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家族飞升传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黄雀在后
    面对这些鬼魅紫爪的攻击,江倾城根本无法抵挡,他被击中后,丹田重创,身受重伤,重重摔在地上。

    胜负已分。

    韩孟海丹田的玄阳紫气消耗大半,紫爪难以维继,片刻间就消散了,他飞落地面,用青锋剑直指江倾城的咽喉。

    江倾城血脉限界被破解,伤势严重,根本无力反抗。

    说起来,江倾城当日在南蛮大山救助,指点返程之路也有微恩。

    而且这人虽然实力很强,方才下手看似狠辣,但是并非招招毙命,算是留有余地,只想耗尽自己的法力。

    韩孟海虽然杀人无数,但是对于眼前之人,实在谈不上恨。

    江倾城奄奄一息,孱弱无力,临死前,忽然问道:“韩孟海,你……修仙是为了什么?”

    韩孟海不知道江倾城为何有此一问,淡然回答道:“为了长生不死,逍遥自在,也为了壮大家族。”

    纵观修仙界的修士,基本都是为了不死长生,晋升仙体,霞举飞升。

    “对,你是韩家人,韩氏修仙家族何等风光,和我江家白系一族完全不一样。”江倾城捂住胸口,连咳几声,苦涩一笑,道:“世人修仙问道,都是追求逍遥自在,妄图长生不死,可是我却不是。”

    韩孟海一听此话,微微一怔。

    江倾城脉细渐弱,继续吐露心声道:“我从小就不喜欢修行,这修仙过程实在苦涩乏味。我更不喜欢自己身上的血脉限界。

    因为它,我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族人,背井离乡,居无定所。

    自从当年逃离江家嫡系一脉人的追杀后,我独自一个人逃到无稽郡边界。

    当年我年少逃亡之时,腹中饥饿,正巧一个浣洗衣裳的韩家妇人,她见我可怜,舍了我一顿饭食,我感激的眼泪汪汪。

    说起来,你们韩家还对我有救命之恩。

    我因不愿意见世人,害怕再被追杀,便逃到深山老林中,躲了整整半年,只靠山林野果泉水果腹。

    我那时候只有十二岁,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更没有理想,只是浑浑噩噩的苟活着。

    那年冬天是真的冷,我来不及囤积食物,深山老林连吃的也没有,没有野果充饥,连树皮草根我都挖不到了。

    好不容易找寻的藏身洞穴也被积雪压塌,我无处避雪,只穿着单薄的衣裳,赤脚蜷缩在树下。

    那个傍晚……天上下着漫天的鹅毛大雪,实在太美了,可是却也太冷了。

    我还学不会生火。

    雪一点一点覆盖在我身上,我浑身发抖,又饥又渴,身体冰凉,渐渐失去了意识,困意袭来,我吃了两口雪充饥抵饿,又想要睡。

    我知道我命不久矣,只要一入睡,大雪就会把我彻底淹没。

    就在我最绝望无助的时候,有一个温暖的大手,摸了摸我冰凉的额头,给了我生的希望。

    那天是师父救了我。

    人在溺水时,哪怕身边只有一个小树枝也是生的希望,都试图抓住它活命。人在绝望时,总想找一个依靠。

    我也一样,所有人都不需要我,视我为灾难恶魔,师父却不嫌弃我,他需要我的力量……

    师父教我修炼的法决,要我跟他修行。

    我跟着师父重新入世,刻苦修炼。

    我因为天生双重血脉限界,即便消耗极少的修行资源也修行的非常快。

    我天资颇高,一路跟着师父,修为大进,为了他的理想,诛杀所有妨碍他的修士。

    即便那些人和我本无冤无仇。

    我也无奈彷徨过,午夜梦回也做过噩梦,梦到那些枉死恶鬼向我索命。可是为了师父,我又毫不心慈手软。

    我本心不喜欢修行,只想好好平淡度过一生,如果能够做选择,我宁愿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可是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何况这自小抚养,传授道术之恩。

    我欠师父的实在太多,无以为报,我这条命也是他的。

    为了我师父的理想,我违背意志,努力修行,甘愿充当他的一件杀器。

    韩孟海,现在我已经失去了充当杀器的实力和资格。

    你给我个痛快的……

    我不想……看到师父看到我现在苟延残喘,半死不活的样子……”

    江倾城并没有苟活求饶,他吐露一席话后,眼神流露一股坚韧神色,嘴角划过一丝鲜血,终于闭眼不再言语。

    可恨之人也多有可怜之处。

    连自己的意志理想都不复存在,只是作为别人的杀器,这和行走的药尸有有何区别???

