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猎奇咖啡馆 > 第五章 不能善终
    黄袍道士看了看棺材里躺着的尸体,无声的摇摇头,径直便进了屋。

    “诶?你是谁啊?”屋里的邻居道。

    “无上天尊。”

    道士掐了个决,一甩拂尘,抬手捋捋下巴上的山羊胡。

    接着道:“贫道与这孩子有缘,你们让我看看吧。”

    李婶看了看他,侧开半边身子让开地方,道:“这娃可怜,刚出生就没了娘,现在爹也死了,师父发发慈悲,给孩子一条生路吧。”

    道士面无表情的道:“此子命数奇特,命薄之人在他身边,都不能善终。”

    听闻此话,屋里众人,忽然就安静下来了。

    可不是么。

    刚刚出生就死了娘,没过几年,爷奶也都没了,如今爹也没了,原先没有多想,现在一听这道士的话,可终于知道原因了。

    众人不由自主的,脸色纷纷变化着。

    道士没有注意到这些,只凝神聚气,双手互相交握,迅速变幻着形状,手结印契,口颂真言,江然脸上渐渐恢复了血色,身体不由自主的向上仰着。

    突然,道士抛起一枚黄色符纸,只见他抬起手来,正将那符纸夹在食指中指之间,他双目紧闭,嘴里念念有词,双指如同闪电,抵在江然额头上,紧接着那道符纸散发出淡淡的金光,隐没在江然额头上,消失不见。

    “啊...”

    江然小嘴微微张开,发出一声舒气声。

    众人早已经被道士镇住,李婶垂头看着江然,不由得伸手摸摸他的额头,脸上露出笑容来,看向众人,道:“娃儿退热了!”

    “诶呀!”

    “太神了!”

    “活神仙啊!”

    “神仙,你给我也瞧瞧吧......”

    众人一拥而上,将道士团团围住。

    道士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他推开众人,走到了江然身边。

    道士沉声,对李婶道:“命数多舛,未必无因。此番我暂时保他性命,但我已算出,自己将有一大劫,需离开此地。那道符法力有限,最多只能保这孩子到25岁。”

    “啥?”

    李婶傻了眼,连忙抓住他的衣袖,问道:“你这话啥意思啊?”

    道士皱皱眉,道:“他,25岁,必死无疑,这是他的命数。”

    江然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视线模糊,只看见一个离去的身影,却清清楚楚的听到了那个道士低沉的声音。

    他转头看向身边,那些往日亲热的邻居们,看向他的眼神,变得奇怪起来。

    那惊惧中带着敬畏,敬畏中带着疏远的眼神,让这些人,变得陌生起来。

    他努力的回想着,那天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是怎么晕倒的。

    可是却只记得,那个冬瓜妖精朝自己伸出,滴着血的爪子,后面,都是一片黑暗。

    他张张嘴,问道:“李嬢嬢,冬瓜妖精被那个道长收服了吗?他能救活我,那老汉儿是不是也能救活?”

    一听“妖精”两个字,在场的邻居们,脸色更加怪异了。

    李婶连忙捂着他的嘴,道:“娃烧的说胡话了,你老汉儿...”她不忍的抿抿嘴,接着道:“别胡想了,睡吧。”

    “我娃还饿着,我先回了啊。”

    胖婶脸上笑着,面容却扭曲着,充满了惧怕,双腿打弯的往外走了。

    “我跟你一起走!”一旁的六婶道。

    王叔眼神慌张道:“啊,我回去喂猪了,小然你好好养病啊。”

    “我也先走了。”

    不过转眼之间,屋里只剩下了江然和李婶。

    李婶仔细的帮江然掖好了被子,抬手将江然略有些乱的头发,往耳后掖了掖。

    “娃,别怪他们,他们不是坏人,就是...就是害怕。”

    江然眨眨眼睛,问道:“李嬢嬢,他们为啥害怕?”

