准备理会,转头之际,他又猛然回头好奇的凑近了一点观察。

    这下他发现,银色大蜂子彻底不动弹了,且身躯表面的光泽也变得暗淡,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这还是没挺住死了?白白浪费我一根人参,有异兽守护的人参呢呢,很不好找好吧……”

    无奈,大蜂子已经死了,明天找个地方丢掉。

    转眼又是一天,天刚刚亮,刘秀惯例来到外面练习无名养身功,迎着朝霞,刘秀动作张弛有度的比划,配合特殊呼吸节奏,感受着体质一点点增长他微微沉寂其中。

    在刘秀练习无名养身功的时候,天边火红的朝阳上,肉眼不可见的丝丝缕缕紫色云霞横跨无尽虚空而来,顺着他的口鼻融入四肢百骸,双目中也有紫光闪烁。

    这一切刘秀都是不知道的,自然也更加不知道,如今他练习养身功吸引来的紫气比当初第一次练习的时候多了十多倍……

    虽然沉寂于养身功的练习,但刘秀心神还是有一部分在留意外界,心中微微一动,心道那种若有似无被窥视的感觉又来了。

    这种感觉是刘秀最近两天才发现的,以往都没有过,但却找不到被窥视的源头,他猜测这种窥视其实一直都存在,只是随着练习养身功自己感官增长才在最近两天发现而已。

    远处的湖泊中心之处,有微不可查的涟漪扩散,无形的气息下,湖泊中数不尽的鱼群游动的动作都轻缓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天边朝阳升起的时候,刘秀的竹楼中,那原本被他丢在竹筒中认为已经死去的银色大蜂子,它的身躯已经彻底失去了光泽,变得无比暗淡而死气沉沉,但其中却又有着一丝生机存在。

    恍惚间,那死气沉沉的大蜂子微微动了一下,紧接着,大蜂子的背部,轻微的咔擦声中裂开了一道细小的缝隙,缝隙越来越大了,直到整个背部裂开。

    当缝隙裂开到大蜂子整个背部的时候,内中有什么东西在挣扎,然后缝隙扩大,不一会儿,从那裂缝中,一只全新的大蜂子居然钻了出来。

    它动从竹筒中爬了出,然后煽动翅膀缓缓飞了起,活了!

    不但如此,它昨天受伤的翅膀和腿部也变得完好如初,甚至身上的银色光泽更加鲜亮了一些。

    飞舞在空中,银色大蜂子煽动翅膀近乎无声,唯有靠近才能感觉到气流震动,它舒缓身躯的时候,头顶上方的的触须微微抖动,旋即直指某个方向,然后毫不犹豫的飞了出去。

    此时恰逢刘秀练习无名养身功吸收天边朝阳紫气,银色大蜂子无声飞到刘秀身边环绕,触须抖动,似乎无比激动又无比欢悦。

    当刘秀停下最后一个动作呼出一口浊气神清气爽的时候,发现前方一只银色大蜂子悬飞在那里,一双复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又一只银色大蜂子?哪儿来的?我这个地方不会那么容易招蜂引蝶吧?”

    心头古怪,肚子饥饿的刘秀哪儿有时间管这只大蜂子什么来历,挥手就准备将其赶走。

    这只大蜂子身躯完整,刘秀并未将其联想到昨天的那一只‘死去’的银色大蜂子身上。

    然而就在刘秀挥手驱赶眼前银色大蜂子之际,它居然煽动翅膀落在了刘秀手上,刘秀顿时吓一跳,以为对方要蛰自己,正要发力欲要将其拍飞之际,却是停下了动作,那银色大蜂子轻轻的落在刘秀手上,触须轻轻接触他的皮肤,刘秀古怪的感觉到对方是在亲近自己?

    同时感官敏锐的刘秀还看到,手上的大蜂子嘴里滴出一点点微不可查的透明液体沾染在皮肤上,当那一滴透明液体滴出之后,大蜂子好似萎靡了一点。

    “见鬼了,这只银色大蜂子居然不蛰我?可吐口水是什么意思?”刘秀好奇的看着大蜂子心中古怪道……

    (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