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把BOSS公主抱了 > 第三百六十章 这样有什么不好?
    比起小孩子人格的时盛,纪青墨出行就要方便很多,他早就学了开车,也在纪时笙恢复行走后,去考了驾照,两人出门不需要王队长跟着,纪青墨开车就好。

    两人来得早,平时人挤人的早餐店里还算空旷,他们各点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后,便端着餐盘坐到角落的位置。

    吃饭时,纪青墨时不时偷看墨念,墨念倒是跟没事人似的,吃自己那份早餐,还会把奶黄包推给纪青墨:“这个味道不错,你也尝一下。”

    “嗯。”

    纪青墨夹了一个,“谢谢。”

    墨念闻言一顿,忽然放下筷子看着他。

    “怎么了?”纪青墨被她看的心里发虚,自己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为什么忽然对我这么客气?”墨念开口。

    纪青墨闻言,反驳道:“我没有,我……”

    只是,纪青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回忆起自己之前对墨念的反应,确实过于客气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

    “在生我的气吗?”墨念问道。

    “怎么会!”

    纪青墨下意识说道:“我怎么会生你的气?”

    墨念闻言,忽然沉默了。

    “念念?”纪青墨看她表情不对,有些担心。

    “你好像很在意我的想法。”

    墨念叹了口气,才说道:“我在医院两年,偶尔也会想起和你相处的时光。”

    纪青墨闻言,心跳莫名加快,念念,也会想他吗?

    “我忽然发现,你很迁就我。”

    墨念话锋一转,“你的一言一行,都是顺着我来的,生怕违背了我的意思,怕我不高兴,除了和纪时笙争抢以外所有的事,你从来没有跟我对着来过,你好像没有脾气一样……我不是在说你不好,但你面对我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这样……不好吗?”

    纪青墨紧了紧手里的筷子,他问道:“我只是想让你开心一点……”

    “那你呢?”

    墨念反问:“你顺着我,我确实会觉得很舒服,但你呢?你没有自己的想法吗?我所说的所有话,做的所有事,让你一直配合我,你每一次都会觉得我对吗?”

    “我……”纪青墨想要说什么,可他意外发现,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墨念的话太一针见血,将他过去的行动剖析透彻,他仿佛被墨念看穿似的。

    “每一次都是这样。”

    墨念道:“不提纪时笙,就算是时盛,也不会像你这样,事事都顺着我,我说一,就不会说二,想到这些的时候,我总会觉得……你好像是刻意这么做的,刻意顺着我,宠着我……”

    “这样有什么不好?”

    纪青墨无法理解墨念为什么会抓着这件事不放,“想要让一个人一直开心,当然要多用点心了,如果不好好思考,怎么会了解对方想要的?”

    “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呢?”墨念又问道。

    “什么为什么……”

    纪青墨无奈,他放下筷子,扶额道:“念念,你今天问的问题好奇怪。”

    “嗯,我知道。”

    墨念没有停下:“那也要回答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还能为什么?因为你是念念啊!”纪青墨说道,“我当然要对你好,因为我从小……我从小就喜欢你啊。”

    最后一句话,说得纪青墨脸热。

    在吃早饭的时候忽然说这么肉麻的话,即便是他,也有些无所适从。

    “我不能接受这个答案。”

    然而,意外的是,墨念却将他的回答全盘否定。

    纪青墨一愣,他看着墨念,半晌没说话。

    “……念念,你到底想说什么?”

    纪青墨艰涩开口,眼神也比以往要黯淡:“故意说这种打击我的话,否认我的话,让我难过,失去信心……”

    “因为时盛走了,所以你迫不及待希望我也赶紧走吗?”纪青墨说出这句话时,心脏微微抽痛。

    “不。”

    墨念摇摇头,她说道:“我只是……希望你能不要再欺骗自己,为难自己,折磨自己了。”

    “我听不懂。”纪青墨茫然,“我怎么欺骗自己,折磨自己了?我所做的事,都是我想做的,我从来没感觉有哪里不舒服。”

    “是吗?”

    墨念反问:“你真的觉得,你因为我是墨念,你从小就喜欢我,才对我那么好的吗?”

    “不是吗?你觉得我该怎么回答,才是对的?”纪青墨问道。

    “从小就喜欢我的时盛可没有像你这样,事事顺着我。”

    墨念淡淡道:“他是对我记忆最深刻的人,因为他的时间就停留在我们还未分开的小时候,可他却没有做到你这一步。”

    纪青墨浑身一震。

    看他呆愣的模样,墨念也有些于心不忍,她本不想说到这一步,可看着纪青墨自欺欺人的模样,她总会忍不住难受。

    “……先吃饭吧。”

    墨念轻叹一声,她也不想把纪青墨逼这么紧。

    纪青墨沉默着,也没再说话,安静吃着桌上的早餐,但那麻木的表情,如同嚼蜡。

    ……

    吃完早餐后,两人没有回去,纪青墨开着车到郊外兜风。

    墨念看出来他是因为太迷茫,才不知道去哪,干脆把车开到了外面,便顺着他的意,任由他漫无目的的兜风。

    “你一直都是这么看我的吗?”

    忽然,耳旁响起了纪青墨的声音。

    墨念回过神,她看了眼驾驶座上的纪青墨,纪青墨一直看着前方的路。

    “不是。”

    墨念开口回答他的话,“准确来说,我以前一直都看不透你,你平时虽然表现得很简单,可偶尔给我很复杂的感觉,我并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人,更无法揣测你的目的,你的想法,至于刚才在店里和你说的那些……是昨天和时盛聊天时,看着他,我就会想起你跟纪时笙。”

    “你们既是一样的,又不一样,我总会去想你们的不同,接着便想要探究到底为什么不同……”

    墨念缓缓道:“然后我发现了——其实也不是一时想到的,以前也察觉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总是串联不到一起,直到最近我才发觉是哪里不对。”

    “纪青墨。”

    墨念看着纪青墨,平静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心疼:“你好像一直都是为了别人的愿望而活,你为了别人的愿望,甚至会放弃自己的意志,这让我感觉……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