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符武玄途 >章节目录第81章 天火
    步东街是南京城为数不多的只能步行的街道,这里是南京城最大的坊市,天火大陆稍有实力的大家族都会在这里开一个坊市,程家当然也不例外。程菲不顾符途的极度不满,拉着符途就向着程家坊市的地底库房重地走去,毫无意外,在门口处就被门口的守卫挡住了,程菲是程家的密子,一般程家的守卫哪认识程菲。密子是大家族的秘密孩子,也就是一出生就被送往一些秘密的地方,这有两种好处,一种好处是面对灭族的大灾难时可以保存家族的火种,另一种是可以为家族做一些秘密的任务,让别人找不到直接跟家族有关的证据。门口的守卫只挡了几秒之后就放行了,因为他们耳边有高层人物传音入密的放行指令。这不是程家步东街坊市高层的人认识程菲,还是程菲通过神识传达了一个暗号给高层的人。

    天火大陆的坊市,一般都是越高层宝物越贵重,因为发生危险的时候,越高的地方修士越容易四面八方逃走。但坊市的真正重地一般都是地底,地底对于一般修士来说逃跑不易,但对于修有秘道的坊市东家来说,反而地底是最安全最容易逃走的地方,所以一般坊市的仓库重地都在地底下。

    程菲来到程家坊市地底重地的核心重地之后,只是找人拿了两张国宾证之后就原路返回,当然不能从地下通道走,地下通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开放的。

    南京战舟管制所,是东国为数不多的几个战舟管制所之一,战舟是装备有强大武器法器甚至法宝的大型飞舟,这种战舟不但飞行速度快,能达到2000公里每小时以上,而且战力非常恐怖,一艘一般的战舟就能在半小时之内把风信城这种小城夷为平地,所以这种战舟在任何国家都是受管制的。程菲持南火国国宾证带上符途登上了回转南火国的灵火战舟,这种战舟一般人是没有资格坐的,必须得有国宾证才行。一般人只能乘坐一般的大型的航空飞舟飞到南极洲一些火力不是太高,温度不是太高的地方再转别的交通工具。

    在到达南火国时,南国灵火战舟上有个别以前没来过南极的修士一脸震惊的看着舟外的景色,在南极的方向,天空一片火红,地上有时也会突然喷出一片高高的火焰。不过符途面对这此场景倒是没有多大吃惊的样子,程菲知道,那是符途在盘古宝殿内天天看着外面的金红融溶液流,对这种火红的景色免疫了。

    南极的中心地带温度超过三千度,程现一片的金色火焰,是天火大陆的禁区,无人区,从来没听说过有进入的修士从里面出来过。天火大陆以前不叫天火大陆,自从三万年前的天火降临大陆之后,造成了整个大陆的生物百分之八十全部灭绝,之后的天火大陆也难以让低阶生物生存,等天火大陆高阶修士发现天火大陆情况开始好转之后才发现在南极坐落了一座大型的学院,占地足有十万平方公里,高大上的学院院区至少也占地上千平方公里,大门上书‘天火学院’四个超级大字,天火学院就好象凭空出现一样,到现在也没有人能说清楚天火学院与天火降临的关系,不过天火大陆的高阶修士一至认为,正是因为天火学院的出现才得以镇压住‘天火’,才得以让天火大陆有后来的繁荣。

    天火历30333年9月1号,正是天火学院新生报到的日子。在面对‘天火学院’四个超级大字,符途低着头在那无精打采倒没什么,反倒是程菲被深深的震撼了,只觉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朝着自己压了过来,大有一种天下任何人在天火学院门口都要低头的架式。程菲自己都没发觉,她那挺直的身躯都向前稍低了一点。程菲看着情绪低落的符途,估计符途内心已经后悔来学院了,自从告诉符途,进了学院之后就得符途自己照顾自己,菲儿会离开符途去到另一个地方。从那时起,符途就再也没有抬过头,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菲儿知道,要不是地球上符妈的‘男子汉说到就要做到’这句话有作用,那符途绝对会跟菲儿翻脸,会立马要回去符家。不知为什么,菲儿看到符途这种蒙着头傻呆呆的一言不发无声抗议的样子,内心竟然有点隐隐做痛,可菲儿知道,为了符途的以后,菲儿必须得忍住。

    “少主,菲儿没骗你吧,只要进入天火学院的范围内,就不会热的难受了,你看现在我们是不是这样。”

    “嗯”

    “这是因为天火学院外围有一个超级大阵法,阵法可以隔绝火焰及高温。”

    程菲与符途边走边介绍天火学院的一些情况,虽然符途全程只嗯嗯了几声,可菲儿还是一如既往的介绍。学院门口这里有一群人,大大小小的都有,都是来送自家少年来天火学院的家人及学员。

    “333这个年号,这个数字真吉利,还是三重叠年号,希望这一届的新生中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人物。”

    “兄弟你说的正是我内心想的,不过看你家那宝贝儿,看起来也是极好的,不过想要顶天立地怕是差了点,就威武霸气方面来说,我看还是我家这虎头虎脑的强点。”

    “兄弟,此言差矣,顶天立地这种大人物主要看头脑,没听说看身板的,你都说了,你家宝贝儿虎头虎脑的。”

    “谁说虎头虎脑的成不了大人物,你看南国燕大帅,短短的一百多年就打出了南国这么大一片江山,现在南国更是稳坐陆地超级大国第一位,燕大帅那身板那架式!燕大帅年青的样子跟我儿就很象!”

    “咦,这位大姐,你看到没,从那边过来的两人,很奇特啊。”

    “恩,一个傻呆呆的耸拉着脑袋,另一个青春倩丽,手拉着手的,大妹子啊,我真看不懂他们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