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替嫁谋爱:医妻要离婚 > 第825章 人设崩了
    霍氏本家。

    议事厅内如同黑云压顶,寒意肆意横行,让人感觉呼吸里都裹了冰碴。

    “您是霍家的家主,既然婚书上盖有您的私章,您就有义务履行和我女儿的婚约,不能言而无信,你们说我说的对吗?”

    颜贺海自顾自地说着,一边询问身边的霍家人。

    可没有一个人附和他。

    除了先前拎不清帮助霍海夺权的那些元老,哪个霍家人会蠢到为了颜家而得罪霍司擎?

    霍司擎从指缝里漏出点,就足够他们挥霍无度,吃喝不愁了,他们又不是嫌日子过的太好不想活了。

    颜贺海见状也没觉得尴尬,加重语气询问坐在主位的霍司擎:“家主,我今天就问您一句话,您到底要不要履行义务,娶我的女儿?”

    霍司擎尚未开口,霍家人便先怒了。

    “颜贺海你够了!”

    霍湘儿拍桌而起,她本来就是个暴脾气,早就忍不下去了,“婚书的规矩是百年前霍家的祖先定的,现在是什么社会了?

    婚书这种东西谁还认?

    你拿婚书当金牌令箭,是在想屁吃?”

    霍清顿时咳嗽一声,示意她优雅点,别说脏话。

    别人碍于颜贺海和颜觅意在霍家的威望,或许不敢说什么重话。

    可霍湘儿敢。

    “逼家主娶你女儿?

    凭你们也配?

    我呸!”

    她指着颜贺海,连他身边的颜觅意也一并厌恶上了,“你们父女俩还真是一个德行,狗都狗到一起去了。”

    霍湘儿原先还对颜觅意挺有好感的,觉得她对霍司擎不离不弃,家世和能力也足以和他相配。

    可这件事要说没有她的意思,打死霍湘儿都不信!颜觅意从小到大都是长辈眼里的乖乖女,懂事优秀,何时被长辈这么指着鼻子骂过?

    可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一步已经踏出,她再装无辜也来不及了,只能等以后再修复关系。

    于是颜觅意忍了。

    颜贺海却不能忍,驳斥道:“你嘴巴放干净点,什么叫一个德行?

    你也说婚书的规矩是霍家祖先定的,家主不愿意履行婚书的义务,这岂不是代表家主不敬霍家祖先?”

    “你——”“够了。”

    淡冷的嗓音传来,当即便让双方都歇了火。

    霍司擎神色疏冷,好似他们的争执并不存在般,漆黑的狭眸里不起微澜,从头到尾都是如同置身事外的淡漠态度。

    瞧得颜贺海和颜觅意心中起起伏伏,难以平静。

    因为猜不透他此刻的想法,一切对策都不管用。

    唯一能拿捏得住他的,也只有那张婚书……“真热闹啊。”

    忽的,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厅门口传来。

    还穿着波西米亚风格长裙的戚岚走了进来,头上戴着顶编织遮阳帽,看样子刚从热带地区旅游回来。

    戚岚目光扫过在场的人,笑着说:“我才出去多久,家里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嫂子你也好意思说。”

    霍湘儿阴阳怪气道,“不是你偷拿司擎的私章,给他和颜觅意的婚书盖了章吗?

    现在装什么不知情。”

    不怪霍湘儿这么义愤填膺。

    自从霍司擎向他们澄清不是云安安出轨,而是他腻烦了她,才会和她结婚,并对她做了种种过分的事情。

    霍湘儿就把云安安给心疼上了。

    更何况看清了颜觅意心机深沉的真面目,她自然不希望她当这个霍家少夫人。

    戚岚对霍湘儿的嘲讽恍若未闻,走到霍司擎右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看见她出现的时候,颜贺海和颜觅意的心基本定了下来。

    “夫人,您来评评理,婚书虽是霍家百年前定的规矩,但这个规矩既然一直在,是不是就说明有义务履行它?”

    颜贺海迫切地问。

    戚岚点头,“的确是这样,家规不可无,规矩在一天,那就是有效的。”

    霍司擎眉梢轻挑,端起咖啡杯抿了口,一字未发。

    颜贺海听了,目露讥笑地扫过霍湘儿,接着问:“那以夫人的意思,家主该不该娶我女儿?”

    “这个……”戚岚转头,看见霍湘儿瞪着自己,只好说:“颜贺海,你光嘴上说是没有用的,总要让大家亲眼看看那纸婚书,才能服众。”

    “夫人说的是,婚书一直放在觅意这里,这就拿出来让大家亲眼看看。”

    颜贺海脸上堆满笑,然后推了推颜觅意。

    颜觅意立刻站起来,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锦盒,打开里面就是婚书。

    自从拿到这张婚书后,颜觅意就一直把它锁在保险柜里,以防意外。

    在来霍家的路上都是慎之又慎,唯恐遗失。

    但眼下,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她终于能够成为家主的妻子了——颜觅意嫣然一笑,把卷起的婚书拿出来,慢慢地展开来给众人看,势必要让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这就是我和家主的婚书。”

    随着她这句话说完,整个议事厅都静了下来。

    除了霍司擎和戚岚,所有人都一脸如遭雷击的表情,双眼瞪大,活像是见鬼了。

    “这……”霍湘儿指着颜觅意手里的婚书,一副“你仿佛在逗我”的样子,“你说这是你和家主的婚书?”

    颜觅意矜持地略一点头,笑容静好,“是的。”

    “我看你是失了智。”

    霍清冷冷开口,一语道破了众人的心里话:“这张婚书上哪有家主的私章?

    只有你一个人的私章印在上面就叫婚书?

    就像借此逼家主娶你?

    你疯了吗?”

    “我还以为是我眼花,原来那上面真的没有家主私章……”“以前觉得颜觅意知书达礼,进退有度,是霍太太的不二人选,现在看,她根本是妄想症晚期吧?”

    “要不是夫人说让拿出婚书来看看,恐怕我们还真被他们骗过去了,谁会怀疑他们会拿这种事情造假不是?”

    “我感觉自己以前好像没真正认识过这对父女了……”用时髦点的话来形容,就是颜觅意的人设崩了。

    而且崩得粉碎。

    颜觅意的大脑轰地就炸开了,把婚书反过来一看——最下方本该印着霍司擎私章的位置,竟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