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命萤惑 > 第九十三章?公事与私事
    吐槽归吐槽,张庆世还是得尽地主之宜,引领着雷之安向衙门内走去。只是这雷之安走路一步三摇,步伐是既慢又小,令张庆世不得不放缓脚步等待。

    好不容易等他晃到了最近的会客室里,一番待客的礼仪过后,张庆世开门见山地询问雷之安的来意——那边还有一堆事情需要他这个总都头决断,若不是这胖子他实在是不想招惹,他才没兴趣陪他在这里磨牙!

    身为一名武人,想想即将开始捕捉犀角马群,想想如何全歼狼群,令常年只能坐镇青云都中的他,骨子里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了。

    对于武人来说,合法开打那绝对是人生一大爽事,如果非要找个更爽的,那么“打”完后还有钱可赚、有功可领无疑是首选了。

    眼看着一场全年都不见得有的爽事就要开打,张庆世能够耐着性子坐在这里,已经很体现他身为一名主官的素质了。

    “张总都头,这一次前来贵地,主要是为了青云都前一段时间向县里申请一笔金额,打算重新修缮现有的城墙一事。县里几位大人再三考虑,考虑到青云都的城墙确实是时间久远,又处于新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为了保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所以即便县财政也是很紧张的,琮是批准了你们的申请。诺,这是金票,请总都头签收吧。”雷之安将一张金票推到了张庆世的面前。

    张庆世有些惊诧,其实青云都年年都向县里申请修缮城墙的费用,不过县里有的时候会批,有的时候就会拒绝,所以他们也没太当回事。

    再说了千八百金元,对于普通人当然是一笔巨款,对于青云都来说,就算不了什么巨资了,只不过考虑到都里若是不申请,县里才不会主动地为这种事情批款的,不会哭的孩子怎么能抢到奶吃!

    钱虽然不算很多,但是能够从县里拿到钱,终究是一件好事情,也算是体现了自己在县里的影响力,对于进一步提升自己在青云都中的地位和声望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所以张庆世也是心情大好,看雷之安也顺眼了不少。

    虽然他有些不明白,这种事派一名干吏前来通知一下,或者说青云都有人前往县里公干时带回来都很正常,这雷胖子是转了性了?怎么会亲自坐车跑到这里来说这事?这似乎大不符合他一向的尿性。

    不过不管怎么说,雷胖子这样给面子,自己也得有所表示,花花轿子大家抬,你好我好大家好,这种不涉及到什么根本原则的事情上,自己也没有必要和雷胖子搞什么划清阵营、界限的。

    “这种事情,怎么能劳烦雷典史亲自跑这一趟,实在是罪过罪过!请雷典史日后代张某向县里的诸位大人表示感谢,青云人对此必将铭记在心!”张庆世连连道谢,心里决定,等雷之安决定回县里的时候,多派些人护送。这狼群主力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就雷之安的那十几名骑兵,吓唬吓唬平常百姓、摆摆架子没问题,一般的盗匪也不会吃饱了没事去招惹官府,但是狼群认他雷胖子是哪根葱啊!

    到时候,就算是想弃了马车骑马逃命,恐怕也没有哪匹马能够让他长途骑乘,犀角马还差不多。最终也肯定是葬身狼腹的下身,这一身肉,估计倒是可以让不少巨狼吃饱。不过真要是那样,对青云都的声誉也有损害,甚至于会影响商路的正常。

    “咳,雷典史打算何时返回县里?”张庆世轻咳了一声道,“张某也好提前安排人手沿途护送。说实话,如今的青云都里人手捉襟见肘,看到雷典史就带了十余人前来,张某这手心里可是捏了一把汗。还好上天护佑,雷典史安然抵达。”

    既然打算要卖个人情,就要卖到明面上,省得这胖子享受了好处还认为自己不近人情。

    雷之安先是心中大怒,自己好歹也是来给青云都送钱的,这一路上颠簸不说,坐在那马车里自己憋屈得厉害,好不容易抵达了青云都,这刚坐下多久,茶还没喝几口,饭更是连个味都没闻到,竟然就问自己何时返回?过河拆桥也不是这样做的吧?

    不过他也终究不是傻瓜,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张庆世这话里的意思,分明是青云都这里不太平啊!自己都带了十几名骑兵了,怎么听张庆世的意思,分明是带少了,能平安到青云都,还是上天保佑,自己福大命大?

    “张总都头,你这话可说得让我糊涂了,这一路上走来,难不成有什么危险?”雷之安迟疑地问道,就算是盗匪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杀官啊,明州对这类事的一向做风都是严查到底,不出结果、永不结案!

