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冒牌职业大神 > 第679章.艨艟
    那场比赛的过程李栎记不清了,他说了多少外行话现在也都模糊了。可他心态上的转变却是如此的明显,从看热闹的人,变成了看门道的人。

    第一场单人战持续的时间不短,双方胶着紧咬,找准弱点互射,最后的结果,范扬的漫天飞扬站到了最后。grey倒下时,他还剩了差不多15%的血量。

    如果是组队擂台赛,这样的结果完全可以接受。可惜是单人战,不管赢的那方剩多少血量,都叫赢。

    结果出来的时候,现场观众的情绪还是挺正常的。毕竟范扬的水平比起grey要高出一些,又是主场选图,占了个熟悉的便宜,赢是理所当然。

    甚至有些幻海的观众还鼓励似的给了grey些掌声,觉得他的表现已经比他们预料的要好一些了。

    “加油——”他们齐声呐喊着。

    “……”

    grey心里憋屈,快步往幻海选手区走去。

    演播厅里,流光说道:“其实这场战斗grey的表现完全合格,甚至中间一度给范扬造成了较大的威胁。漫天飞扬最后的血量也说明了他是有希望胜利的。”

    “没错。”谢挺点头。

    “输了比赛,观众也没难为他,还在热情地鼓励他,可看他的样子,并不太高兴啊。”

    “能高兴才怪呢,”谢挺说,“鼓掌明显是因为对他完全没报期望啊。人总是对自己人苛刻,对外人宽容。”

    “这么说也对,不管哪支战队输比赛,骂的都是粉丝,宽慰的都是路人。”流光接口。

    幻海的选手们看得比观众深远些,看见grey回来,不少人都站起身迎他。

    “打得不错。”大家纷纷说。

    grey动了动嘴唇,有心想和他们讨论讨论自己的表现,可众人的注意力已经不在他的身上了,纷纷对着第二位准备上场的选手七嘴八舌。

    “加油!”

    “必胜!”

    “期待你的表现。”

    ……

    即将上场的是李荔,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是目光的焦点,承载了众人的期望。

    “看我的吧。”李荔信心十足,说完向场中走去。

    “你可悠着点,你就两只手。”罗燃担心地看着李荔的手腕说。

    李荔正在戴护腕,听了这话嘴角直抽抽。

    好嘛,这叫什么话?

    “小罗,你又没被蛇咬过,怎么反倒怕起井绳来,杞人忧天嘛。”李栎笑说。

    罗燃有点不好意思:“我就是担心……”

    “你就放心吧,对手是天狼,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他绝不会像对付李在熙那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李栎笑说。

    李荔:“……”

    虽说李栎是好意帮他说话,可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啊,这会儿提李在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

    一片说笑热闹中,grey默默退后一步,像个局外人一样冷眼旁观。

    幻海的队内气氛如此和谐,让他不由得怀念起在bb的时光。

    bb的观众对他的失败会非常直接地表现出“恨铁不成钢”,而blue也习惯于在单人战的空隙就直接开始批评。

    bb是blue牵头组建的,队员彼此间都有交情,说话从来不加掩饰。

    在起步的时候,彼此肝胆相照就是天大的优点,等到功成名就的时候,再那么直来直往的,人们心里就容易有疙瘩了。

    尤其是队长blue,心中有傲气,嘴上更是尖刻,可偏偏天赋高、能力强,挑出来的刺儿让人无可指摘。

    grey以前挺烦他的诸多挑剔和严厉批评的,可经历了幻海观众对他的格外宽容,grey忽然间怅然若失。

    他随即又想到,等到租借合同到期后,他就能回到母队了,这么一想,他又忍不住有些期待。

    还是在bb待的开心啊,grey暗下决心,归队后一定要踏下心来努力。

    ……

    “单人战第一场,天狼取得了开门红,第二场,双方派上的选手是……”流光说到这,语气中添了一抹惊喜,“居然是李荔大神!”

    不只他惊讶,现场的观众们也没想到李荔居然连续两轮出战单人战,跟雷雨的时候上场也就罢了,凭借着对雷雨队员深入骨髓的了解,即便左手拖了后腿也赢了比赛。

    可对战天狼,竟然也托大上场,真当我们天狼的大神好欺负不成?

    天狼观众紧盯自家选手区,心里暗道:不管是郎拓大神还是长风大神,上啊!

    没想到,站起来的是张岩融。

    “啊……”

    现场观众忍不住发出遗憾地叹息。

    张岩融:(郁闷)。

    对手是李荔,他也很不爽好吧。

    “居然碰到了张岩融,”流光有些哭笑不得,“大神的运气还是很好的。”

    “可不是,”谢挺连连点头,“要是个远程,整一幅恶心的地图,对他就是折磨消耗了。近战同职业,好说,直接贴上去打爆吧。”

    流光汗,忍不住提醒:“李荔大神用的是左手。”

    “我知道,”谢挺不以为意,“左手差的是细致性,不是爆发性,”他摆摆手,“看比赛,先看看地图。”

    他话音刚落,现场的屏幕上便给出了单人战第二场的地图。

    画卷徐徐展开,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江春水,江水粼粼,浮光跃金。两岸春花烂漫,花阴匝地。

    地图刚出现时,流光愣了一下,这幅图他看着眼熟,因为不少地图都是江水伴着江岸的,看上去都差不多。

    他正想着,谢挺已经叫破出声。

    “艨艟啊。”他有些意外。

    他这么一说,流光也想起来了,“艨艟”是这次更新地图库时收录的新图之一,战场并不是设立在江岸上,而是在江水中。

    准确的说,是江中那条艨艟之上。

    “小张选的地图其实挺好的,但是碰上李荔,算他倒霉了。”谢挺下了定论。

    不只谢挺这么想,在看到对手是李荔的那一刻,就连张岩融自己心里也大呼倒霉。

    他之所以选这张地图,主要依仗两点,一是战斗地点在船上,艨艟船型虽然相对狭长,但毕竟还是在一个空间有限的密闭环境下,近战职业近身容易,远程职业难以发挥。

    二则是因为江水波涛汹涌,让人容易立足不稳。张岩融练了那么久的太极,对抗琴师的音波拉扯都派得上用场,更何况这种情形了。

    相得益彰啊。

    哪知道,他碰上了李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