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云少的替身娇妻 > 第487章 羡慕嫉妒恨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87章羡慕嫉妒恨



    安瑾年在洗手间处理了下自己磨破的脚后跟,洗了洗手,掏出唇膏来把刚刚因为吃食物淡了的唇涂抹了下。



    刚把唇膏收起来,再抬头看向镜子里,突然发现多了一张跟她一模一样的脸,只不过另外一张脸是长发而已。



    瑾年明显的怔了下,还没来得及回头,估计的声音就已经在她身后响起。



    “呵呵,还以为云深有多在乎你呢,原来不过如此,他见到前女友就完全把你这个所谓的老婆给忘记了。”



    前女友几个字分外的刺耳,让安瑾年本能的皱了下眉头。



    她对易云深了解不够深,唯一知道的也就是顾瑾瑜是他的未婚妻了,貌似也没听易云深的秘书们谈到易云深在顾瑾瑜之前还有女友的。



    见她怔住,顾瑾瑜讥讽的道:“作为我的替身给易云深当老婆,你居然不知道他在我之前还有个初恋女友,也真的是悲哀。”



    “易云深那样优秀的男人有初恋不足为奇。”



    安瑾年淡淡的道:“别说一个初恋女友,在你之前有是个八个也是正常的。”



    “呵呵,看来你的心还真是大,居然一点都不计较。”顾瑾瑜酸溜溜的说。



    “我为什么要计较?”



    安瑾年冷笑着反问:“你都说我只是一个替身了,你觉得我有计较的必要吗?”



    “再说了,这种事儿,要说计较,也该是你去计较啊,毕竟......你是他心里的老婆吗?”



    “你......”顾瑾瑜被呛得脸红筋涨说不出话来。



    而安瑾年拉过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正准备转身离开。



    “安瑾年,你不要得意忘形,真以为你在易家站稳脚跟了?”



    顾瑾瑜不甘心的吼叫着:“易夫人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她很快就会让你滚出易家的。”



    “那不正好如了你的意?”



    安瑾年看着恼羞成怒的顾瑾瑜讥讽的道:“你应该高兴才是啊,生什么气?是因为易云深居然允许我剪了短发让我和你不一样了么?”



    “你——”顾瑾瑜再次被呛得说不出话来。



    而瑾年则优雅的转身,对于身后因为恼羞成怒脸红筋涨的顾瑾瑜没再多看一眼。



    顾瑾瑜跟易云深之间的那些牵牵绊绊她不想去理会,她知道自己的地位,也从来不曾奢望的想要从易云深那获得所谓的爱情。



    就目前她的情况而言,在自己没有足够能力和易云深抗衡的情况下,她会做个安分守己的‘妻子’。



    但是,如果顾瑾瑜不安分守己,非要来找她的麻烦,那么,读不起,她并不是之前那个等着顾远程的钱救母的,任人宰割的安瑾年了。



    调整好自己刚刚略微有些起伏的情绪,安瑾年走出洗手间,再缓缓的进入大厅,发现大厅里已经看不到易云深和那穿黑色礼服裙的女明星了,而宾客们手里拿着酒杯低声的讨论着,觥筹交错衣鬓摩挲。



    安瑾年回到之前的餐饮区,易云轩已经不在了,只有路慕枫还坐在那安静的等她。



    她在路慕枫跟前坐下来,路慕枫递给她一份帮她拿好的点心,她拿了筷子正准备吃,突然感觉到身边有风声传来。



    略微抬头,然后看到一身纯手工西装的易云深正朝她走过来。



    高大英挺的身材被一身藏青色纯手工西装包裹着,俊美的容颜,英挺的剑眉,高蜓的鼻梁,性感的薄唇!



    即使这是星辉娱乐周年庆,即使今晚明星大腕云集,可易云深置身于这样的场合,依然不输任何一位明星大腕,包括之前安瑾年说的程思远。



    易云深走过来了,但他身边的穿黑色晚礼服的女明星却已经不在了。



    安瑾年正欲起身,对面的路慕枫已经先她一步开口了。



    “易少这么快就把旧情人送走了?”路慕枫的声音淡漠着带着讥讽。



    易云深微微皱眉,看了路慕枫一眼,直接无视他的存在,然后来到瑾年身边。



    “吃好了吗?”他一只手放在餐桌上,弯腰下来低声问。



    “还没。”安瑾年看着餐盘里的食物淡淡的道。



    “我也饿了,那我们一起吃?”



    易云深说话间真在安瑾年旁边坐下来,伸手接过她手里的筷子就要夹菜。



    “这是我用过的筷子。”



    安瑾年赶紧把筷子一把抓过来,然后又即刻起身:“我重新帮你拿一双,对了,你想要吃什么?我去帮你拿。”



    说完这句,她转身就要离开,却被易云深伸手给抓住了手腕。



    “别忙活了,我不怎么饿,和你一起吃这一盘就够了。”



    易云深淡定的拿过安瑾年之前的筷子来,夹她餐盘里的菜就吃,完全没有嫌弃的样子。



    他这个举动,不仅把安瑾年给惊呆了,同时也把旁边用餐的人都给惊呆了。



    易云深不是有洁癖么?他居然不嫌弃安瑾年用过的餐具和吃过的饭菜?



    公然用安瑾年用过的筷子,吃安瑾年吃过的饭菜,这算哪门子的洁癖啊?



    路慕枫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比易云深脸皮更厚的,当即铁青着脸冷冷的说了句:“有个当戏子的情人就是不一样,这演起戏来也是得心应手。”



    “你羡慕?”



    易云深抬眸看向对面的路慕枫,淡淡的道:“羡慕的话让石磊帮你介绍一个啊,他旗下女明星多,你想多要两个也成?”



    “渣男!”路慕枫冷冷的骂了声,生气的起身离开。



    待路慕枫离开,易云深才对站在身边的安瑾年道:“坐下来啊,你这表现得,好似我在虐待自己的老婆一般。”



    “......”安瑾年默默的在他身边坐下来,而他已经用叉子叉了块点心递给她。



    “知道你不喜欢叉烧包,但餐盘里的食物不能浪费,我们只能一起努力把这难吃的叉烧包吃完。”



    “......”瑾年无语,只能伸手接过易云深递过来的叉烧包,然后乖乖的吃着。



    旁边的女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把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投到安瑾年身上。



    一个鲜照门的女子,一个残花败柳,一个嬴荡下贱的女人,她凭什么获得易云深的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