    难道说,张庆世得到了什么风声,有什么人看自己不顺眼,想半途上制造自己死亡?他虽然没什么出色的能力,能够当上这个副典史,也是家族在背后出力更多的结果。但是他毕竟是雷氏子弟,又在官场里混了这么多年,多少也是知道一些事情的,盗匪杀官那是绝对要严查到底的,但是如果说是其他家族甚至官员蓄意杀人的话,那么在之前往往就已经安排好了替死鬼。

    除非是这路上出现了什么凶兽?可是县里和青云都都有巡逻队伍不断地在驿道上巡视,也没听说有凶兽出现的消息啊?

    “雷典史你有所不知,青云都这几天野外突然出现了一支狼群,具体数量不知,前两天袭击了两处营地,造成了上百人的伤亡,一百多匹马葬身狼腹。那狼并不是新克拉玛干沙漠里常见的沙狼,而是一种身长能够达到两米左右,肩高也有六七十厘米的巨狼,攻击力惊人。”张庆世叹息道,“雷典史若是不信,我这衙门的仵作房里就有两头狼尸,我可以让人带典史前去。”

    雷之安立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将内衣都湿透了——他相信张庆世不会撒这种很容易就能够被拆穿的谎言,想想站立起来比人还要高大的巨狼,这心里就越发地后怕。

    张庆世看了看时间,歉疚地起身拱手道:“雷典史,要不这样吧,我先为您安排驿馆入住。我方才正在安排明天出都剿灭狼群的相关事务,待我将此事安排完毕,再来陪雷典史。”估计此时后堂里人也到了七七八八了,他这个总都头也必须要出现了。

    雷之安心神有些恍惚,仍然沉浸在深深的后怕中,他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道:“剿灭狼群是总都头的正事,也是关系万千百姓安全的大事,雷某人还是懂得轻重缓急的,总都头只需派一名熟悉青云都的小吏陪同雷某即可。”

    这可是关系到他回程安全的大事,雷之安心里已经在盘算着,怎么样找个借口,在青云都多停留些时日,待狼群被剿灭之后,再启程返回县城,天大地大,也大不过自己的性命!

    想到这里,雷之安也难免有几分懊悔,自己不过是想到本家嫡系面前多刷些好感和存在感,才借着给青云都送钱一事,亲自来到了青云都,没想到竟然是将自己送到了险地中来了,想到这里,要不是张庆世还在眼前,他真想给自己两巴掌——命要都没有了,就是将本家嫡系巴结地再好,又有什么用!

    “雷典史深明大义,张某佩服啊。那张某就先失陪了。”张庆世伸手招来了一名他的贴身侍卫道,“这是我的侍卫陶虎,雷典史有什么事情,就让他来安排吧。”

    “好好好,总都头只管去吧,剿灭狼群保境安民不容耽搁!”雷之安连声道。

    在陈氏家族的大宅西侧,有一处颇大的宅院,前后五进,还有一处占地近半亩、还有一条活水的后花园,在青云都里,除了一、二流家族的大宅,这就已经是顶尖一级的宅子了。从雷从云他们来青云都之后,一行四人及其的扈从们就被安排在这里居住,也表明了陈氏家族对他们的重视。

    雷从云阴沉着脸在占了后花园一角的演武场上练习拳法,虽然是冬季,但是打得虎虎生风的他,鬓角已经显出汗渍。

    后花园假山上的凉亭里,梅凤青和伊自若裹着雪白的裘衣,默默地看着演武场。

    身后传来了重重的脚步声,两女回首看去,却是莫武陵顺着假山道走了上来。

    “回来了,可有什么新的消息?”梅凤青招呼道,从临海都回到青云都之后,虽然陈氏对他们四人依然是一如既往地热情,但是四人却暂时失去了与陈氏进一步增进关系的动力。

    临海港港区大火,令港区接近完工的头期储油设施建设前功尽弃,如果说从头开始,至少也需要大半年甚至于更久的时间。

    而且,谁又能够保证,届时“灾难”不会再次重演呢?很显然,有人是铁了心的不愿意明州将细柳边疆区的原油运入境内腹地。

    如果说临海港港区的储油设施迟迟无法完工,那么建设从县城至临海的这条铁路,恐怕也要发生变故,他们布局青云的价值就要缩水很多,他们各自的家族,也在进行紧急地磋商,以确定家族下一步应当做什么。

    当然了,这也只是暂时性的,只要军方和明州政府依然决定进一步探索新克拉玛干沙漠,争取找到陆上通道,那么他们与陈氏家族的合作,仍然是有其必要性的。

    不过,此时的他们所关心的并不是这些,而是突然出现在青云都外戈壁滩上的那只不明来路的狼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