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蜀汉中兴 > 第1731章 偷梁换柱
    共县是汉军在河内的屯粮之地,从河内各地、河东及洛阳的粮草都从济水和大河运到此处,再由两条水路运往前线修武和辉县。

    粮草是三军命脉,在这个动不动就断粮烧粮的时代,刘封和徐陵等都格外重视粮草的看护,共县守将便不像射犬那般任由下面的人去选任,是刘封亲自任命的,正是法正之子法邈,现任奉车都尉。

    法邈虽不能像他父亲那般智计百出,但毕竟也是名士之后,政略方面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而刘封在成都拜法正为师之后,两年随法正学习兵略,对法邈也颇为了解,信任之人放在后方才能安心打仗。

    这一日法邈照例巡城之后去检视粮仓,因为粮草不足,共县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仓廪还有粮食,其余的都已经半空,饶是如此,法邈还是每日照例亲自清点,从不让下人替代。

    清点完粮仓之后天色已黑,法邈吃过饭掌灯处理公文,将到酉时,忽然亲兵匆匆来报:“大人,城外来了传令兵,想要进城,说有要事禀告,不肯将书信送出,要大人亲自去见。”

    法邈眉头微蹙,忙跟着守军赶往东门,为防敌军偷城,通常晚上送信之时守军会将竹篮放下城墙,信使将书信放入其中便可离去,若要等候回复也是在城下等待,绝不会轻易开城放人,这报信之人执意要进城,法邈便知非同寻常。

    不多时来到城楼之上,士兵们用火把照着城头,城墙脚下隐约看到有人正在徘徊等候,不时抬头张望。

    法邈看了一阵,问守军道:“只此一人?”

    守将点头道:“只一人。”

    只听那人招手大叫道:“快开门,我有大将军急令。”

    法邈略作沉吟,对守将吩咐道:“找大竹篮来,放下绳索,将此人拉上来。”

    守将一怔,旋即面露钦服之色,关键时刻还是太守大人聪明,将人从城墙拉上来,既不用冒着开城的危险,又不会违背将令,真是一举两得。

    这边守军吆喝着,找来两根绳索抛下去,让那人绑好之后站在篮子里,便可将其合力拉上城墙。

    那人略作犹豫,先走过去将马匹绑在城外的一块大石上,才跨进竹篮,双手紧紧缠住绳索,以防竹篮不够结实,到了半空承受不住撕烂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守军七手八脚将那人拉上来,后面的士兵马上抽刀便将他呈弧形围住,虎视眈眈地盯着,若是此人拿不出可信之物来,马上将其捉拿。

    “诸位稍安勿躁,”那人举起双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才从怀中摸出一封信来,“这是大将军书信,法都尉可在?”

    守将走过去将书信拿来,递给身旁的法邈,法邈见此人身形高大,面带微须,看起来英武不凡,不像是普通的传令兵,疑惑着拆开书信。

    才看了一眼,便马上说道:“果然是大将军书信,下官当亲自回复,请随我来。”

    守军见果然是刘封派来的人,才松了一口气,等法邈带着来人走后,有人便下城去牵马。

    一路来至后衙,法邈命亲兵在外面看守,将那人带进书房,抱拳问道:“不知将军尊姓大名?”

    那人摘下头盔,露出一头红色的毛发,答礼道:“末将周处,奉大将军之命来守共县。”

    法邈并未听过周处之名,见他年纪轻轻,不过二十来岁,不由心下疑惑,共县的确缺少大将,但派一少年连夜前来,不知是否故意考验此人。

    心中猜测着刘封的意图,重新打开书信,上面只有短短两行字:内有奸细,密处听令。

    字并非刘封所写,而是徐陵的笔迹,不过对法邈来说这二人的命令并无差别,心信中没有任何指令,便只能从周处嘴里来问了。

    顺手将书信在灯下烧掉,边问道:“共县并无异常,不知大将军何以知道城内有奸细?”

    周处言道:“此事尚未定论,还要看射犬有无消息传来。

    为防万一,大将军叫我扮做传令兵来运粮,大人马上准备百粮粮车装载量草,就说五更便要出发运往修武,以防城中细作起疑。”

    法邈会意,又道:“何不派人到射犬打探消息?”

    “不可!”

    周处忙摆手道,“如此反而打草惊蛇,明日一早大人派五百军运粮出城,细作并不知何人进城,在下便可留在城中见机行事。”

    法邈知道刘封这是偷梁换柱,为他派来一员武将,虽然觉得周处太过年轻,但刘封的眼光却足以令人信服,当下便安排周处在后堂歇息,传令士兵准备车辆装载粮草。

    周处来到一间偏房内,随便吃了些干粮便和衣而卧,射犬和共县的危险还在猜测之中,不知魏军何时会来,周出却心潮起伏难以入眠。

    这次刘封选他独自来共县帮助法邈而不是文鸯,让周处心中大感欣慰,虽然他二人武艺不相上下,但在谋略方面显然刘封更看好自己。

    倒不是周处与文鸯不和,年轻人血气方刚,相互之间有竞争比较实属正常,不看张苞和关索都过了而立之年,还不是见面便要打斗么?

    自从被人冠以“三害”之名被乡人厌恶,后来又被周鲂训斥过后,周处有所明悟,开始学习兵法谋略,这两年颇有长进,而刘封的这次派遣,更让他信心大增。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难道我还不如那吴下阿蒙么?”

    周处抱着胳膊努努嘴,在黑暗中露出自信的笑容,若此时有人在窗前经过,看到暗淡的月光下一排白森森的牙齿露出来,定然会被吓晕过去。

    不多时刚刚安静下来的共县便喧腾起来,守军才明白刚才那人急于进城是来催粮,看来前线粮草又吃紧了,不禁议论起今年的丰收情况,不知秋粮能不能及时下来。

    周处在县衙休息,法邈找了一名寻常不起眼的兵卒扮做传令兵于他同到城东屯粮之处指挥装车,共县除了守军之外,还有数百户百姓不曾搬走,想要找出细作并不容易,只能以此来打消他们的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