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恶魂契约 >章节目录第66章 隔岸观火
    眼见林迪掌掴长舌毒妇,脚踢骨瘦男人,温可人忍不住叫了声好。

    “哥,打的真好,这种人就该打。”

    “可人。”

    温建华虽然也觉得解气,可是担心事情会闹大,更怕可人惹事,把可人拉了回去。

    十一街区的民众们见状,又开始动用自己的唇枪舌剑,对林迪口诛语伐起来。

    “这小子仗着自己会点功夫,就目中无人,连长辈都打,我们若不管管,以后他还不在十一街区横行无忌了。”

    “简直士可忍孰不可忍,婶婶能忍侄子不能惹,林迪你打我婶婶,看我不跟你拼命。”

    “为了十一街区,为了大家的房子,为了被打的无辜美女,为了……为了一切,把林迪给轰出去,我们十一街区需要这样的街邻。”

    “就是就是,轰他出去。”

    “轰他出去。”

    嘈杂的声音最终合成一句话,形成一道洪流,在十街区滚动着。

    “滚出去。”

    “滚出去。”

    民众们群情激愤,声讨林迪,可就是没一人敢上前的。

    河对岸。

    万雄听着那齐刷刷的声音,笑着对儿子说道:“看到没,这群刁民的劣根已经显露出来了,这个时候只要再浇上一把火,好戏就会真正的上演了。”

    烘。

    突然,林迪身后的房子燃烧了起来。

    在温建华和林迪诧异的表情中,两个手里拿着棒棒糖的孩子若无其事地从林迪房子后面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作案工作,一支打火机。

    “只要点着他的房子,就有吃不完的棒棒糖。”

    “嘿嘿,我们兄弟俩可比那些大人强多了,他们只知道喊,还是我们聪明,点着了他的房子,让他没地方住,不用赶他也得离开十一街区。”

    略略略~~

    两个八九岁的孩子冲林迪吐了吐舌头,跑向了人群,一时间林迪额头青筋盘起。

    而十一街区的民众们仿佛被这突然出现的火光,点燃了智慧般。

    对呀,打不过眼前的小子,可以弄他房子啊。

    于是有人扔砖头,有人砸玻璃,有人继续点火,有人倒汽油,近千人几乎把林迪的房子围了个水泄不通,各种打砸。

    “你们在干什么?”

    “住手。”

    温建华上前阻止。

    林迪看着那群疯狂起来连他们自己都怕的刁民,握紧了拳头,本想动用武力解决的,可那些可恶的刁民把孩子和老子推到了前面,组成了一道防线。

    心中的愤怒纵然已经燃烧到了极点,但林迪还是没有对老人和孩子出手,老人愚昧、孩子无知,说到底他们的恶行不过是受到身后之人的鼓动。

    真正的恶的,是那些从中寻求利益,躲在老人和孩子背后的中年一代,真正的恶的是那隔着一条河,隔岸观火,操控着一切的万雄!!

    大火熊熊地燃烧了起来。

    在汽油、塑料瓶、木材等助燃材料的加持下,房屋烧的很旺,火势已经无法扑灭。

    看着那窜天的火焰,以及厚厚的浓烟,林迪双眼被映红,向着河对岸看去。

    或许是因为基因融合的关系,他的视力极好,能够清晰地看到万雄父子得意的笑容。

    “烧的好,烧的好啊。”

    万子豪终于出了口恶气般,对父亲产生敬佩,“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老爸你一个打手都没损失,仅仅靠着几句话,几张传单,就能够借刀杀人把林迪的房子给点了,实在是高啊。”

    “你要学的地方太多了。”万雄不无得意地说道。

    可是当他透过望远镜,看到河对岸少年充满仇视的目光时,不知道为什么,竟隐隐地有些不安起来,摇了摇头,万雄哼了一声,不过是个孩子罢了,能翻起多大浪花?

    ……

    “哥,你没事吧。”

    温可人见林迪站在火光前不动,有些担心地扯了扯林迪的衣角。

    林迪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事,只是他的双眼依旧遥望着河对岸。

    看着那对谈笑风生的父子,林迪没有情绪波动,可他接下来的话语中,那种笃定的语气,却是不容任何人质疑。

    “烧我房子的虽是十一街区的恶民,但引发这恶源的,却是万家地产的那对父子,这件事我不会就这样轻易结束,我不管他是万家地产,还是这江城的龙头,我都会让他为此付出代价,要让他低下头来,为今天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

    听着少年铿锵有力的话语,看着他在火光中微微摇曳被拖长的身影,温可人身躯微微颤动,没由来的相信,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就一定能够办的到吧。

    ……

    凌晨三点左右的时候,蒋勇赶到现场,抓捕了十一街区近百人,可是由于恶民们阻挡了消防车的通行,以致于大火被扑灭后,林迪的房子依旧是被烧的不成样子,已然失去修补的可能性。

    经过一夜的调查,蒋勇顶着微红的双眼来到林迪面前,此时的林迪正坐在烧毁的屋子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先生,实在对不起,虽然我也清楚这件事背后肯定是万雄在搞鬼,但这十一街区的项目确实是属于他们万家地产的竞标产业,他手里的文件也齐全,我们不能左右他对十一街区的拆迁和组织撤离的工作,至于您的屋子,全是民众所为,虽说我们抓了包不凡,但就算那家伙煽动民众情绪的罪名成立,也蹲不了多长时间,而且他也不可能承认背后有万雄指使。所以我们真的拿万雄没办法。”

    蒋勇无奈地摇摇头,推心置腹道:“林先生,我跟万雄打交道那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在他的身上占到过什么便宜,那就是个老狐狸,您若真想拿下他,最好还是能够动用郡里的力量,否则单凭我们江城,是很难推倒他的,毕竟他已经在这扎根几十年了。”

    听完蒋勇的话,林迪一阵苦笑。

    房子被烧,他又何尝不想动用更强的力量,一举拍死万雄,可是今年的盟府成员特权已经动用过了,再想联系郡长顾清风,又岂是那般简单。

    可蒋勇不知情啊,在蒋勇看来,唐诚不过是拿着枪指了下他,他就能动用郡长的力量把唐诚给办了,如今万雄做了这么过分的事,他就应该再次请动郡长,直接降维打击,一巴掌拍死万雄才是。

    林迪心中有苦难言,只能是看着那被烧的焦黑一片,破败不堪的房子,轻声说道:

    “先安排人帮我把这里收拾下吧。”

    “好。”

    蒋勇点点头,心中想着:“我提出加入重案部门的申请,上级已经批准,现在已经处在交接阶段了,林先生连这等大事都能够帮我搞定,他自己的这些事,应该也能轻易解决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