    韩孟海此刻谈不上怜悯,可是又觉得江倾城身世确实悲苦。

    江倾城五脏肺腑均遭受玄阳紫爪重创,丹田剧裂,身受重伤,即便自己不动手,他也决然活不了多久了。

    在空中。

    萧云龙和燕正义势均力敌,已经两败俱伤,两人都耗尽法力。

    就在两人受伤不轻之时。

    韩孟海正要飞过去,助萧云龙一臂之力之时。

    两只冷箭冷不丁从枫林飞射而上。

    这箭冰晶透亮,箭头自带紫色火焰,蕴含诛杀百灵的威力,随意扭转方向,速度极快。

    饶是萧云龙神识强大,已然察觉,但是却无法全然避开,这箭射伤他的肩膀,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另一支箭射向燕正义。

    燕正义之前被萧云龙伤了丹田,此刻法力难以为继,眼看那飞箭就要贯穿他的胸口。

    却在这时候。

    一个雪白带血的身影,御冰莲如电如光,飞速到燕正义的面前,替他挡住了那支飞箭。

    韩孟海这才注意到脚下的江倾城消失了。

    为燕正义挡箭的正是江倾城。

    他明明身受重伤,已经奄奄一息,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来的力量,让他如此神勇,为燕正义挡箭。

    或许仅凭最后的意志力。

    那飞箭贯入江倾城的胸口。

    鲜血滴沥,如漫天血雨洒落。

    江倾城浑身散发的玄冰之气将法箭彻底湮灭。

    奈何这箭也断了他的生机。

    连一句遗言都来不及交代,江倾城瞳孔涣散,嘴角划落一丝鲜血,可是他的脸上却流露出淡然欣慰的微笑。

    顷刻间,江倾城临死前,他雪白发丝重新乌黑,眉宇间的那个六棱形雪花纹也渐渐破灭消失。

    他彻底没了气息,身躯往下坠落,重重摔打在地面。

    燕正义落地后,看了一眼江倾城日渐冰凉的尸身,面色如常,眼神无一丝一毫的悲苦伤痛神色。

    从枫林出来飞出十几个黑影,正是苍霞岭之巅的密谋的那伙人。

    为首的正是韩暮姬,她持一把中品法器燃冰紫焰弓,方才射出的两箭正是出自她手。

    韩暮姬眼见江倾城身死,燕正义疲惫不堪,冷眼谩骂道:“燕正义,本以为你也是赫赫有名的叛修。

    没想到如今如此狼狈,居然没有除尽韩家之人,反而自身落到如此田地,如丧家之犬一般,留你何用。”

    当日发布悬赏任务的正是韩暮姬。

    韩暮姬自从那日在积雷山火云谷得知儿子蓝霄威死无全尸后,眼见蓝祈白不为亲儿报酬,她整个人如同魔怔一般,性情癫狂。

    她返回琅琊郡和蓝祈白断绝夫妇关系后,独自一人回到鲁国王宫,终日以泪洗面,愤懑不乐,期间一直想方设法,要置韩孟海于死地,为儿报仇。

    趁着韩孟海出远门来南蛮大山押运灵米之时。

    韩暮姬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得的机会,她暗地联系叶家,奈何叶崧天却迟迟不肯给答复。

    为保万全,她亲自出面联系乌山坊的熟人修士秦老道,一齐雇佣齐国叛修燕正义,企图在黄枫谷联合诛杀韩孟海。

    千算万算,却不曾想韩孟海居然如此命大,至今安然无恙。

    眼看燕正义受伤不轻,已无利用价值,留下日后反而是个祸害。

    韩暮姬向来心狠手辣,高傲无比,她想趁双方两败俱伤,来个黄雀在后这一奸招,将韩家族人、燕正义一齐诛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