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极品妖皇 > 第六十章 荒漠
    猛然一口鲜血喷出,墨炘顿时只觉得胸口一阵儿剧痛,挣扎着起身,墨炘看向了那筑基境六重的修者,道道真气又是凝聚在手中。

    不得不说,虽然仅仅是吞噬了那么一瞬,但汲取的真气量却真的不算少,而墨炘也是剧烈地喘息着,似乎随时都会突然暴起反击一般。

    那筑基境六重的修者看着墨炘,严重充斥着的是浓浓的惊骇。

    这个小子太诡异的,居然能够强行吞噬别人的真气,也得亏这小子也仅仅只有筑基境一重罢了,若是修为再高那么一点儿,搞不好还真的就阴沟里翻船了。

    “小子,你那是什么招数?”

    带着一丝好奇,那筑基境六重的强者不由得问道。

    “杀你的招数!”

    暴吼一声,墨炘眼中浮现出疯狂之色,却是不顾二人之间那宛若鸿沟一般的差距,直接狂奔向了那筑基境六重的强者,同时掌中的真气亦是聚集在了一点,等待着猛然迸发的那一刻。

    眼中带着怪异的神色,那筑基境六重的修者看着墨炘,确实不知道这小子哪里来的勇气跟他战斗,要知道,二人之间的差距可是整整五重境界啊!然而,他哪里知道,早在墨炘还是凝气境八重的时候,就曾经与筑基境二重的墨鹍交手,并成功地从墨鹍的手中逃脱,而对于墨炘而言,若是战斗还会有一线生机,但若是束手就擒,那么就只有一条死途!“陨龙天·灭天!”

    拼尽全力,墨炘将手掌对准了那筑基境六重的强者,随后,便在他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墨炘手掌所吸收的他的真气在一瞬间猛然爆发,狂暴的掌力真气直接是向着他席卷而去。

    见识到了那狂暴的掌力真气,饶是那筑基境六重的强者也是大吃一惊,但也是很快便冷静下来,随后淡然伸出一只手来,手中喷涌真气,将墨炘打来的掌力消弭于无形。

    两种力量相撞,喷发出一股强盛的气劲,然而那筑基境六重的强者仅仅是随意的一掌就可以消弭墨炘打出的武技,却是不由得令墨炘的一颗心微微下沉。

    但是即便如此,墨炘亦是没有放弃,若是就这样束手就擒般地被打败,那也未免太过憋屈了些。

    想到这里,墨炘又是猛然吸了一口气,再次张口,便是一道龙息术,直逼那筑基境六重的强者。

    “有趣!若是不出意外,这届学员之中最为妖孽的大概就是你小子了!”

    那强者见到墨炘这口龙息,竟然是丝毫没有一丝的惶恐,恰恰与之相反,那强者眼中浮现的,却是浓浓的兴趣,又是轻轻一挥手,一道真气猛然穿透了那龙息,竟然是在瞬间将之打碎。

    “轰!!!”

    又是一道真气从背后袭来,那强者不由得皱眉,忙闪身躲过,再次转头一看去,却是龙陵。

    冷哼一声,那强者顿时消失在了原地,再次现身,已经是出现在了龙陵的身前,一掌印在龙陵小腹,而龙陵亦是应声倒飞而出,喷出一口鲜血来,想要挣扎着起身,然而周身却没有哪怕一丝的力气。

    下一秒,龙陵亦是眼前一黑,不由得昏了过去。

    “好了,差不多了,我们时间有限。”

    看到那强者始终没有动手解决墨炘,那在一旁等待的修者不由出声催促。

    而那强者闻言,却也是微微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看着墨炘:“既然如此,那就抱歉了,你就安心的去睡吧!”

    话音刚落,墨炘心头巨震,还未来得及反应,那强者又是忽然消失不见,下一刻,便是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墨炘大惊失色,忙伸出手来想要反击,然而龙之力还未凝聚出来,那强者却是已然出手了,如同方才对晏羽龙陵做的那般,墨炘只觉得胸口一阵儿剧痛,随后整个人便就此倒飞而出。

    重重地砸落在地,墨炘想要提起龙之力,然而身体却好像是不听使唤一般,根本没有一丝的力气,看着不远处那一脸笑意的强者,一股浓浓的不甘充斥在了墨炘心头。

    下一秒,墨炘亦是眼前一阵儿发黑,就这么昏迷了过去。

    “扛着他们,然后照计划实施吧。”

    一位筑基境六重的修者沉声开口,而另外两名亦是点了点头,随后便扛起了墨炘、龙陵以及晏羽,直接闪身离开。

    而在这三名筑基境六重的强者扛着墨炘三人回到之前从寄天鹰身上降落的地方时,整整一百名新学员已经是全数都被打昏了过去,而陌离与龙尘,却依然是双手抱臂靠在树上,冷眼看着这一切。

    当看到那名筑基境六重的强者扛着墨炘回来的时候,龙尘却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我说什么来着,你看看,你们果然是最后回来的。

    怎样,在这小子身上浪费了不少时间吧?”

    看到龙尘那得意的模样,那三人却是都没有开口,只是将身上的人放下,而那扛着墨炘的修者则是冷哼一声,没好气地看着昏迷的墨炘:“这小子,确实难缠,见到我们三个筑基境六重的强者,居然还有反抗的心思,甚至毫不犹豫地动手。”

    “待会儿一定要把他扔的远远的!哼!”

    那强者又是[笔趣阁 www.biquwu.biz]狠狠瞪了龙尘一眼,这才闭口不再言语,而这一百名学员,却也被那些个筑基境六重的强者仿佛是货物一般,一个一个地丢在了寄天鹰的背上。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墨炘这才在一阵儿炙热之意中惊醒。

    只感觉仿佛是被放在了铁板上炙烤一般,背部一阵儿生疼,同时脸上也是极其灼烫,偶尔还感到有一些沙尘微微拂过面颊。

    再一睁眼,墨炘不由得怔住,眼见的是天空,却并非是在那森林中抬头所看到的参天巨木的树冠,慢慢爬起身来,环视四周,才发现此时自己哪里是处在森林中?

    眼中所见的,分明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荒漠,而背后的灼烫感,也是因为躺在了被太阳烤的炙热的沙子上所致。

    微微感受了一番,墨炘不禁心头升起几分疑惑。

    身上跟那筑基境六重强者战斗所受的伤势已经完全痊愈了,而真气也是不知在什么时候补足,但是,放眼望去,却是不见龙陵与晏羽的身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