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走进影视武侠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这是?
    次日天色未亮,庆国公府后门兹吖一声打开,一辆颇为简单的板车慢吞吞走了出来。

    车上的黑袍庞观扭过头看了看身后的建筑,自嘲一笑,到底不是北莽人,终究格格不入,一月以来,裴元对他的态度大变,虽然并未冷脸相向,但却毫无过问,甚至可以说是特意疏远。

    想起那个耿直的丫头,庞观更是摇了摇头自己多大的人了,还想着老牛吃嫩草不成,本就不是一路上的人,也就别祸害人家大姑娘了。

    因此选择凌晨悄悄的离开最好,这一趟北莽之行,荒唐中又带着巧合,想闹的没能闹起来,想杀的却也没能动手。

    裴元的房间里,李老轻轻推开房门。

    “他走了?”裴元头也没抬,小声问道。

    李老点点头,有些可惜。

    “天意如此,造化弄人,你我能强求?终归是对立的双方,立场不同,其他的都是妄谈。他走了也好,陛下那边模棱两可,拓拔也无甚表示,让北凉大先锋一直待在我这个镇北大将军的府上,传出去也是个笑话。”

    李老听得出裴元话里的悲凉,让敌方大将住进了家里,还让陛下以及拓拔知道了,他们还有好?估计用不了多久,他这个镇北大将军的位置就要不保,二十万兵马即将易主。

    人生真是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行走的板车走上了南下的小道,昏昏欲睡的庞观躺在板车之上,眯着眼睛,看着渐渐亮起来的天色。

    突然之间,他感觉天上的云朵似乎稍稍迟钝了一下,空气像是有高温蒸腾一般,稍稍扭曲。

    庞观没有在意,双眼闭上,但心底突然感觉不对,这种仿若要发生大事的预感来的毫无征兆。

    惊吓到的庞观当即做起,再一看去,眼前的空间竟然在微微扭曲,如同水波一般缓缓荡漾,这倒没什么,庞观并不十分害怕,但自己的板车已经有一半进了这道水幕一样的空间之中,而且吸力极大,这却让庞观不得不惊慌。

    活了这几十年,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但这匪夷所思的情况,还真是头一遭。

    庞观想要离开,但发觉这股吸力此时已然极大,而且目标似乎就是他,现在才想着逃离,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身子即将被吸进空间之中时,庞观突然从脖子上扯下一块玉佩,狠狠朝外面扔去,继而整个人完全被吸了进去,空间平复,马车与人全都不见。

    良久之后,这里突现风声,一道黑影脚尖点地,落在这里,看着脚下的车辙印,眉头紧锁。

    继而看见了旁边草丛里的玉佩,双眼陡睁,将其拿起。

    回到北凉王府的徐骁三日之后才收到消息,看着手中这块紧急送回来的玉佩,脸色震惊。

    “不可能!天下间又有何人能够毫无声息的掳走他?”徐骁根本不信。

    坐在书桌后面的李元婴拿起自己的酒葫芦,微微一品,也是摇头:“只有一个可能,他在逃避。”

    徐骁眯眼:“你是说他是自己走了?故意布下这般的情景?”

    李元婴点头,除了这个,他想不到别的理由。

    徐骁摇头:“不应该,庞观虽然不爱谋略,但却绝对不是个傻子,这么拙劣的设计他会用?”

    两人低头不语,实在想不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此时的庞观却正在一片大森林之中左顾右盼,板车停步,马儿在瑟瑟发抖,根本不敢迈动一步。

    庞观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一道道陌生威压,这般凶狠的威压自然不是一匹老马能够经受的住的。

    四周树木参天,相比正常树木高大粗壮了两倍有余,而四周隐隐传来的血腥气味,也让庞观不得不猜测,这根本不是一般的地方,这种不似人间的森林,离阳王朝不可能有,整个大陆也不存在。

    老马四蹄僵硬,没有办法的庞观只得下来板车,任其自生自灭。

    但庞观不过刚离开此地,一头普通老虎三倍大的猛兽便突然从树枝之间钻了出来,一口将老马咬死,继而几口吞入腹中,听到这般声响的庞观没有回去,此时的他心中仿若滔天巨浪一般翻滚。

    直到此时,他才确定,自己绝对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往前走了一里地,庞观诧异的发觉,自己竟然没有被一头猛兽袭击,这让他十分诧异。

    走了这么久,他算是发现了,这里的猛兽似乎都是些奇珍异兽,会用能量攻击越是厉害的智慧越高。

    “难道是我杀的人太多,杀气吓住了它们?”

    庞观自言自语,其实真实情况确实如此。

    这篇森林好像无线广袤,庞观走了半天,直至天黑,居然都没能发现一点人类的痕迹。

    饥肠辘辘的他很像杀一两头猛兽充饥,但可惜的是几乎所有的猛兽都绕着他走。

    白天时曾远远的看见了一头巨大的棕熊,两只暗金色的爪子简直能将一座小山包切开。

    还不清楚这棕熊是否会攻击的庞观本来都做好了战斗准备,可没想到这棕熊只是看了他两眼,鼻子抽了抽,突然就转身奔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大叫,搞得庞观一头雾水。

    直到庞观突然看见了眼前一片青绿的草地,这里给庞观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蓝色的小草无穷无尽的铺撒在地面,无数小动物在这里安详的休息。

    庞观放慢了脚步,不想打扰这里的幽静,他慢慢前行,顺着蓝色小草流出的小路,庞观认为,这路可能有人隐居。

    夜晚黑暗来临,但庞观越往前走,越是感觉前方竟然传来了幽幽的蓝光,他顺着这蓝光继续向前走。

    脚边的蓝色小草越来越高,两旁的大树越来越壮,终于,穿过了两颗大树的门户,庞观一眼望去,当即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只见一朵无比巨大的蓝色神草伫立在那里,形状与脚边的小草并无不同,但这株蓝色的草尤其巨大,而且叶子上闪烁着蓝光,还在轻柔的摆动,似乎是在跳舞,一股股让庞观无比舒适的生命气息传来。

    庞观深吸一口气,眼中光芒大方,真是不虚此行,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可就在庞观感叹世间造物之神奇的时候,突然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

    “不知前辈来此有何贵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