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华侯府世子
    花千树忙不迭地谦让。

    “这,这席面上哪里有我坐的地方?简直折煞了奴婢了。”

    老太妃这看着也是一头雾水:“你们也未免太抬举她了。”

    清华侯老夫人“呵呵”一笑,透着一股老谋深算:“今日,这丫头可不是你王府的婢子,而是我侯府的恩人,若非是有老太妃您在,这主位上都坐得。”

    花千树这屁股底下简直就是坐了针毡,怎么都不舒坦:“多谢老夫人与姑奶奶们抬爱,可奴婢上不得台面,坐在这里诚惶诚恐。老夫人还是赏奴婢两个菜,我蹲墙根底下吃得安心。”

    一旁那个叫做良雪的娇娇,眼见花千树一来,这侯府上下的热情劲儿,心里就不舒坦。闻言就是讥讽一笑:“我也觉得让她与我们坐在一起,有点为难她了。浑没有个见识的,可别出了乐子。”

    花千树心里不由就是一句“我靠!”

    难怪这娇娇长得也不难看,这大年纪了还嫁不出去,感情是这张嘴,跟她老娘一样,太臭了。

    曾老太君与老夫人不约而同就有点鄙夷,但是碍于面子,谁也没有多言。

    毕竟这朝堂就是这样,得过且过,能不得罪就哼哼哈哈地过去。要不这林夫人怎么蹬着鼻子上脸,一直往侯府里跑得勤,看不出个眉眼高低呢。

    老太妃可听不得这埋汰话,堂堂王府需要给谁脸面?

    她不悦地沉了脸:“我王府里出来的,哪怕是个奴才,宫廷御宴许是见得少,但是也不至于山珍海味燕翅鲍都没有见识过,没出息地闹了笑话。小树啊,今儿就受老夫人抬举,僭越一次,安生坐着。”

    林夫人听出了老太妃话里的磕碜,一拽良雪的袖子:“老太妃教养出来的丫头,岂能跟别的府上的奴才相提并论,肯定是见多识广的。”

    这“别的府上的奴才”又含沙射影地得罪了老夫人与曾老太君,两人不约而同地轻哼一声。

    花千树被良雪娇娇这么一激,倒是不执意要起来了。

    气人谁不会,我嘴皮子都懒得动,只消坐在这里就能气死你。

    这刚客气着落座,还未举箸,就听外间有下人回禀,说是世子爷与孙少爷回府了,前来给老太妃请安。

    老夫人欢喜地吩咐:“今日这里没有外人,让世子爷直接进来。”

    三位老夫人是长辈,两位姑奶奶是长姐,花千树是下人,而那位良雪娇娇,老夫人是直接忽略了她的存在。

    下人领命出去,听到外间有孩子咿咿呀呀的学语声,一连串喊着“祖母”,奶声奶气。

    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快些进来,看看谁来了?”

    下人踮起脚尖撩起门帘,一位身着银灰长衫的年轻公子,怀里抱着孩子,低头迈了进来。

    男子身形伟岸,相貌俊朗,不似凤楚狂那般张扬,也不像夜放那般气势凌人,相反,有些含蓄,内敛,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忧郁的气质。

    花千树明白,这位就是清华侯府的世子时琛,怀里抱着的,正是那日差点被老鹰抓走的孙少爷小汉宝。

    时琛进了花厅,一直目不斜视。

    倒是一旁的良雪,当先起身,冲着汉宝儿张开手,亲昵地逗他:“汉宝,过来,让姑姑抱抱,姑姑想死你了。”

    两位正牌姑姑就坐在花千树一左一右,对视一眼,多有鄙夷。

    小汉宝乌溜溜的眼珠子在花厅里转了一圈,看到了花千树,冲着她甜甜一笑,就挣脱着下了地,冲着花千树蹒跚地跑过来,伸开两只小翅膀,嘴里兴奋地嘟哝:“飞,飞高高!”

    这小家伙,感情还记着自己呢。

    花千树是被自家小侄子锻炼出来的身手,一拧腰,直接单手一抄,小汉宝的两条小短腿在空中划了一道线,就稳稳当当地落在了花千树的怀里。

    一旁的良雪伸开的手臂尴尬地缩了回去,挑剔道:“汉宝还小,你手脚轻一点,可别抻到筋骨了。”

    花千树不搭理她这台戏,单手娴熟的将汉宝抱在怀里,另一只手就习惯性地向下拽拽他的裤脚,然后摸摸他的小肚子:“汉宝又长肉了不是?这小肚子都圆了。”

    汉宝被蹭到了痒痒肉:“咯咯”地笑:“飞,飞高高。”

    凝姐打量着花千树的动作:“一看姑娘这抱孩子的架势,也是喜欢孩子的。”

    花千树顺口道:“家里的小侄子就喜欢粘我,因为我喜欢带着他们逃课闯祸。”

    说完逗孩子的手一僵,心里有些黯然。

    凝姐抿唇一笑:“这姑姑啊,就是跟侄子亲,我几日不见我家汉宝,也想得很。过来,你个小坏蛋,让亲姑姑抱抱。”

    顺手从花千树怀里接了过去,从桌上拿过一块点心哄孩子,说着悄悄话。

    世子爷时琛静默着站在一旁,悄悄地打量了花千树两眼,然后过去给老太妃与曾府老太君一一见礼。

    举止谈吐温文尔雅,稳重大方,一看就是饱读诗书的。

    老太妃与他闲话几句,这边凝姐儿与汉宝咬着耳朵说了几句话,然后汉宝就拧过身子挣扎着重新要花千树带他去飞高高。

    花千树刚接在怀里,这汉宝儿就抱着她的脸,嬉笑着一通乱抹。

    黏糊糊,还带着甜味儿。

    一旁的良雪“噗嗤”掩唇一笑:“汉宝啊,你怎么这么淘气?她原本这相貌生的就一言难尽,你还雪上加霜,画她一脸的果子酱,是想让她给你唱猴戏吗?”

    汉宝发了坏,看着花千树一脸滑稽的果子酱,笑得“咯咯”的,像是一只得意的小公鸡。

    清华侯老夫人望过来,也是哭笑不得:“这只淘气的猴子,怎么这手脚一会儿都不老实?凝姐,仪姐,快些端水拿帕子,给小树姑娘净面。”

    就像是准备好的一般,老夫人这里话音刚落,外间就有小丫头端了一盆清水进来。

    凝姐笑呵呵地上前去接汉宝儿,汉宝只搂着花千树的脖子不肯松手,脏兮兮的小手四处乱揉。

    花千树无奈地哭笑不得。

    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吩咐时琛:“快去将那只皮猴接过来,你姐姐们整不住。”

    时琛面皮儿好像有点薄,面色微红,上前接孩子,一张口有点局促:“汉宝儿,乖,爹爹带你去飞。”

    良雪也凑过来,与时琛并肩站在一块,温言软语,甜的腻人:“乖汉宝儿,我们一起出去飞高高,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