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御剑人间 > 第两百九十四章 踏上回程的路
    “进去这么久了,陆大书生不会出事吧?”

    道人搓着手,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眼看太阳都升到正午,之前存在石门的位置,一点反应都没有,令得人心中放不下。

    回头,身形膘肥的猪妖蹲在一侧,撑着长嘴呲溜口水,嘿嘿憨笑的盯着画卷,不远,捏着一根狗尾巴草的树妖,摇着草尖在蛤蟆面前晃来晃去,嘻嘻的哼唱。

    “小蛤蟆,跳啊跳啊,一只两只,这么大个儿......”

    蛤蟆道人蟾眼随着摆动的狗尾巴草转来转去,长舌唰的弹射出来,又赶忙按回去,使劲搓了下脸,转去后面,瞪去笑嘻嘻的女子。

    “再逗,老夫可要生气了啊,呱!”

    栖幽拉下眼袋,‘略略略.....’的吐出几根舌头舞来舞去。

    气的蛤蟆一蹼拂开狗尾巴草,背着葫芦走去道人那边,接上对方刚才说的话。

    “别急,良生修为又非当初,岂会那么不堪,再等等。”

    “可这么久还不出来.....”道人停下脚步,跳上一块岩石叼着草根,“你就那么肯定?那可是刑天埋脑袋的地方。”

    蛤蟆昂了昂头,望去恍如万丈高的山壁。

    “老夫,自然.....不敢肯定,世间秘境岂可用常理推之,老夫妖丹还未复原,进去也送命,至于你,门都打不开。”

    “嘿,老蛤蟆你.....”孙迎仙吐出草根,一跃下来,指着地上短小身形想要理论,不过还是放弃了,大喇喇坐去地上,背靠着岩石。

    “对了,老蛤蟆,你老是说当初何等修为,又被宗门追杀,当时你道行有多高?”

    蛤蟆道人微微侧过脸,眸子瞥过去,冷哼了声。

    “直逼妖王。”

    那边,孙迎仙眼睛一亮,俯身靠近过去,赶紧问道:

    “那你知不知道,妖怪中,最擅长毒的妖?”

    蛤蟆愣了愣,蟾眼飞快转回去,直视前方山壁,背着葫芦走出两步。

    “老夫怎知?天下妖物万千,把毒当做本事的,数之不尽,蝎妖会毒、蛇妖会毒、蜈蚣精也会,就连鼠精、花精都会。”

    听到这里,道人正要开口询问‘紫毒’二字时,山壁陡然传来法力的波动,蛤蟆道人连忙挥了挥蹼,说了句:“看吧,出来了!”将道人的话推了回去。

    看着画卷的猪刚鬣也感受到了法力流转,收画站起身来,就见山壁轰隆隆一阵响动,泛起一层白光闪了闪,显出人的轮廓。

    栖幽丢了狗尾巴草,提着裙摆小跑过去,欢喜的叫喊:“老妖老妖,你出来了啊!”

    一下扑进陆良生怀里,脸埋去胸膛蹭了蹭。

    书生拍拍她脑袋,推开一点,朝周围看来的道人、猪妖笑道:“让你们担心了。”

    咳咳!

    下方,蛤蟆道人握着蛙蹼放在下颔干咳两声,“出来了?”

    “是。”

    陆良生笑起来,拱手对师父一拜:“让师父担心了。”

    见他无事,猪妖明显出了一口气,继续一副憨笑的神态站在外面,看着他们说话,眼里倒是有些羡慕。

    一旁,道人上下其手,检查了书生无碍后,伸手一摊,并在一起的四指来回勾动:“快拿出来。”

    陆良生看他伸到面前的手,脸上愣了一下。

    “拿什么?”

    “当然是宝物啊,进去一趟,别告诉你什么都没得到就出来了?”

    “喏,就这个!”

    陆良生提起腰间的红绳,将轩辕剑鞘在众人面前晃了晃,令得道人瞪着眼睛看了会儿,才抬起脸来。

    “就这个?不会是刑天磨指甲的锉刀套吧......”

    “自然不是。”

    听到道人这话,引得陆良生笑起来,将《山海无垠》放回书架,拉着老驴与众人一起,沿着山脚往回走。

    一路上,倒也没有因为多了猪刚鬣,而隐瞒了里面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全讲了出来,当然刑天的头颅被装进书里的事,却是没说,倒不是因为不信任谁,而是有些太过骇人了。

    “其实在里面感觉没多长时间,发生的事也不过短短几句话.....”

