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有无数锦囊 > 第十二章 什么,你居然想和我……
    所谓武技,简单地说就是习武之人运用力量的技巧。

    呼吸法是增强力量,武技就是实战运用了。

    按照修炼进度,细分五个层级:入门、掌握、熟能生巧、炉火纯青、圆融合一。

    达到圆融合一,就表明你对一门武技完美掌握,甚至可以触类旁通,举一反三,举重若轻。

    从输出角度讲。

    假如,入门只能输出力量5%,掌握是20%,熟能生巧是50%,炉火纯青就是85%,圆融合一则是100%—150%,甚至更高一些。

    一般而言,武者能将武技修炼到炉火纯青就十分了不得,要做到圆融合一则比较困难,需要付出大量的努力、以及出色的天分和机缘。

    此外。

    武技与呼吸法一一对应。

    一个呼吸法流派,比如水之呼吸,其对应的武技,往往只能是水系的。

    你掌握了水之呼吸,御水从善,却无法放出火球或者雷电,也无法控制沙子。

    属性保持一致,就是这个道理。

    “三倍速,圆融合一……”

    李玄抖擞一下身躯,脑海中浮现一道模糊的身影。

    那人在不断的奔跑,不断的磨炼自己,日复一日坚持不辍。

    而且,在奔跑的时候,他坚持修炼速之呼吸,渐渐的,他的步伐与呼吸协调,走向和谐,他越跑越快,他打破了桎梏!

    他依然没有停下脚步,他追求精益求精,苛求自己完美。

    最终,他做到了!

    三倍速,圆融合一!

    这个身影就是上官寒飞!

    刹那间,上官寒飞的一小片修炼记忆、修炼成果,一股脑儿钻入李玄的脑海和身体。

    李玄身体各处传来触电般的麻痹感,一颤,一颤,接着一颤,颤动中,他的肌肉、筋骨乃至器官都得到了细微的调整和强化。

    上官寒飞努力数年苦修出来的成果如实还原到了李玄身上。

    于是,在瞬息间,李玄就掌握了三倍速的奥妙,并且达到了圆融合一的境界。

    “震荡气血,强化骨骼肌肉,提升速度。

    三倍速下,我的移动速度能够提升到正常速度的三倍之多!”

    李玄感应了下,体内气血有节奏的涌动着,身体似乎轻盈了许多。

    按理说,三倍速是对应速之呼吸的武技,其他属性流派无法修炼,也不大可能练成,即便练成了也无法达到炉火纯青的进度,更别提圆融合一了。

    但是,事无绝对!

    譬如,水之呼吸,就囊括了冰之呼吸、雾之呼吸、汽之呼吸等多个分支流派,各自对应的武技可以互相借鉴。

    而某些奇异的呼吸法,属性范畴就更大了,能够涵盖其他流派的武技。

    比如,日之呼吸,其分支流派就包括月之呼吸,光之呼吸,影之呼吸,等等,数十种之多。

    而根据《创世纪》——

    神说:要有光。

    于是就有了光。

    在光出现之前,比光更古老的,便是黑暗。

    一切都诞生于黑暗中。

    暗之呼吸,拥有“森罗万象”的奇迹属性,可以模拟其他任何属性。

    也就是说,修炼暗之呼吸的人,可以施展所有已知的和未知的武技。

    魔教第一魔功,就是如此霸道和邪异。

    “我习武时间短,底子薄,如果我全力施展三倍速,体内这点气血储备,可能坚持不了两分钟。”

    李玄暗自沉吟。

    这会儿,晏牡丹抓狂了,逮住上官寒飞一通拳打脚踢。

    “我的终生幸福呢?”

    “你怎么可以输?你这九阶武者是摆设吗?”

    “你对得起师父的悉心教导和栽培么?你对得起金缕楼的列祖列宗吗?”

    “请你自刎谢罪,不,先自宫,再自刎!”

    上官寒飞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眼神麻木无神,昏昏欲睡。

    众人见此情形,终于恍悟过来。

    难怪上官寒飞要穿着密不透风的铁甲衣,原来不是为了防备别人偷袭,而是为了防备晏牡丹揍他。

    顾九鸣哭笑不得。

    此刻他的心情是震撼的。

    谁能想到在如此不利的形势下,李玄能够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

    就连九阶武者上官寒飞都输了。

    要知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句话不是胡说的,速之呼吸武者,往往就是比其他流派的武者更强,同阶罕有敌手。

    饶是如此,李玄还是稳当当赢了!

    除了用牛逼轰轰来形容,顾九鸣实在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于是,顾九鸣奸商本性作祟,干咳一声道:“晏寨主,此前有言在先,只要城主大人这边有人能打败上官寒飞,晏寨主就要听凭处置,这话还算数吗?”

    晏牡丹扭过头来,哼道:“你瞧不起我晏牡丹吗?我晏牡丹向来一个唾沫一个钉。”

    忽然,她扑倒了李玄面前,摆出一个妩媚的表情,妖娆的身体姿势,嗓音软糯酥骨,娇滴滴的道:“城主大人,奴家心甘情愿输给你了,你可要对人家负责哦。”

    一副任君采劼,以身相许的架势。

    花痴是一种病。

    真的。

    这病得治。

    李玄嘴角微微抽搐,略一沉吟,轻笑道:“我有个提议。”

    晏牡丹眼底一亮。

    顾九鸣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李玄先是看了看晏牡丹,接着看了看顾九鸣,含笑道:“本城主与晏寨主、顾兄,一见如故,相逢恨晚,不如我们结为八拜之交,怎么样?”

    “结拜?!”

    晏牡丹神情一阵错愕,我一心想娶你做压寨郎君,你却想和我做兄弟?

    顾九鸣脸色变了又变。

    他的第一反应是……

    结拜是不可能结拜的,绝对不能。

    要知道,商人逐利,而他顾九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投机商人。

    谁都知道,投机总是伴随风险。

    他在李玄身上押了赌注,输了,最糟糕的结果无外乎是血本无归,但一旦他赌赢了,李玄前途有多么不可限量,那他的收益就有多么海阔天空。

    高风险,高回报。

    可说到底,这些风险和收益,讲的全是钱,也只关乎钱。

    但是,如果他和李玄结拜为兄弟,那性质就完全变了,等于是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一旦李玄输了,他损失的就不是钱财那么简单,大家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他可能要把这条小命也一起搭进去。

    这其中的微妙差异,顾九鸣脑筋一转就看得一清二楚。

    “好!”

    蓦然,晏牡丹嚎了一嗓子,“谁怕谁,结拜就结拜,反正跟拜堂差不多。”