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从阳神开始掠夺 >章节目录71、再临飞马牧场
    和师妃暄的战斗,自然是平手结局的。

    苏泽万万不会打死师妃暄的,实力碾压,也就压根不会有失手的问题。

    而二人之间的矛盾,也只会以慈航静斋惯用的传统手段来结束。

    这个传统手段,很有趣的:

    对于威胁不大的小魔头,使用精神恋爱来影响他。比如对待徐子陵。

    对于威胁中等的魔头,使用肉体来羁绊他。

    对于威胁非常大的魔头,干脆还俗嫁给他,还要用真心诚意的爱恋,以身饲魔。比如对待石之轩。

    很悲壮,很有牺牲精神,还很高大上。

    所以,苏泽要做的,就是尽量展示自己对佛门的威胁,很大很大。

    大到必须让师妃暄彻彻底底的爱上他,以身饲魔的程度才好。

    那么,苏泽对佛门有威胁吗?

    还真有!

    苏泽计划在南方起事。

    南方的世家宗族势力并不强,最强的,是佛门势力。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所以说南方才是天下寺庙最多的地方。

    佛教与政权的冲突,就在于佛教侵占了大量的土地和人口,不事生产,不纳税。

    这些佛教徒中,并不是都信佛教的,很多人是希望通过入佛教,来逃避兵役和税收。

    佛教是修来世的,即使这一世再穷再苦,老百姓也会省吃俭用,把一生的积蓄捐献给寺庙。

    单单净念禅院的一个铜制宝殿,融化后做铜钱,就可以抵得上隋朝二年的国库收入。

    而大唐天龙世界中,佛教势力增大之后,竟然不甘寂寞,插手政治,干涉皇权。

    为天下选明主,皇帝都需要她们选出,需要她们认可。

    任何一个有点自尊心的皇帝,都不可能容忍这样的宗教存在吧?

    即便在历史上的唐朝,也有唐武宗灭佛事件的发生。

    在唐代寺院经济高峰时期,寺院已经成为世俗社会中重要的经济体,以寺院经济为依托的各宗派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政治筹码,世俗和宗教界线的模糊令唐武宗感到担忧。

    会昌毁佛虽然以失败告终,但在此之后的禅宗和净土宗都是出世特征更明显的宗派,就划分世俗和宗教间界线而言,唐武宗是做出了贡献的。

    所以,苏泽如果想建立政权,也要解决这个问题。

    必须使得寺院占有的大量人口回归正常户籍,开始向国家纳税服役。

    这样国家才能强盛起来,兵源和财力才能有显著的提升,后来才能一鼓作气,统一中原,甚至可以北伐草原。

    ---------------

    苏泽又跑到了飞马牧场。

    这次不是来求学的,苏泽计划收揽了飞马牧场,把这作为自己起家的基本盘。

    苏泽没有立即说出自己的意思,而是不动声色的给商秀洵带来很多糕点、小吃。

    看着小吃货商秀洵,优美的小口吃着糕点。

    苏泽心里有着一种莫名的喜悦。

    他还是去见了鲁妙子,首先把这种意图告诉鲁妙子,征求他的建议。

    鲁妙子看完苏泽送来的“简本未来无生经”之后,久久不语。

    “前辈,你看这种经书是否可以修行?”苏泽很虔诚请教的样子。

    “可以修行”鲁妙子毫不含糊的给了答案。

    “前辈真是大智慧呀,事实上,我已经快修行成功了。”

    苏泽又开始展示光圈,七色神灵,陆地飞行了。

    鲁妙子当然是非常惊讶,但他很清楚苏泽为什么展示这些。

    鲁妙子说:“之前看,你有帝王之相。试过后,你却无意于江山,我就觉得奇怪。现在你还无意于江山吗?”

    “为了修行,我就勉强取了这江山吧。”苏泽很无奈的样子。

    “老夫可以帮你!”

    不用苏泽主动招揽,鲁妙子就很有眼色的主动投诚了。

    一个可以飞行,随身带着七大神灵的苏泽,把这么机密的事情展示给他了。

    还不赶紧表忠心,是想等死吗?

    鲁妙子老了,却是越活越怕死。

    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命运,压在苏泽年少无知、仁心仁义上。

    苏泽对于宗教的成立,并没有什么经验。

    当鲁妙子问他教派的理论时,苏泽干脆就照搬“罗教”的理论。

    罗教创始人罗清认为:

    “真空”(又称“无边虚空”、“本来面目”等)是宇宙的最高本体,世界万物是由它派生出来的,即由原始本原的“真空”幻化出宇宙的万有——大千世界。

    人们只要“晓得真空法”,悟通“无为大道”就可以回到出身之地——“家乡”(亦称“自在天空”)。

    人们一旦回家还乡,就会享受天堂胜景,无生无死,安然快乐。

    鲁妙子充满智慧的说:“这种理论,会被主流教派认为是邪教的。”

    苏泽会心的笑了笑,轻轻说道:“所以我找了一些老魔头去传教,而我自己,则是要正儿八经的打江山喃。”

    “等到信仰收集完毕,就解散真空道。宣布它是邪教。”鲁妙子接口说道。

    苏泽和鲁妙子相视而笑,小狐狸、老狐狸很默契的有了收尾的办法。

    走一步,看十步;还没有建桥,已经想好了过桥后怎么拆桥了。

    这就是苏泽和鲁妙子的智慧。

    有了鲁妙子的承诺,苏泽就去收服商秀洵了。

    这个时候,苏泽就不是带着无数糕点的大善人、大好人了。

    他豪迈自信,器宇轩昂。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直接就告诉商秀洵:

    “我想建立自己的势力,需要飞马牧场投到我的麾下。”

    “商秀珣,三宫六院,我许你一个位置!”

    “以后你的儿女,可以把飞马牧场做为封地,永久持有。”

    商秀洵睁大好看的眼睛,小嘴也大张着,震惊啦!呆滞了!

    “凭。。凭什么呀?你一无所有,还想白手起家?”

    “我可以飞行,我是在世神灵!”

    大神棍苏泽,再次熟练的开始展示光圈与神迹了。

    而鲁妙子也出现了,把商秀洵拉到一边,小声的为她剖析利弊。

    终于,商秀洵羞答答的偷看着苏泽,点头答应了这些条件和福利。

    “我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块地盘”神棍苏泽也想仰天长啸了。

    既然是一家人了,苏泽也就不再保留。

    他用“大悲还魂经”为鲁妙子治疗神魂之伤。

    悲母菩萨大悲还魂经可是大禅寺之中,传说仅次于过去经的宝典,有修复神魂的无上能力。

    鲁妙子的眼前,出现了一尊面目秀丽,雍容,身披霞衣,赤足,坐莲台的女神相。

    这尊女神手持一朵莲花,淡淡微笑,似乎集中了所有的慈爱,宛如众生之母,给人无比的安宁,看着这女神的相,人人都感觉到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般舒适,不怕任何的风雨。

    在母亲的怀抱之中,哪个孩子的心里还不安稳呢。

    不到一刻钟,苏泽就修复了鲁妙子的神魂,甚至隐隐还有些增长。

    鲁妙子古朴的老脸泛着红光,当即拜倒:“多谢主公,我再次见到了神迹!”

    而商秀洵也感同身受,看见了这尊女神,心中第一次对苏泽有了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