    叮叮当当的老驴颈下铜铃回荡山脚,陆良生提到里面那道声音有说起的万灵什么阵,一旁的蛤蟆道人没有半点印象,问及一旁的猪刚鬣,后者露出憨憨的笑,晃着那颗肥大的脑袋,将耳朵上的两对铜环摇叮当乱响。

    瓮声瓮气的回了一句:“俺老猪也不知。”

    .....

    一行人没有回到山顶,就在山脚下搭锅吃了午饭,荒草乱石间,老驴甩着尾巴,低伏颈脖啃着渐晃的草叶。

    阳光倾斜照过这片山峦,蛤蟆道人换了一件单薄的短袖花衣裳,架着腿躺在一块石头上晒着黄昏,哼哼唱唱晃着脚蹼。

    道人与猪刚鬣躲在草丛后面并排坐一起,‘嘿嘿’的翻过泛黄的书页,看着上面依稀有女子搔首弄姿的画像,呲溜吸过口水。

    飞鸟鸣啭,划过斑驳,那边嘿嘿的猥琐笑声之中,陆良生坐在一颗歪脖老树下,津津有味看着书籍,旁边背靠着他的栖幽拿着两块花色的石头,对着阳光翻看,不时侧过身让书生帮她选哪一块。

    “这块就好。”

    陆良生指了指女子右手那块石头,偏回去,目光盯着书页上的字迹,脑中想着的却是石殿里,黄帝断断续续的话语。

    ‘上古圣祖开天辟地,该是神话当中的盘古......以泥塑人,指的是女娲娘娘,那窃取天地灵气那句里的‘你们’......又是谁?’

    不光是这句话,后面的一句立万灵阵为始,以及后面的护人世,陆良生大概猜出这法阵是黄帝立下的,用来护佑人世间,不让‘他们’来插手。

    柔和的霞光照过俊朗的侧脸,陆良生微微抬起目光,看去彤红的西云,几只鸟雀从他视野间飞过去。

    ......永居云之外。

    不会是指九霄之上的满天神佛吧。

    心头念及到此处,陆良生摇了摇头,若是如此,这里面隐藏的东西,就有些太大了。

    ‘还是做我行善之业,往后再说。’

    拍了拍腰间悬着的轩辕剑鞘,阖上书本,看去天色也不早了,叫上师父还有那边的道人准备离开。

    夕阳西下,彤红的霞光铺在山道上,猪刚鬣并未同行,跟着走了一段路,停下时,陆良生幻出酒水,双手托举。

    “相聚自有分别,就此告辞!”

    道人也点点头:“记得来栖霞山!”

    “俺老猪还要取一件兵器,往后得空,就来栖霞山看你们。”

    霞光里,猪刚鬣将酒水饮尽,双掌一拱:“那俺就告辞了!”

    “等等!”

    孙迎仙忙叫住他,看着转身的猪妖,一咬牙连忙从怀里掏出那本泛黄的书本,靠近过去,塞到对方手中。

    “途中无聊,翻看打发时间,少过祸害人性命!”

    “哈哈,俺老猪长凶悍,可从不害人命!”

    猪刚鬣大笑,将书收了起来揣进怀里,看着书生、道人牵着老驴,还有头顶扶着驴耳坐着的蛤蟆远去霞光。

    “俺老猪取了兵器,得空就来栖霞山探望你们,可要好酒好菜备着,别拿幻术应付俺!!”

    喊声传去的那方黄昏,陆良生侧过脸,映着霞光,朝那远远挥手作别的肥大身形,拱了拱手。

    蛤蟆道人系紧了绳子,坐在驴头扶着两只长耳,回头看去徒弟。

    “良生,走啦!”

    那边,书生转过叫上路边搜索草丛的道人离开,老驴昂起脑袋,甩着缰绳,跟在主人后面,摇晃头上的蛤蟆,甩来甩去。

    呃儿哼昂哼——

    兴奋的嘶鸣,伴着蛤蟆模糊的彼其娘之,回响这片夕阳、山峦间。

    .......

    西云火烧般颜色,站在长安城中观望又是不一样的了,霞光铺洒的长街上,一辆马车‘吁’的声音里,缓缓停在一座府邸门口。

    车帘掀开,云纹步履下了车碾,黑底暗红边纹的杨素抬起头,看去府门上写有‘宇文’二字的门匾。

    走上石阶,径直入了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