    他的嗓音有些嘶哑,目光澄澈。

    李婶忍不住眼泪往上涌,强压心里的难受,道:“没啥,睡吧。”

    江然乖巧的点点头,他转头看向窗户外面,瞧见一只小黑猫,正蹲在窗口,漫不经心的舔着爪子。

    他一边闭上眼睛,一边道:“嬢嬢,我梦见老汉儿了。”

    孩子平静的语气,几乎像个布偶一般,李婶咬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用尽量平和的语气,温和的问道:“你老汉儿说啥了?”

    江然微笑着,脸上满是幸福的道:“他说,肉包子,真香......可是,我再也不想吃包子了。”

    不知是梦中的呓语,还是清醒的胡话。

    江然闭着眼睛,眼前一幕幕闪现着那晚的事情,小嘴紧紧抿着,不让自己再哭出来。

    老汉儿没了,他已经没有亲人了,他不能给李嬢嬢添麻烦。

    他知道这些,所以更加强行忍着泪,假装睡去。

    “瓜婆娘!”

    门外一声怒吼声。

    屋里的江然,不由的吓了一激灵,紧闭着双眼,假装睡觉。

    李婶连忙起身,看向窗外。

    “不要命了!还跟那小丧门星在一块,赶紧会回家做饭去!老子饿死了!”

    连绵不休的怒骂声中,江然呼吸均匀,仿佛听不见一般。

    李婶轻声道:“嬢嬢先回趟家,晚点再来看你,娃莫怕。”

    江然一动不动,还是没有回应。

    李婶轻叹了口气,只听门外又传来叫骂声:“瓜婆娘,要死了你!你要死自个儿死去,别连累老子!”

    紧接着“砰砰”几声,拳头打在肉上的声音传来。

    李婶压低声音,带着哭腔道:“别打,别打,回家再说......”

    江然握紧了拳头,听到人声逐渐远去,他缓缓睁开眼睛,眼泪已经打湿了枕头。

    他蜷缩着身体,蜷缩,再蜷缩,恨不得缩成一团。

    他悄悄的,将被子拉起蒙住头。

    只见,那破旧的被子里,微微抖动,传出了孩子压抑的哭声。

    都说人走茶凉,事实也的确如此,更何况江然被道士批命为“灾星”,谁人不怕死,还会靠近他?

    江父的丧事,是村委会出钱给办的。

    往日热情的邻居,大门紧闭,没有一个人来看看。

    村里雇了两个壮劳力,悄悄的将江父葬在村外后山,仿佛是躲避瘟神一般,连夜把江然塞进一辆白色面包车。

    十月半,天气将寒,大风吹落满树的叶子。

    江然趴在车窗上,看着熟悉的小路不断后退,不断远去。

    那高高的山坡,在他眼中,渐渐缩小,直到穷尽目光也看不到山尖儿。

    身边的大人们,自顾自的交谈着,似乎江然根本不存在一般。

    他扯扯嘴角,让自己露出谄媚讨好的笑容,轻声问:“叔儿,你们送俺去哪儿?”

    村长闻言,身子微微一震。

    目光斜瞟向他,那眼神,如同冰一般寒冷,又如看着一只苍蝇一般,充满了厌恶。

    江然吓得浑身一颤,不由得缩缩脖子,再也不敢问话了。

    八岁这年。

    江然第一次来到了城里。

    也是第一次知道,世上有个地方,叫做“福利院”。

    他木然的站在福利院门口,看着白色面包车远去,大雾将视线模糊,他还穿着单薄的衣衫,冷风呼啸而过,吹得衣衫贴在身上。

    这时候,江然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猛地跑了起来,奋力追赶着面包车,一边跑一边哭喊:“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

    “叔儿!别扔下我!”

    “嬢嬢!”

    “带我回去吧!”

    “我会听话的......”

    “你们回来啊!”

    “别,别扔下我,求求你们了,带我回去吧......”

    面包车消失在大雾之中,江然脚一软,摔倒在地上,泥水溅了一脸。

    他嘶声痛哭着,不断的认着错:“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只通体漆黑的小猫,从路边轻巧的跑来,用头使劲蹭着他的脸,江然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将猫抱起来,小猫似乎通晓人性,不住的蹭着他。

    他将脸埋在黑猫身上,肩膀颤抖着,眼泪不停的落下来:“别丢下我......”

    “都是我的错...”

    “是我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