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上官若离东溟) > 第1306章 太上皇惹上烂桃花
    东溟子煜拧眉,不悦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冷声道:“你挡了孤的路了。”

    只见那女子并未让开,而是自行起身,抬眸笑道:“小女名叫北陵忆云,是北陵的六公主。

    许久以前,我就听闻太皇上被誉为东溟的战神,一直崇拜着王爷。

    这才随使团前来,就是为了能一睹您的尊容。

    不知太上皇可否看在我一片真诚的份上,收下我这个香囊?”

    说着,她双手将一个绣着并蒂莲的香囊举在了东溟子煜面前,微微垂着头,一副娇羞的模样。

    上官若离脸色一黑,因为从他们的角度看过去,刚好能看到北陵忆云那若隐若现的沟!而且她脖子上的皮肤很是白皙,一般男人看到这副光景,怕都会把持不住吧?

    这大冷天儿的,不冷吗?

    女人送男人香囊,这是要许终身的意思啊!上官若离似笑非笑的看着东溟子煜,眨眨眼睛:你丫的魅力不减呐!这模样却惹得东溟子煜脸色一黑,这个女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这个时候不是该醋意大发,狂撕这个北陵女人一通吗?

    他咬牙对北陵忆云吐出一个字:“滚!”

    只是北陵忆云仿佛听不见一般,笑道:“太上皇息怒,是我冒失了。”

    可手中的香囊,却没有收回去,还往前送了送。

    东溟子煜的脸黑得已经不能再黑了,自己女儿刚受了香囊的算计,这又有人拿着香囊来自己面前找死了。

    上官若离见状笑了笑,上前接过北陵忆云手里的香囊,说道:“这香囊绣得还真精致,上面的并蒂莲就像真的一样。”

    北陵忆云抬头看了一眼舒上官若离,据调查这个女人善妒凶残,怎么看着不像呀?

    莫不是传言有误?

    出身皇族的她,可是知道各种宫斗、宅斗中的手段。

    败坏名誉什么的软刀子,是最不入流的手段了。

    于是,笑道:“这并蒂莲,代表的是我对太上皇的爱慕之意,想必太后身为太上皇的正妻,应该不会介意吧?”

    上官若离笑而不语,把香囊递给东溟子煜,笑道:“给你的,要不要?”

    东溟子煜的眼神带着戾气,要将上官若离拆骨入腹的模样,伸手就接过那香囊。

    北陵忆云一看,神色一喜。

    东溟子煜收下她的香囊,就是接受她的心意了,那么她就可以嫁给这个天神一样的男人了。

    果然传言都是骗人的,上官若离还是很大度贤惠的。

    但是,下一秒,她的笑容就挂不住了。

    因为,东溟子煜已经将香囊扔进一边的浴池内,冷声道:“孤从来不用香囊这东西!”

    北陵忆云心下一紧,眸中瞬间闪过一抹怒气,抿了抿唇,随即又立即恢复了平静,微笑道:“是我的错,未曾打听过你喜欢什么,便擅自作主绣了香囊。

    你可否告诉我你喜欢什么?

    我另外准备!”

    上官若离挑了挑眉,这女人,可以呀,这都能沉得住气。

    东溟子煜冷冷的道:“孤喜欢你滚开。”

    说着,危险的睨了一眼上官若离,拉起她的手便直径绕过北陵忆云走了。

    “噗!”

    待走远,上官若离不厚道的笑出来。

    东溟子煜黑着脸,眸色沉冷的看向上官若离,“好玩儿吗?”

    “好玩儿,就喜欢看你虐桃花的霸气模样,老帅了!”

    上官若离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北陵忆云眼神不善的看着他们。

    东溟子煜低头,咬牙道:“孤表现得还不错吧?

    一会儿你要好好奖励孤,不然……哼哼!”

    上官若离嘻嘻笑道:“这女人,长得挺不错的,就是太不要脸了。”

    装傻呢?

    东溟子煜黑着脸目视前方,气闷的不想说话。

    见东溟子煜不说话,上官若离仰头看着天,自言自语的道:“你说你都冷若冰山、生人勿进了,还留了胡子,成了老气横秋的太上皇了,这都还有女人贴过来?”

    东溟子煜忍住捏死她的冲动停下脚步,眼神凶恶的看着她,咬着牙,从牙缝里一字一字的道:“你这是嫌弃孤?”

    上官若离“噗”的笑了出来,摇着他的胳膊道:“好啦,别生气,我错了!我这是纳闷北陵忆云怎么和我一样眼光这么好?”

    见上官若离乖乖认错,东溟子煜瞬间又气不起来,冷声道:“她不过是看皇上和王爷们还小,才瞄上孤的。

    孤在宴会上连个正眼也没给她,她是设法来试探的。

    北陵人野蛮,没有男女大防之说。”

    这个女人故意接近他好几次了,他没敢跟上官若离说。

    上官若离对北陵人可没什么好印象,当初那个北陵墨雪简直恶心之极。

    叹息一声,道:“他们怎么就这么执着用女人来稳定两国关系呢?

    也不看我们是什么人,就知道一股脑的塞女人,真是傻叉。”

    东溟子煜没有说话,只是沉磁的“嗯”了一声,表示赞同上官若离的看法。

    他在琢磨着回去该用什么法子“折磨”上官若离,嘿嘿!这边北陵忆云看着他们走远了,一脸的挫败和气愤,往地上啐了一口,道:“我呸!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太上皇吗?

    早晚被儿子弄死!”

    然后,转身朝宴会大殿的方向走去。

    北陵忆云刚走,在不远处的大树上就跳下一个小小的人儿。

    景曦一双狡黠的大眼睛亮晶晶的,古灵精怪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小人精儿。

    景阳和王明轩、上官安宁和几个小公子从不同的方向出现,看到景曦在这里,都跑了过来。

    上官安宁责怪道:“怎么藏的这么远?

    我们找不到你,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他们一伙儿孩子在玩儿捉迷藏,说好了就在宴会大殿周围玩儿,轮到景曦藏了,结果怎么也找不到了。

    景阳背负小手,少年老成的叹气道:“本王这个双胞胎哥哥,性子跳脱,向来不守规矩。”

    景曦挑眉道:“若不是我跑到这里来,还发现不了北陵人的狼子野心呢。”

    景阳和王明轩都是神情一凛,齐声问道:“怎么回事?”

    景曦撇撇嘴,道:“我看见了北陵忆云那个女人,她在父皇和母后回宫的路上等着……”他小嘴巴拉巴拉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连北陵忆云的语气、动作都学的惟妙惟肖,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景阳也忍不住笑了,问道:“说吧,你想出什么鬼主意给那女人一个教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