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庶女撩夫日常 >章节目录第191章:好生晦气!
“刘大人,这是怎么回事?!”慕玄凌可谓是咬牙切齿的瞅着刘忠。

这箱贺礼,既然是刘忠准备的,那些骷髅头,也是刘忠的手笔?

但其实慕玄凌心中也没有气糊涂,刑部一直是自己人,是他阵营里的人,断不敢做出如此乖张之事。

但若说不气人,那也是不可能的。

新婚之日,发生如此晦气的事情,换了谁能不生气?

“殿下息怒……臣,臣也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刘忠心惊胆战之余,还得硬着头皮跟慕玄凌解释。

他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些贺礼,明明是他亲手放进去的,绝不可能会有什么死人头在里面!

他也想知道,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谨慎了起来,注意力都在骷髅头和慕玄凌身上。

但唯独一个人,审视目光却看向了白子墨。

大家伙似乎忘了,此时此刻,最有权威的人,并非凌王。

还有个高坐在堂的乾帝陛下。

乾帝都没发话呢,这些人一个个就吓的不轻。

发生这种‘意外’,乾帝第一个怀疑的,当属白子墨!

除了白子墨,谁还有这个能耐神不知鬼不觉的下黑手?

而且人人都对这事儿感到惊恐意外,唯独白子墨,还是那么云淡风轻的坐在那里。

若非他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又怎会如此淡然?

乾帝皱着眉头想着。

只可惜,这一切目前都只能是他的猜想罢了。

并无实证。

哪怕贵为皇帝,他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开口,说是白子墨所为。

白子墨,可是比一众朝臣都要尊贵的战北侯,没有证据,轻易诬陷不得。

“此事容后再议……”

“这…这……”

乾帝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不防被打断了。

能打断乾帝说话的,那是少之又少。

突然又跑出来一个大理寺卿,爬在箱子面前,老脸上满是惊恐和不敢置信,双手颤抖的拿起箱子里的珍宝查看……

大理寺卿于吉,突如其来的这一举动,当即就又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包括慕玄凌以及乾帝,黑着一张脸,狐疑的瞅着于吉。

瞧瞧,于吉那一脸的悲愤,就差老泪纵横了!

拿着箱子里的珍宝,手都在发抖。

于是又是不少人泛起疑惑了,这又是唱的哪出啊?!

于大人这是怎么了?

下一秒,于吉就告诉他们,他怎么了……

颤抖的手,悲愤交加的指着罪魁祸首的刘忠斥责道,“刘忠,你竟敢盗取我先祖的陪葬品!你该当何罪?!”

正所谓一语激起千层浪,说的便是于吉现在。

此言一出,瞬间引得在场的人唏嘘一片!

这些东西,竟然是于大人先祖的陪葬品?

这,这绝对是出人意料啊!

万万没想到,不仅有骷髅头,就连这些珍宝,都是给死人陪葬的东西……

咦!好生晦气!

于是所有人那叫一个嫌弃又自觉,一个个的都后退一步,离那箱晦气的陪葬品远些。

生怕沾染上晦气一样!

如此看来,有个骷髅头,倒是和这些珍宝挺配的……

刘忠哪能任由姓于的随口污蔑他啊,当场就反驳了回去,“你休要血口喷人!我,我何时盗取你家的陪葬品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显然,刘忠底气稍有不足。

毕竟这些东西的来历,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他的的确确不知,是什么陪葬品!

还是他在朝中死对头家的陪葬品!

大理寺和他刑部,那一直是死对头,向来不合。

哪曾想,偏偏招惹到大理寺姓于的头上去了。

“你还敢不承认?!”于吉拿起手中的一枚白玉盘,像是要让大家更好的看清楚,“这白玉盘,是我亲自挑选,为先祖陪葬之物,我怎会认错!这上面,还有我于家的标志,岂容你诡辩!”

于吉说的那叫一个悲愤怒骂交加!

且,义正言辞,言之凿凿,诚然不似有假。

再者,“这白玉盘上,尚有泥土未清洗干净,不是从土里挖出来的是什么?!”

于吉指着白玉盘雕琢的缝隙吼道。

罪证确凿,容不得刘忠狡辩!

这些珍宝玉器,分明就是从墓里挖出来的。

连沾染的泥土都没清洗干净,还想狡辩。

于吉那叫一个怒目圆睁的瞅着刘忠,活像是要当场把他拿下问罪一样!

周围的人,也纷纷开始议论起来了。

慕玄凌和乾帝父子俩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在这火.药味儿十足的气氛下,恐怕也就白子墨夫妻俩要淡定的多。

不紧不慢,不急不躁,淡然从容的看着好戏,全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架势。

两个朝廷重臣,吵的面红耳赤,不可开交,这场面,也是极其少见的。

不过话说回来,祖坟被人刨了,陪葬品还被人拿来当贺礼,换了谁能不计较?

可大家伙似乎忘了,今日是什么场合。

凌王大婚啊!

啧啧,瞧瞧于大人那一脸的气愤,恨不得当场把刘忠押到大理寺天牢问罪的架势,哪还有心情顾及凌王大婚?!

今日不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他势必要与刑部不死不休!

正所谓新仇旧恨一起算!

但是有天牢的只有你大理寺吗?我刑部也有!

再怎么说,刘忠好歹也是刑部尚书,断没有怕他大理寺的道理!

刘忠似是懒得跟姓于的争辩,还算理智,记得上头还坐着个陛下。

于是刘忠不跟于吉争辩,转个头,跟乾帝喊冤道,“陛下!于大人作为大理寺卿,竟血口喷人,污蔑于臣!还请陛下为臣做主啊!”

一见刘忠找陛下诡辩,于吉也不甘示弱,“陛下明鉴,臣所言句句属实,陛下若不信,可亲自查看这些东西,上面都有我于家的标志,且泥土未净,分明就是从墓里挖出来的!陛下,按照我朝律法,盗墓乃重罪,该严惩不贷!”

要论底气,显然是于吉更胜一筹。

字字句句,说的那是铿锵有力!

毕竟他才是冤主,这些陪葬品都是他家的,挖的,是他家的祖坟!

单从乾帝紧皱的眉头,和阴沉的脸色,就能看出龙颜很是不悦了。

显然是很头疼这桩破事儿。

然而事情还没完。

下一秒,又急色匆匆的跑来一个侍卫。

那侍卫像是受了不小的惊吓,连头也不敢抬,战战兢兢的禀报道,“陛下,殿下……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